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認冷灰
24號文字
方正啟體

第二十九章失手

    :[]

    :..!

    朱嘯天仰天大笑。

    “我打不過你?剛才只是陪你玩玩,你還真認為你很能打?”

    話一說完,朱嘯天舌抵上膛,猛運丹田之氣,雙臂一震,整件上衣裂成幾塊飛離出去,引來眾人齊聲驚呼。

    “來啊,往這兒打,來!”

    朱嘯天馬步站好,拍著胸膛,高聲叫囂。

    朱隱民試探著打了一拳,朱嘯天并不躲閃,讓拳直接打在身上,發出的聲音如擊金鐘。接著朱隱民使出全力,雙拳齊出,朱嘯天仍是馬步站立任憑打擊,身子卻一動不動。

    朱隱民雙拳發脹,心知這朱嘯天的橫練功夫確實了得,自己不是他的對手,但也不能就此認輸。聽說,像這種“金鐘罩、鐵布衫”的功夫,都有罩門,只要找到罩門,自己輸不了。

    接下來的場面,真是讓人大開眼界。一個瘋狂的打擊,另一個則是用身體迎擊,擊打出的聲音如金鐘齊鳴。

    結局變得毫無懸念,朱嘯天瞅準一個機會,一拳打在朱隱民胸口。朱隱民的身子飛出七、八米,倒地不起。

    朱雀連忙奔了過去,去查看朱隱民的傷勢。

    朱隱民臉色更加的蒼白,見朱雀過來,眼神之中滿是自責。

    “朱雀,我……咳咳,我沒用,保護……咳咳……不了你!

    朱雀瞬間淚流如注,面對這個不惜用生命保護自己的人,一時間竟是如鯁在喉,張了張嘴,卻發不出聲來。

    朱嘯天得意洋洋,用手指著朱隱民哈哈大笑。

    “朱隱民,等今天我等了很久了。就你?不過是過了氣的前朝子孫,還想和我比。要不是家父告誡我,你以為你能過的那么舒服?”

    朱隱民用手捂著胸口,掙扎著站起來,朱雀連忙攙扶。

    “哈哈——,手下敗將,我的賭注呢?快拿過來!

    朱隱民不甘的看了看朱嘯天,嘆了口氣,把繩從脖頸解下,拽出那半塊玉玦。

    朱嘯天一見,雙眼冒光,立刻上前來拿。朱雀不等朱嘯天趕到,先一步拿到手中。朱嘯天見就要到手的東西被人拿走,火冒三丈。

    “你這個野丫頭,本想放過你,是你找死!”

    說著,劈頭蓋臉的就是一巴掌,想一掌將朱雀打個半死。

    朱雀沒有躲避,卻是抬起腿,一腳狠狠的向朱嘯天踢去。

    也是朱嘯天太過輕敵,以為朱雀這樣的小姑娘,還能有多大力氣?,自己的橫練功夫自是不怕,就硬生生的受這一腳,手掌仍舊揮向朱雀。

    他可不知道,朱雀這具身子,可是由神獸變化而來。

    “噗——”的一聲,像是被扎破的氣球,朱嘯天的身子飛起一房多高,然后“啪嗒”落在地上,再無聲息。

    見出了人命,眾人呼啦一聲,瞬間跑掉,地上留下好幾只鞋子,不知是被誰踩掉的。

    還有兩個人,抖成一團的兩個人——朱大常和朱赤火,留在原地。地上濕漉漉的,散發著奇怪的味道。

    院中清靜下來,朱雀望著遠處的朱嘯天,又看了看自己的腳。腳沒事,一點不舒服的感覺都沒有,那有事的只有朱嘯天了。

    朱雀走過去,不禁嚇了一跳。自己一腳,巧不巧的踢在他的胯下,此刻那里是血糊糊的一片,后果不堪設想。伸手探了探他的鼻息,才知道朱嘯天只是昏過去了。

    朱雀沖著抖成一團的兩個人招招手,那兩人當時就癱了下去,他們可不想也挨上一腳。直到朱雀命令他們將朱嘯天抬走,才逃命似的架著朱嘯天奔出院去。

    朱雀、覃慧寧以及朱隱民各自回家不提,這件事的后續卻慢慢的發酵著。

    是夜,朱家鎮中響起一聲怒吼,那吼聲傳遍朱家鎮的每個角落,但很快就再無聲息。

    第二日,一切如常。約好似的,誰也沒有提起那日發生的事,只是少了朱嘯天。

    第三日,一切如常。氣氛比第二日壓抑了許多,其余一樣。

    ……

    整整七天,人們漸漸的將那件事情遺忘,朱雀的擔心卻越來越重。

    她知道,朱嘯天的事,不會就這么過去,時間越長,對方的報復也就會越劇烈。而自己能做的,只有等待,還有不波及他人。

    這幾天,她也到朱霸家去過幾次,想自己一個人獨自解決,朱霸家都是大門緊閉,聽不見聲息。

    第八日,像是知道了什么消息,覃建國不允許朱雀外出,并囑咐覃慧寧、覃慧安牢牢把朱雀看住。同時,覃建國請來朱氏族長、顧先生等鎮上知名人士,在一起商討事情。

    臨近午時,一隊人馬趕到朱家鎮,先是到私塾轉了一圈,又趕到覃家,將覃家團團圍住。

    當先一人下的馬來,帶領幾個隨從直奔覃家大門。不待門童回稟,直闖進去,邊走邊喊。

    “覃家主,可否出來一見?”

    覃建國正在前廳和眾人商議朱嘯天的事,聽得外面傳來的聲音,不由苦笑了一下,起身,帶眾人來到廳外。

    來人正是朱霸。朱霸此刻站在院中不再前行,當看到那站立的一群人時,微微瞇了瞇眼睛,卻住口不言。

    覃建國抱了抱拳,朗聲道:“霸兄,多日不見,快到廳中休息!

    朱霸并不領情,也沒有客套,說話直奔主題。

    “覃家主,我的來意你也清楚,請將你府上的侍女朱雀交出,我立刻就走,從此你我依然是朋友!

    太直白地話語,難免令人尷尬,覃建國苦笑著搖搖頭。這時,老族長開了口,算是給雙方一個喘息的機會。

    “嘯天怎樣了?也是一時失手,才鬧出這事,不如坐下來,好好商議!

    “失手?失手能將我的天兒打成那樣?沒什么好商議的,將那侍女交出來就行!

    “我與‘怪醫’老前輩有一面之緣,我親自去尋他老人家,來給嘯天看病可否?”覃建國開口就是石破天驚。

    世上能與“怪醫”搭上關系的寥寥無幾,有“怪醫”在,再重的傷也會手到擒來。

    “‘怪醫’?哪怕是藥王在世,也醫不了我的天兒!敝彀陨裆鋈,眼中已流出淚水!拔业奶靸核
118图库公式规律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