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認冷灰
24號文字
方正啟體
    王謙淡淡地看著達邦的臉,隨后搖了搖頭說道:“達邦,弄你知道嗎?你犯了幾個錯誤!

    達邦皺著眉頭看著王謙。

    王謙道:“第一,我華夏道門中人一向以降妖除魔為己任,你根本不算是人,我殺的那兩個也不是人!

    聽的到王謙這么一說,達邦心中一陣冰冷。

    “你是叫王謙吧?哼!殺就殺,反正我的師兄弟還會為我報仇,我已經在你身上下了追蹤蠱,一旦條件觸發,那些降頭師都會追到你王謙的頭上,到時候你王謙即便是上天入地都沒有辦法擺脫我們的追殺!哈哈!”

    說著說著達邦開始瘋狂的大笑了起來。

    王謙看到達邦得意的笑,不由得淡聲說道:“你笑的太早了!

    王謙一根手指輕輕的貼在巨大的鐵籠上。

    “天圓地方,律令九章!”

    轟!的一聲。

    達邦身下的木板突然和鐵籠連成了一起,一道道密集的符文出現。

    “竟然是六品的困陣!”達邦看到王謙使用的手段之后,大驚失色。

    就連跟著王謙來的蘇月,都是一陣震驚。

    她知道王謙的手段很多,卻沒有想到王謙竟然能夠瞬息之間引發出一個困陣出來。

    只見王謙一手點在籠子之上,而后籠子漂浮在王謙的手指之下,王謙就這樣用一根手指將籠子緩緩拖出了這間船艙。

    船艙里,其他的偷渡客看到這里,都是震驚的瞪大了眼睛。

    有些膽子小的已經是尖叫了一聲暈了過去。

    而達邦更是震撼的看著王謙。

    不知道王謙到底要對自己使用什么手段,至于跟在王謙山后的趙牧和張娟,則是幫助王謙把這船艙的門關上。

    到了甲板上,達邦看著刺眼的陽光,不由得閉上了雙眼,用雙手擋在自己的面前。

    降頭師的習性其實和那些蠱蟲差不多懼怕黑暗。

    王謙看著身后的蘇月道:“拿一根鎖鏈來!

    “鎖鏈?”蘇月疑惑的看著王謙。

    王謙點了點頭道:“嗯!

    蘇月連忙去準備。

    達邦不知道王王謙想搞什么鬼,神色中卻是帶著一抹不屑的說道:“王謙拿鎖鏈干嘛?還想把我捆住嗎?要殺要剮隨便!反正我已經給自己下了絕殺蠱要還有一分鐘,我就會死在你的面前,到時候靈魂也會自爆!這是不可逆的!”

    達邦不由得得意說道:“而且,整艘船都會死在我的靈魂爆炸魂光之下!”

    王謙聽到這里不以為意。

    “劉平,張娟過去幫忙!

    此時,蘇月已經是扛著一堆鎖鏈朝著王謙走了過來。

    聽到王謙的話,劉平和張娟連忙趕了過去,幫助蘇月抬起了那捆鎖鏈。

    “趙牧,將鎖鏈鎖在籠子上!

    趙牧聽到這里就是一愣,王謙這籠子完全是由法則構成,他根本不知道如何操作。

    還是劉平了解王謙。

    雖然這籠子是法則之力構成,但劉平依舊是將鎖鏈在籠子的頂端纏繞著,令人震驚的一幕出現了。

    籠子纏繞上鎖鏈之后,竟然有如實質一般。

    王謙單手朝著達邦的脖頸捏了過去。

    看到王謙狠狠的扼住自己,達邦卻是沒有多少擔心的神色。

    “王謙,殺了我吧!”

    然而,卻在此時達邦感覺到從王謙的身上傳來了一股陽氣,這股陽氣順著王謙的手掌直接進入到了達邦的身體當中。

    在達邦的四肢百骸當中游走著。

    沒多久,王謙在達邦的肺部找到了一個透明的蟲子。

    達邦震驚的看著王謙。

    王謙所用的手段是陽氣探脈,這種手段已經消失了幾十年,想不到王謙竟然掌握了這種手段。

    達邦感覺到了自己的蠱蟲第一時間被王家的陽火燒化,便是心下一涼。

    “你!”

    下一秒,王謙看著趙牧,張娟,劉平三人道:“將他扔到的海里!

    “?”劉平,趙牧這三人都是一臉愕然地看著王謙。

    王謙卻是淡淡一笑道:“劉平,你需要一點狠辣,如果你做不到的話,只能說明你沒有做好加入玄門的準備!

    劉平聽到這里,心下一動,而后連忙去搬動的籠子。

    但是,那籠子實在太沉,他一個人根本搬不動。

    王謙則是找到一張躺椅,躺在船艙的夾板上,一陣陣海風吹來,王謙舒服地嘆了口氣,躺在上邊,似乎毫不在意周圍的環境一般。

    劉平渾身已經是流下了一層汗水,風一吹,風干之后,劉平只感覺到身上黏糊糊的一片。

    “快點!”劉平看著張娟和趙牧說道。

    張娟和趙牧這一次終于來到劉平的身前,三人共同用力。

    哈!的一聲。

    而后直接將籠子扔在了水中。

    那條鎖鏈眼看著便要墜落下去,王謙伸手打出一道符箓。

    “臨!”

    一張定氣符,頓時將鎖鏈定在船的圍欄之上。

    而后,籠子在海水當中漂浮著。

    “!”籠子當中的降頭師達邦一陣陣的驚叫。

    在船上坐著根本沒有感覺到大海的恐怖之處,那種刺骨的冰涼還有窒息的感覺同時襲來。

    伴隨著船的高速開動,劉平只感覺到自己的自己肺部的氧氣在飛速的消耗著。

    “王謙你要干什么……!”籠中的達邦對王謙吼道。

    王謙手指一抬,將籠子拉上,而后又下放到了海底。

    白鳥美嘉此時為王謙端來了一杯紅酒,王謙晃晃酒杯當中的酒液后輕輕咽下,不由得皺了皺眉。

    “這東西都沒有金陽丹液百分之一好喝!

    聽到王謙的評價,蘇月不由得一愣:“主人,這可是目前市面上最貴的皇家禮炮一號,比之拉菲也不差的,這實在是我最好的酒了!

    王謙卻是淡淡的一笑,隨后拿出了一小杯金陽丹液。

    看著王謙憑空取物,蘇月眼睛瞪得老大,鼻孔間已經聞到王謙手中金陽丹液的香氣。

    蘇月只感覺到自己的呼吸和心跳都在加快,體內靈力運轉的也比以前狂暴了三分。

    “這是?”蘇月瞪大了眼睛震驚的看著王謙,她發現面前的王謙似乎有著一層迷霧一般。

    “喝吧!

    王謙輕聲道。

    蘇月將金陽丹液倒入口中,而后眼前便是一亮。

    籠子當中,那達邦已經喝了半肚子的海水。

    嗚嚕嗚嚕的往外吐著。

    然而卻始終吐不掉,每當他快瀕臨死亡的時候,王謙就會控制鎖鏈讓籠子上浮,如此往復了幾次之后,達邦渾身的棱角已經被王謙磨平。

    現在已經開始求饒。

    “王大師!王大師!我錯了,有什么話好好談!”
118图库公式规律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