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認冷灰
24號文字
方正啟體

第1442章 觀念不同,刺殺阿若

    .bqg34.,!

    第1442章 觀念不同,刺殺阿若

    扎克想起來了在半夜感覺到的那股讓他心悸的氣息。

    “難道是惡魔降臨了?”扎克百思不得其解。

    “但是,那股氣息分明十分溫暖,十分光明正大,沒有一絲的邪惡氣息!

    “難道是那股氣息毀壞了十字架?但是,他為什么單單要毀壞掉十字架呢?其他什么也不碰?”

    “難道是其他神靈,不滿我們的神靈,給一個這樣的教訓?”

    ……

    扎克喃喃自語了很久,搖了搖頭,重新回到了墓地。

    扎克去睡覺了。

    睡到了中午就起來了。

    林庸正好在做午飯。

    扎克聞著香味,就過來了,“真香!

    林庸說話了,“一起吃吧。我做的挺多!

    林庸內心對扎克是有些愧疚的,不然也不會邀請這個脾氣古怪的老頭一起吃飯。

    扎克猶豫了好久,在林庸的盛情邀請下,和林庸一起吃飯了。

    扎克顯然平時的伙食不是很好,現在能吃到大塊的肉,顯得稍稍有些急切。

    林庸也不和扎克爭,給扎克夾了好幾塊肉。

    扎克吃了飯,肚子暖和了,臉上竟然有了一些血色,看起來稍稍有點泛紅。

    他也不隱瞞,“我很久沒有吃肉了。我每個月的薪水只有八個銀幣,只夠我一個星期吃上一頓肉,F在半年的薪水沒有了,只能啃干面包了!

    林庸笑了,“那你以后可以來我這里吃飯。就是這樣的飯菜,管夠!

    扎克擺了擺手,“不行,太麻煩你了!

    林庸說話了,“不麻煩,只要我不在外邊吃,做飯,你都可以過來吃!

    林庸正不知道該怎么補償扎克才好。

    扎克吃完了飯,又成為了那個古怪,神神叨叨的老頭。

    看起來神色肅穆,面上有些風霜,佝僂著走了。

    邊走,嘴巴里邊呢喃著什么。

    林庸聽到他呢喃,“舞娘都是惡魔”,“那些人的心都被惡魔給捕獲了”,“神父也忘記了自己的責任”,怎么的。

    林庸很好奇,就問了一句,“舞娘為甚么是惡魔呢?”

    扎克回頭看了一眼林庸,“舞娘誘惑男人,不是惡魔是什么?”

    林庸接著問道,“她們就是跳舞吧?而且,擁有黃金血脈的舞娘,可是神靈的后裔!

    扎克搖了搖頭,“你也被誘惑了。舞娘的黃金血脈,根本不是神靈血脈,是神靈奴仆的血脈。神靈的奴仆想要誘惑神靈,還不是惡魔么?”

    林庸對于扎克的觀點不以為然,搖了搖頭,“應該是神靈血脈,可以看出來!

    扎克用那種眼神看著林庸,“就算是神靈,那也是墮落的神靈。用舞蹈來誘惑人類!

    林庸覺得和這個老頭說不通了,搖了搖頭,沒有再說話。

    扎克走了,似乎面上也有失望,覺得林庸竟然不相信他說的話。

    林庸看看天色,正好是下午了,林庸決定去看看阿若,看看阿若的舞蹈。

    走出了靈田護罩,走上了街頭,到了水手酒吧,就走了進去。

    雖然要了一杯雞尾酒,找了一個位子坐下。

    現在,阿若正在表演,看起來特別賣力。

    舞姿,身體都伸展開來,做著最大力度的動作。

    讓人賞心悅目。

    林庸看著就發現了,阿若的柔韌性,力量比尋常女子要好。

    這個可能也是擁有黃金血脈的緣故。

    阿若表演完了,又是一陣熱烈的掌聲。

    阿若在最前面的桌子坐下,馬上有人送來了酒,小吃,還有鮮花。

    都是這些客人自發請阿若的。

    阿若身上都是汗水,面上掛著親切的笑容,感謝這些人。

    林庸搖了搖頭,阿若每次跳的這么賣力,出了汗又不去擦汗,不去洗澡,很容易生病的。

    但是,現在洗澡也不可能,畢竟,一會兒還要表演。

    林庸已經打聽過了,阿若每天表演五場。

    也就是跳五支舞。

    阿若休息了一下,就去酒吧后臺了。

    酒吧后臺連接著一道門,連接著背街的巷子。

    阿若每次跳完舞,都會來這里平靜下心情,然后抽根煙。

    是的,阿若抽煙。

    抽煙無損于阿若的舞姿,甚至有時候,讓阿若發揮更好。

    阿若點燃了香煙,拿在手里,深深吸了一口。

    林庸笑了,也走過了后臺,走到了巷子里,看著阿若。

    阿若看到林庸,有了一瞬間的慌亂,似乎不想別人看到自己吸煙。

    林庸拿出了香煙,也給自己點上了一支煙,“吸煙的感覺真好!

    阿若點了點頭,“是的,能讓我放松!

    林庸說話了,“你吸煙多久了?”

    阿若說話了,“大約兩年時間,從我在酒吧跳舞開始!

    林庸知道,阿若是壓力太大了。

    她非常有天賦,但是不知道自己能走到哪一步。

    阿若非常喜歡跳舞,但是酒吧的舞娘真的太累了,也太辛苦了。

    賺不到多少錢,還需要每天跳上五場。

    阿若就是從那個時候開始吸煙的。

    阿若碧藍的眼睛有些惆悵,看起來讓人心疼。

    阿若看著林庸,“你不像來這個酒吧的人!

    林庸笑了,“可我就是來了,昨天來了,今天也來了!

    阿若說話了,“如果順利,下個月我可能要去一家比較高檔,比較大的酒吧跳舞了。我告訴你酒吧的名字可好!

    “好的,你說!

    “叫做星期五酒吧。那家酒吧給的薪酬比較高,每天只需要跳三場。而且,給舞娘配備的環境,舞臺,也比較好!

    “好的,我一定會去捧場的!

    “多謝了!

    阿若面上露出歡喜的神色。

    林庸內心不禁暗暗憐惜,阿若看起來也就是二十歲左右的樣子。

    這個年紀的女孩子,都是花朵一樣,被愛人捧在手心,被父母放在心上。

    阿若卻是為了生計,為了理想,開始努力了。

    真的讓人心疼。

    就在這個時候,一個乞兒沖了過來。

    看起來好像是無意沖過來的,但是林庸一眼就看到了,他手里握著一柄鋒利的刀子,藏在袖口里。

    目標正是阿若。

    林庸伸開一腳,就踹在了這個乞兒的身上。

    乞兒飛出去了,刀子也落在了地上。

    阿若大驚失色,“他想干什么?”

    林庸冷靜說道,“他想殺你!

    林庸走到了乞兒身邊,“說,是誰指使你來殺阿若的?”
118图库公式规律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