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認冷灰
24號文字
方正啟體

第二二零章 那你還讓我去追朱莉?

    “控制?”朱莉滿頭霧水,“晉驍,你今天怎么了,說話行事處處透著蹊蹺,我一直在和羅康安商談,怎么就成控制了,你想什么呢?”

    嘎吱!座駕緊急停在了路邊,晉驍冷冷盯著她,“你們一直在秦氏商談?”

    朱莉被急停鬧了個前后沖撞,當即沒好氣道:“來了秦氏,不在秦氏商談,還能在哪商談?”

    也看出了對方的眼神不對,她還是頭回從晉驍眼中看到這樣看人的眼神,怪嚇人的。

    晉驍立刻摸出了手機,撥打朱莉的電話。

    很快,朱莉口袋里的電話響起。

    朱莉自然是摸出手機一看,發現是晉驍打來的,才知晉驍摸出手機是打給她的,當即朝晉驍大驚小怪道:“我人在你邊上,你打什么電話?晉驍,你今天究竟怎么了?”

    晉驍臉頰緊繃,掛斷電話,收了自己手機,突又猛然伸手,一把奪了朱莉手機在手,快速查看通話記錄,結果想看到的記錄一個都沒有,早已被清理的干干凈凈。

    被搶的朱莉已是目瞪口呆,有點傻眼的看著如同瘋狗一般的晉驍。

    晉驍似乎明白了什么,臉上漸漸浮現獰笑,“果真是好手段,好,真好!”這語氣,牙縫里似乎都透著森森冷意。

    他算是明白了,自己今天被人給狠狠耍了一通。

    其它的什么就不說了,對方不但挾持了朱莉要挾他,還做的絲毫不留把柄,連向城衛舉報的余地都不給。

    換句話說,朱莉自己都不知道自己被人給挾持了。

    他現在真的明白了,自己感情用事亂了分寸,已不能理智考慮問題,而對方摸準了他的軟肋簡直是肆無忌憚!

    對他這種人來說,這么大的軟肋暴露在別人眼里,很危險,對他來說很危險!

    今天的事情,給他敲響了一個巨大的警鐘!

    他回頭把手機還給了朱莉,低聲給了句,“對不起。”

    為自己剛才的沖動行為做了道歉,又繼續駕車前行。

    朱莉兩手拿著手機,一臉擔憂道:“晉驍,你怎么了,是不是生病了,還是哪不舒服?”

    “沒有。”晉驍搖了搖頭,“我…”欲言又止,有些話不知當不當說,他真的很想把真實情況告訴她。

    朱莉疑惑,“你怎么了?”

    晉驍默默著說道:“朱莉,這里已經成了是非之地,你愿意跟我走嗎?離開不闕城,離開這里!”

    朱莉:“哪里沒有是非?我已經回答過很多次了,你怎么又說這個?”

    晉驍:“你一直問我怎么了,如果我告訴你真相,你愿意跟我走嗎?”

    朱莉:“什么樣的真相能讓我放棄事業跟你離開這里?”

    晉驍:“危險!我們已經被卷進入了危險當中。”

    朱莉:“哪里沒有危險?如果因為危險就逃避,那什么事情都不用干了。再說了,你說離開就離開嗎?我憑什么跟你離開?總要有個名正言順的理由吧?”繼而又小聲嘟囔了一句,“咱們這樣不清不楚的住在一起算怎么回事?”

    話說到這個地步,她什么意思,已經對他暗示的很清楚了,很簡單的事情,他一句話就夠了。

    晉驍瞬間變得異常沉默,他走的是一條不歸路,連自己的將來會如何都無法保證,又如何敢對她承諾什么,他想開口,但是想開那口很艱難。

    感情這種東西很奇怪,不來的時候永遠不知道在何方,當突然來臨的時候,就這么不期而至了。

    他從未想過跑一趟不闕城,僅僅是來干一趟活而已,居然會遇上自己喜歡的女人,居然會因此而留下。

    他對她一片赤誠,有些事情只能是隱瞞,但不想欺騙她!

    如果他真的開口了,真的要跟她在一起了,他就會告訴她,說出自己是誰。

    因為他不想有一天朱莉會后悔,不想有一天朱莉跟著擔驚受怕后知道了他的身份后,然后指著他鼻子說他在欺騙她!

    所以他會在開口前告訴朱莉,讓朱莉來做選擇!

    可是讓他怎么說,告訴朱莉,自己其實是反賊?

    這個對自己事業一腔熱情的女人,堅信有美好和正義的女人,一旦知道自己是殺人如麻的反賊頭目,會是什么樣的反應?

    見他一觸及這個話題又不說話了,朱莉眼中閃過憤怒,偏頭一旁,很不高興道:“回去后,你立刻從我家里搬出去!”

    雙手扶著方向盤的晉驍依然沉默,沉默許久后,忽然平靜道:“朱莉,我只希望你能明白,我是為你而留下的。如果有一天,我死了,所有的一切你都會明白的,會有人把答案送到你的手上。”

    他想過強行把朱莉給帶走,可那樣必然會引來洛天河等仙庭勢力的窮追不舍,他不可能讓朱莉一直躲躲藏藏生活。

    走吧,他也想過要離開朱莉,就此遠去,但是發現已經晚了,軟肋已經暴露了出來。

    只要朱莉這個軟肋還在,他跑的再遠也沒用,朱莉就是拽在人家手上的繩子。

    記得以前,曾經有人對他說過:我們這種人,就不應該有感情!

    死?朱莉驚疑不定的看著他,不知他怎么會突然冒出這樣的話來。

    “咳咳。”她忽捂嘴咳嗽了一陣,她自己也不知自己今天怎么了,與羅康安商談的時候,她就偶有咳嗽。

    心事重重的晉驍并未察覺到她的異常……

    副駕駛位的白玲瓏放下了電話,回頭對后排座的秦儀道:“會長,辰叔也來了秦氏,剛剛和那個晉驍一起來的,被羅康安帶進了秦氏,朱莉和晉驍離開了。”

    “辰叔也來了?他們在搞什么?”秦儀眼中有狐疑之色。

    陸紅嫣在秦氏,她雖然扭頭而去了,但是怎么可能不關注,何況廣告處那邊還有白玲瓏刻意的叮囑,廣告處那邊發生的事情也報知了白玲瓏。

    陸紅嫣去過廣告處,朱莉也去了,后來晉驍在廣告處到處亂闖亂找,問朱莉在哪,這些她也知道了。

    如今連張列辰也突然來了秦氏,她隱約察覺到了一些異樣氣息。

    “咳咳。”秦儀忽然又是一陣咳嗽。

    白玲瓏忙問:“會長,你沒事吧?”

    秦儀搖頭,表示沒事。

    從見過陸紅嫣后,她就偶有咳嗽,白玲瓏也沒當回事,以為秦儀是生氣導致的……

    走到了停車場,諸葛曼還沒下來,等待之際,羅康安轉身而問:“辰叔,紅嫣,你們想吃什么?想吃什么盡管說,放開了說,我請客!”拍了拍胸脯,一副豪氣的樣子。

    林淵拒絕了,“不用了,你待會兒帶諸葛曼去秦府,去秦家蹭飯吧。”

    “啊?”羅康安瞠目結舌,傻眼了一會兒才道:“這不合適吧?再說,之前也沒打招呼,這樣突然闖上門,有點說不過去啊,我怎么跟人解釋?”

    林淵:“找借口是你的長項,為何登門,你自己看著辦。放心,人家會很歡迎你的,只怕也想問問你和龍師雨的關系。”

    羅康安哭笑不得:“林兄,為什么啊,你這也太過莫名其妙了。”

    林淵說出了真相,“辰叔剛剛被人綁架了,綁匪沒有得逞,我怕會再次下手,你和諸葛曼現在回家可能會有危險,還是去秦府吧,秦家高手很多,在沒把握前,對方不敢輕舉妄動。”

    這可沒有瞎說,人家本就是沖羅康安去的,間接的辦法不行,很有可能會采取更直接的手段,盡管出了救出張列辰的事,按理說對方應該警醒不會再下手了,可風頭沒過去之前不敢疏忽,不得不防。

    羅康安和諸葛曼不回家,突然去秦府,絕對會出乎所有人預料。

    可羅康安并不知道是沖自己來的,當即驚疑道:“辰叔,你被人綁了?誰干的?那個晉驍嗎?他反了天了!”

    張列辰訕訕,卻不語,也許是不知什么話該說,什么話不該說,只看林淵和陸紅嫣的反應。

    林淵卻道:“不是,辰叔是晉驍救回來的,晉驍是神仙境的高手,你以后非必要盡量不要招惹他。”

    有些事情也是該讓羅康安知道了,沒辦法,這次把晉驍耍了趟狠的,估計晉驍一團怒火正找不到地方發泄,羅康安再不知輕重撞上去的話,還真有可能出事,不得不說出真相提醒。

    “他?神仙境高手?你沒開玩笑吧?神仙境高手能守在朱莉身邊?”羅康安神情抽搐而問。

    林淵:“我也希望是開玩笑,但是真的,守在朱莉身邊,好像是喜歡朱莉。”

    “……”羅康安兩眼瞬間瞪的老大,甚至是一臉悲憤,很想問問林淵,那你還讓我去追朱莉?

    諸葛曼從升降梯出來了,笑著大步走來,見到羅康安就很開心的樣子,羅康安那張嘴就是討女人喜歡。

    林淵轉身了,“我們走吧。”

    陸紅嫣跟了他去,張列辰也屁顛顛跟上了,還不時回頭向滿臉悲憤的羅康安揮手告別。

    步步相隨的陸紅嫣問了句,“我們去哪?”

    林淵:“滿口香的老板娘,虞水清有問題,她這個表姐能清白到哪去?也該找找她了,就是不知人還在不在。”

    陸紅嫣默默點頭。

    誰知跟隨的張列辰突然冒出一句,“老板娘應該是不會有什么問題的。”

    林淵和陸紅嫣同時止步,一起盯著他,陸紅嫣疑惑道:“你怎么知道她沒問題?”

    張列辰撓了撓頭,“其實老板娘私底下跟我透過底,說虞水清其實不是她表妹,是人花錢買通了她,老板娘提醒過我,這人可能有問題,她早說了讓我小心點。”
118图库公式规律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