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認冷灰
24號文字
方正啟體

第1573章 尋找接盤俠

    轉眼兩日過去,陳旭回到太師府養傷,始皇帝專門安排了一隊御醫太醫負責住在太師府照顧。

    而在禮部的操持下,扶蘇的葬禮也在同時進行。

    靈樞停放在太廟,文武百官、卿侯勛貴、各界名士、百家門徒、富豪商賈、平民百姓等社會各階層全都前去吊唁,陳旭無法親自前去,特意安排水輕柔、嬴詩嫚、蒙婉還有王青袖代替自己前去祭拜,而陳府長子摶橫空出世,不僅讓整個侯府欣喜激動,更是讓始皇帝也欣喜不已,親自帶陳摶去皇宮,賞賜了一大堆東西。

    幼子篡位,長子亡故,數十位卿侯重臣參與謀逆,這件事對始皇帝的打擊非常大,但總歸是從尸山血海中殺出來的帝王,心如磐石一般堅強,短短兩三日便已經幾乎從憤怒和傷痛之中恢復過來,三省六部也在蒙毅和馮去疾兩位上卿的操持下慢慢恢復正常秩序,而經過一輪抓捕之后,咸陽的氣氛也在扶蘇葬禮的傷痛之中慢慢平靜下來。

    停靈七日,扶蘇正式下葬,靈樞用四馬拉乘的太子車駕運送,三千禁軍護送,子嬰和晨曦披麻戴孝扶靈相送,滿朝卿侯官員皆都跟隨,數十萬民眾夾道伏拜,經幡綿延數里,哭號之聲響徹整個渭河兩岸。

    扶蘇葬在距離始皇帝的驪山陵寢不遠,雖然陵寢是匆匆修建,但規模不小,占地足有百畝,因為是太子葬禮,各種陪葬品也無計其數,陶俑車馬,瓷器玻璃,金銀珠寶,玉器綢緞,都是按照太子禮制整車整車投入陵墓之中,運送靈車和陪葬品的牛馬牲畜統統宰殺之后一起殉葬,數量達到數百頭。

    葬禮畢,在十萬修建驪山陵寢的刑徒工匠參與下,墓室合攏,陵寢封土,打造各種鎮守陵墓的石獸和墓碑等等,但這已經都是后事,與葬禮無關。

    時間轉眼就是十月。

    秦歷建亥,十月一日為新年初始,標志著始皇帝迎來了他第三十七個執政年。

    而這也標志著陳旭為大秦續命的策劃和理想已經邁出了嶄新的一步。

    因為歷史上的這一年十月,胡亥已經登基稱秦二世。

    新年新氣象,雖然許多咸陽民眾還沉浸在太子葬禮的憂傷之中沒有完全恢復,但對于大秦朝廷來說,一切和往年沒什么不同,一大早在卯時鐘聲響起之后,始皇帝親自帶領滿朝文武和王侯公卿,在數十萬百姓的見證下在太廟舉行新年大祭。

    大祭結束之后,百官再次聚在朝議大殿商討一年一度的新年安排。

    在這個隆重而特殊的日子,傷勢恢復良好,傷口已經拆線的陳旭自然也參加了新年大祭和朝議,不過全程都是被一群宮人用一輛輪椅推著參加的,甚至上朝都是宮人抬著坐上太師椅的。

    朝議第一件事,始皇帝再次下詔封皇長孫子嬰為太子,尊其母王瑛為太子太后,因為子嬰還未成年,太子府一應開銷和幕僚屬臣皆有少府暫時執掌,陳旭加封太子太師,責令禮部加緊籌備太子儀仗。

    扶蘇的死出乎所有人的預料,而子嬰封太子,照樣出乎所有人的預料,但驚訝之余更多人表現的是興奮和激動。

    看來始皇帝已經吸取了不早立太子而導致的禍亂,這一次早早便將此事安排下來。

    雖然子嬰封為太子有些名不正言不順,因為其上還有十多位還未分封的公子,但始皇帝一言九鼎,根本就沒有任何人膽敢反駁。

    而子嬰封太子的事塵埃落定,陳旭也終于是長長的松了一口氣。

    這是一個最好的結局,至少在眼前看起來還是如此。

    在始皇帝下旨封子嬰為太子之后,陳旭立刻提請為太子舉行婚禮進行沖喜,以一場盛大的喜慶之事來為大秦這個與眾不同的新年迎接吉運,同時也是驅除皇宮這場史無前例的變故帶來的慌亂和驚恐,借此平息皇族、公卿、官員和平民百姓對這場傷痛的記憶。

    陳旭的提議得到始皇帝的大力支持,因為陳旭一說,皇帝才猛然想起來,當初巡游吳中的時候,的確給子嬰找了一個嫡親的表妹,楚王后裔楚佩云。

    于是始皇帝再次下旨,召禮部官員將早已送到咸陽的熊心一家人接到朝議大殿,當著滿朝文武的面親自下旨賜婚,將楚佩云許給太子子嬰為妻,如若不出意外,楚佩云就是未來大秦的皇后。

    滿朝文武公卿無數人心存羨慕嫉妒恨,對這一家人飛來的這份榮華富貴表示了各種恭維之情。

    消息傳出,自然滿城歡欣鼓舞,民間對于子嬰封太子毫無抵觸,而且還都非常理解,畢竟扶蘇是為了救始皇帝才有此一劫,用自己的命換回始皇帝一命,而扶蘇本就是太子,雖然沒辦法登基當皇帝,但封子嬰這位太子嫡長子為儲君,可以看得出皇室是一位重情重義的仁義帝王。

    而且陳旭是太子太師,有身為仙家弟子的清河侯輔佐,將來子嬰一定會成為一位賢明仁德之君。

    太子婚禮,自然不能太過簡單,三書六禮一樣不能少,而且繁復無比,從納采、問名、納吉、納徵、請期、親迎到完成整個婚禮,即便是為了沖喜樣樣從簡,但至少也需要一個月以上的時間,并且因為熊心本是楚國王室后裔,因此始皇帝還親自下旨,要求禮部安排如今還居住在咸陽的楚國王孫貴族等都神作書吧為娘家人參與這場婚禮,并特別要求六國王孫神作書吧為嘉賓觀禮,并且還給熊心封了一個楚南公的縣公虛爵,沒有食邑和封地,但田地房產車馬奴仆等都配置齊全,以不讓將來這個皇親的身份太尷尬。

    子嬰的婚禮自然由禮部慢慢去操持,和陳旭沒有半分關系,他只是為了徹底碾死子嬰對于虞姬那份不合時宜的念想而已。

    而子嬰在父親去世,又突然當上太子這冰火兩重天的悲喜交加之中,似乎一下也變得成熟起來,對于皇帝和陳旭的安排非常服帖,數次親自到陳旭府上連番拜訪請安,感謝陳旭為扶蘇和他所做的一切。

    對于子嬰的變化,陳旭自然也感到一絲欣慰。

    任何感情,都抵擋不過時間的消磨,何況在這個奢言愛情的時代,皇族尤甚,更何況娶初戀為妻這種事,在后世婚姻自由的年代,對于大部分人來說也是極其奢侈的想法,很多情竇初開發誓要恩愛一輩子非你莫嫁非你不娶的少男少女,在小學初中就被雙方父母用棍棒拖鞋早早的把這份感情揍的體無完膚。

    父母之命,媒妁之言。

    即便是貴為太子,也照樣不能隨心所欲。

    初戀,就是用來折磨你的,讓你明白活在這人世間就不能隨心所欲,哪怕你權勢滔天,也只能眼睜睜看著自己喜歡的女人爬上別人的床,當過幾年初戀指著你讓孩子喊叔叔的時候,你才真正明白,實際上所謂的初戀,也不過是一場風花雪月的遙遠記憶罷了,那淋過的雨,吹過的風,都不如擼串來的痛快。

    不操心政務,但陳旭卻還有許多事仍舊要關心。

    林仙兒懷孕的事要及早處理,拖得越久越明顯,于是十一大祭過后,陳旭便以復查傷勢為借口,安排人將徐福請到侯府為林仙兒診斷。

    在身邊所有人中,陳旭信得過的人不多,但徐福肯定是最核心成員,雖然兩人來往似乎并不密切,但卻都是心照不宣的互相保守各自的秘密。

    “恭喜侯爺,林夫人的確有喜了!”徐福一番切脈觀色之后,很是激動的到客廳對陳旭拱手道賀,而且拱手完畢還伸手要賞錢。

    陳旭臉皮瞬間黑的滴出墨汁來,沒好氣的將徐福的手打落下去說:“誰告訴你是本侯的種,本侯回京師才不過十多天,而且一回來便在病床上躺到昨天,妻妾都還沒碰過。”

    “啊?!不是侯爺的,那……那是誰……誰的,林仙兒不是您安插進春芳園的臥底嗎?”徐福嘴巴張大能夠塞進去一個大鴨蛋。

    自從陳旭當晚沖入皇宮平叛,林仙兒出現一句話戳破胡亥手中的詔書為假之后,瞬間所有人都明白了,林仙兒其實一直都是陳旭的人,趙亥等人上了一個黑當,那些平日當著李仙兒的面討論篡位發財的卿侯官員,也瞬間如喪考妣心神崩潰。

    今天陳旭這般小心翼翼將他請入太師府為林仙兒診斷,徐福自然以為林仙兒懷的也是陳旭的種,不過陳旭如此一提醒,徐福愣了許久之后也回過神來,從時間上來說的確不應該是陳旭的,而且聯想到林仙兒的身份,很快便想到孩子的爹是誰。

    “那是少公子的?”徐福小心翼翼的問。

    “嗯!”陳旭微微點頭。

    “侯爺,那這孩子留不得啊!”

    徐福一聽瞬間感覺一陣毛骨悚然,然后急切毛遂自薦愿意開一副打胎藥,幫助陳旭徹底斬除這個后患。

    “不行,仙兒自己想把孩子生下來,你不是幫本侯開打胎藥,而是要想辦法幫她找個爹!”陳旭一口拒絕。

    “找爹……”徐福滿臉癡呆狀愣了許久,然后把頭搖的像撥浪鼓一般,“侯爺,福只會看病,不會做媒!”

    “你就沒想過自己娶個小妾?”陳旭翻白眼兒。

    徐福:……

    徐福走了,走的很匆忙也很爽快,如同被狗攆一般,連夜買的火車票……嗯,診金都沒要便急匆匆催促車夫逃出了太師府。

    對于娶一個林仙兒這種無數王侯公卿都饞涎欲滴的優伶,徐福也還是很有興趣,但喜當爹這種事例外。

    尤其是林仙兒腹中的這個胎兒很要命,一旦將來事情暴露出來,只怕遺禍全族。

    因此即便是徐福與陳旭好到可以穿同一條褲子,也還是義正言辭的拒絕了這個美麗的誘惑,決心回去之后開始修煉葵花寶典,免得陳旭強行將這個禍害塞給他。
118图库公式规律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