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認冷灰
24號文字
方正啟體

第三十章 味同嚼蠟

    :[]

    :..!

    “咳咳,娘,那啥,我今兒個打聽了不少消息,咱好好說道說道?”田青安眼珠子一轉,說道。

    陳巧娥瞥她一眼,沒有拆穿她的小心思,“說吧!

    田青安主動把田美寶那里得來的消息說了一遍,想著還有個老爹沒有糊弄過去呢,趕緊又跟老娘承認了一番錯誤。

    只要自家娘護著,老爹才不敢欺負她呢!

    陳巧娥聽完又輕輕擰了自家閨女的耳朵,“反省的對,先不說你是個女孩,女孩的名聲頂頂重要,你和你爹還算機靈,知道讓板凳頂在前頭,但是依著那老婆子的性子,你是跑不了一個牙尖嘴利了!”

    “這些都是次要的,最重要的是你哥的名聲不能受損,你哥可以有個牙尖嘴利的妹妹,但不能有個不孝順的妹妹,知道嗎?”

    “娘,你偏心!”田青安看著陳巧娥散發著母性光輝的臉,撒嬌就那么自然而然了……說完心里莫名有些害羞,畢竟靈魂可是二十多歲的成年人了。

    陳巧娥伸手摸摸自家閨女的頭發頂,“娘不是偏心,娘是在教你,知道為啥你哥更重要不?”

    田青安乖巧的在自家娘親溫暖的大掌上蹭了蹭,好溫暖,好舒服,“娘,為啥?”

    “因為你大哥要考科舉,夫子說你大哥有靈氣,不出意外,至少也會是個舉人。士農工商,士子地位最高,如果你哥哥成了舉人,只要不是不孝,牙尖嘴利啥的不算大毛病,娘也就不用擔心你嫁不出去了!”

    田青安感覺一把刀扎在了心口上!

    所有的溫情瞬間消散,老娘臉上哪來的母性光輝,分明是妥妥的嫌棄!

    她才九歲,老娘就擔心她嫁不出去!

    陳巧娥挑著眉,點點她腦門,“瞧你眼珠子轉的,又有啥歪主意了?”

    田青安大呼冤枉,“沒有!就是覺得娘你想的太早了,我還小著呢,你就想我嫁人……”

    陳巧娥瞪她一眼,“我警告你,你給我注意點兒,無論如何,不孝這個詞絕對不能沾!”

    “知道了!”

    古代人最重視孝道,不管哪個朝代,哪怕現如今這個從未聽說過的朝代,也是如此。

    “娘——”田青安偷偷瞥了眼田青玉,“娘,你們和這個家以前是不是有啥過節?”

    陳巧娥臉色瞬間冷了下來,整個人渾身上下散發著寒氣,田青安縮了縮脖子,早知道就不問了,卻見老娘掀了掀眼皮子,“小孩子吃好喝好玩好,不該管的不要管!”

    田青安不服:這會兒又是小孩子了!

    但是老娘明顯不想說,不遠處還有田青玉,她沒敢繼續追問。

    陳巧娥卻明顯被這個話題弄得心神不寧,煩躁不已,直接打開那只白底繪著山水的陶瓷罐子,掏出一轱轆的糖醋蒜,慢慢嚼著吃。

    ……

    “翠香,小姐正等著你呢,快來!”紅螢說著牽過翠香的手,替她將跑的有些散亂的碎發別在耳后,又撥開珠簾,“進去吧!”

    聽到珠子撞擊發出的清脆聲,蔣輕柔抬起頭,面上帶了笑意,“翠香回來了!

    “小姐!”翠香笑著喊道,“打聽到了,今兒個險些撞到咱們車的那一家人姓田,當家男人叫田大壯,原是將作監的,他媳婦叫陳巧娥,倒是有些來歷……聽說田家大閨女田青玉長相不俗,一直被田大壯夫妻藏在深閨,大兒子田青陽讀書很厲害,聽說已經是童生了,只等參加明年的院試……”

    “行了,你先下去吧!”翠香說完,蔣輕柔擺擺手。

    閨房里只剩下她一人,蔣輕柔托腮凝視著虛空,信哥哥從小在北地長大,今天之前,從未來過京城,在此之前,他跟田家人應該不認識。

    可是今天……

    想著侍衛看到的,蔣輕柔蹙起眉頭,信哥哥不但跟他們說了許久的話,護送了他們一段路程,甚至還主動相護,不讓那個叫田青安的磕著頭……

    這個田青安有什么特別的嗎?

    信哥哥為何會對她另眼相看?

    ……

    侯府,李信哎了一聲接一聲,眼前一桌子的美味都打消不掉他心里頭的后悔。

    得到‘他’的準話后,李信太高興,太興奮了,于是一路策馬……奔回了侯府。

    等坐下來喝了兩盞熱茶后,他才猛地想起來,表妹還在路上呢!

    “去打聽下表妹走到哪兒了!”李信吩咐小廝柱子。

    他自己則興沖沖的洗澡換衣服去了,女為悅己者容,男的也一樣,一身的汗,表妹不會嫌棄嗎?

    出來就聽柱子說道:“世子,表姑娘已經回蔣家了!”

    李信那個懊惱,一拳頭捶爛張桌子,完了,表妹被他扔下,肯定要生氣了!

    這不,一桌子的飯菜,周圍伺候的小廝和丫鬟們吞咽著口水,結果這位居然能吃到味同嚼蠟!

    末了,將筷子一摔,“撤下去吧!”

    統共就沒動幾口,扔了可惜,

    柱子建議別浪費了。

    李信隨意的揮揮手,“你們自己看著辦吧!”

    柱子立刻帶著一眾小廝丫鬟樂呵呵的下去吃了。

    吃飽喝足的柱子腦子活泛起來,稍一聯想,就知道自家世子爺這是為情所憂呢,出了個主意,“世子何不給表姑娘送些禮物?順便再解釋一下,這樣一來表姑娘不就知道世子其實心里也惦記著表姑娘!”

    李信眼睛一亮,撫掌道:“那還等什么,快,讓人把庫房的冊子拿來!”

    柱子撇撇嘴,話說世子您要是真這么喜歡表姑娘,就趕緊讓夫人提親趕緊定下來啊,別一心里惦記著表姑娘,又追著其他女子的馬車不肯走!

    “想什么歪主意呢,快去!”

    柱子哎了一聲,剛轉過身,又被李信叫住,“順便讓人去查一下田大壯這一家子的情況!”

    柱子心道,瞧瞧,被他猜對了吧,男人啊,吃著碗里看著鍋里的!

    看著小廝嫌棄的眼神,李信困惑的撓撓頭。

    ……

    咕咕咕——

    嘎嘎嘎嘎——

    田青安翻個身睜開眼,“大姐,你醒了嗎?”

    “嗯!碧锴嘤衤曇魷販厝崛岬,替她掖好被子,“還早著呢,不用急著起來!

    田青安搖搖頭,一咕嚕爬起來,“太吵了,睡不著!”

    她剛說完,外間就傳來敲門聲。
118图库公式规律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