默認冷灰
24號文字
方正啟體

第四十四章 博弈

    :[]

    :..!

    章豈有幾天特別好奇周家兄妹的下落,于是找了些資料來看。誰知道他竟然全部背下來了?此刻正好派上用場,一開口直接鎮住全場。

    連那傅粉男子都投來驚訝目光。

    章豈說完后,眼皮抽筋似地,拼命對周至柔眨眼,低聲道,“快!重復我剛剛的話!

    “呃,聚一堂、天一堂……“

    吭哧吭哧,說了幾個就說不下去了。

    這……也太尬了。饒是心曇、朱凝露幾個緊張無比,此刻也忍不住暗暗發笑。心道,若是小哥兒是個女兒身,她們還真是危險了!

    連背都背不完!還冒充金夫人的女兒?

    章豈快氣死了,手指用力,使勁在周至柔腰間軟肉上一掐。

    周至柔苦啊,疼得眼淚汪汪的,控訴道,“你、你真的對我動手了?“

    都什么時候了,還關注這種細微末節?

    章豈氣得差點背過氣,“我想掐死你!“

    明知道一番好意,也知道章豈是關心她,想要幫她,但是動手是萬萬不對的!這種壞習慣絕對不能助長!

    周至柔揉了揉腰,覺得肯定被掐腫了。

    她沉吟了片刻,開口道,“我一直在深宅大院,極少外出,也幾乎沒和外人打過交道。你們為什么會費盡心思綁我?“

    “想來想去,大致是九月初九重陽前,我去了一趟甘泉縣衙,正好遇到了大理寺梁大人,和刑部姜大人!

    十一郎露出贊許的目光,“大理寺三法司之一,梁音梁大人專門負責刑獄案件,刑部姜大人更是主審了數百刑名案件,兩位名聲赫赫,千里迢迢來到甘泉縣衙,須得給與尊重!

    簡而言之,不是周至柔身上有什么疑點暴露了,而是那兩位大人的行為動作,讓他們不敢不深思!

    章豈目瞪口呆,這才明白,他讓谷莠去縣衙尋她兄長,才是引起這次綁架的根源!不由得露出愧色,“是我害了你!“

    周至柔沒有時間解釋——那兩位就是來見她的,不在縣衙見,也會找其他地方和時間。怎么的,都會落入北齊國的暗探眼中。

    好在那個抱夏廳四面透風,暗探的手還沒伸那么長,不然聽到他們說什么,就直接確定是她,也不會害酒糟女孩、丹鳳眼和小尼姑被綁了。

    想了又想,周至柔道,“金夫人已死,金家的家主金世昭出海未歸。所以綁架金夫人的女兒,所為何來?出動這么多暗探,一副勢在必得的樣子,應該也不是為了威脅我國的周慶書周大人吧。他的子女可多了,綁架一個女兒,完全達不到目的!

    “金夫人生意做的挺大,十二門、十八堂的,可再多的錢,在貴國的大人物眼中,想來也算不得什么。至少和潛藏的這么多暗探性命相比,不能比!

    三娘子死了,之前船上有人不慎說出“二十年“的話,讓周至柔留了心。兩國臨近,互相派暗探潛藏對方境內,這是理所當然的,可對暗探來說,潛藏二十年,這份隱忍可算是佼佼者了。

    二十年能做什么?足夠一個暗探在某地扎深根;ハ嘧糇C,鄉里鄉親,說不定布置下層層暗探網絡,再也不會惹人懷疑。

    哪個首領,會輕易把這種暗探當成炮灰犧牲了?

    周至柔道,“既然不是為了威脅誰,更不是為了錢財,那么圖謀什么呢?“

    十一郎面無表情,手中的小金印在手指中晃來晃去,“是啊,圖謀什么?“

    “我想來想去,沒想明白。不過剛剛你們的老大,給了我新的思路。他說,任務是找到金夫人的女兒!帶走她!“

    十一郎不再轉手指了。

    那傅粉男子也目不轉睛的看著周至柔。

    周至柔微微一笑,“事情的來龍去脈我所知不多,猜測不清,但通過種種判斷,我得出了三個結論。你們想聽嗎?“

    “一,金夫人的女兒送到貴國后,能做什么事?八歲的女孩,會哭會笑,還會什么?說明任務本身,就是最重要的!貴國有個大人物,想見金夫人的女兒,你們必須及時的、不顧一切完成任務!“

    “二,貴國暗探首腦應該不是傻瓜吧,傻瓜也坐不穩那個位置。他下了這個命令,暴露你們這么多人的存在,應該不是為了私情。所以,是為了公事。那個大人物,影響了不得!會影響家國大事的那種!“

    “三,從你們一路對我的態度來看,你們不想得罪金夫人的女兒。哪怕只是個假冒的。所以,只要金夫人的親生女兒一口咬定,不許殺人。尤其萬萬不可以殺害其他三個無辜的女孩!“

    周至柔說到這里,特別深深的看了看丹鳳眼、小尼姑,和酒糟女孩,重復一遍,

    “只要金夫人的親生女兒態度堅決,不許殺害其他三個無辜女孩,你們就不會殺人。因為,無論你們暗探的首領想做什么事情,都需要她的配合!“

    “我說完了!“

    周至柔往后一靠,正好靠在章豈的懷里。

    章豈先是楞了一下,隨后又使勁捏了一下她的手背,“又嚇唬我!“

    “還好是虛驚一場!“

    他環視了一眼三女,見三女聽完之后一臉震驚,隨后露出深思的模樣,片刻后,都目光平靜下來。

    對啊,不管是誰是真的誰是假的,只要那個真的這么說,其他人就不會有生命危險了!

    但是,那個真的金夫人女兒,會照著這番話說嗎?

    三女互相望望,各有猜測。

    結論是,真的可以說,也可以不這么說。而假的,唯一的生路就是這么說!

    不然除非她們能逃出去,不然到了東齊國也是一個死!會被憤怒的暗探們弄得死狀凄慘!

    必須這么說!

    三女目光交錯之間,最終達成了協議。

    十一郎抿了下唇,依舊面無表情。傅粉男子則趕緊出去,和首領如此這般說了一遍。

    “哎,糊涂了,竟然讓四個小丫頭串了供,這下她們一定會相互掩飾了!

    “可那小丫鬟猜得也不全對……“

    “結果沒差!“

    一下子暴露了這么多暗探,為了確定金夫人之女的身份,他們多少人的潛藏都露了痕跡。為了完成這次任務,犧牲實在太大了。

    金夫人的女兒送回國,他們也待不下去了,真當大理寺和刑部的人是瞎子?
118图库公式规律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