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認冷灰
24號文字
方正啟體

第2013章 終章(兩萬字大章),萬物歸一

    “克森三霸!”

    臺下在座的數百諸強,一個個驚訝的張著嘴巴。

    克森拍賣所,之所以能夠被稱為數百星球的最強霸主,便是因為這三人恐怖的戰力。

    二大星荒九段巔峰,以及一名最為恐怖的首霸,宇宙之主一段的存在。

    而眼前突然出現的這三位強者,正是讓百顆星球都聞風喪膽的克森三霸。

    尤其是他們三人聯手,在這里更是無敵的存在。

    而現在,讓所有人無法想象的是,面對一個毫無戰斗氣息的年輕人,竟然連手而出。

    這,簡直不可思議。

    殺機,這一刻滔天的殺機,將寧天林給死死的鎖定,仿佛,只要他稍有異動,便會被當場拍成肉泥。

    看到三霸現身,高臺上的白發老者,嘴角浮現出一抹兇殘嗜血的獰笑。

    “小子,不得不說,你是真的勇氣可嘉,如此年紀,就敢獨闖克森拍賣所!

    “不過,要很不幸的告訴你,勇氣和死法一定是成正比的,你只會死的更慘”

    然而。

    在白發老者對寧天林的口頭審判還沒有結束,一柄寒芒閃爍的利戟,悄然浮現在了寧天林的手中。

    方天畫戟!

    當看到寧天林不僅沒有趕緊逃跑,反而主動亮出武器打算硬抗,整個拍賣所微微一靜。

    初生牛犢不怕虎!

    緊接著。

    嗤笑之聲,轟然一片。

    “哈哈哈我沒有看錯吧,他要反擊?”

    “這個年輕的家伙,既然想對克森三霸動手,可真是太不自量力吧!

    “嘖嘖,雖然不知道他用什么手段,滅殺了拍賣場外的數百強者,但對克森三霸動手,就真的是在找死了!

    “哼,雞蛋碰石頭!”

    “克森三霸,任何一個都是雙手沾滿血腥的屠夫,而這個年輕人,又算是什么東西!”

    “”

    這一刻,在座的諸強們,對寧天林鄙夷的極點,顯然,他們絕不相信寧天林有反敗為勝的戰斗力。

    他們之中有些星球強者,曾經就和克森三霸交過手,對方任何一個都可以將他們碾壓。

    而現在

    在坐的一些強者,不由得搖了搖頭,似乎已經預見了寧天林凄慘的下場一般。

    咚!

    就在這時。

    克森三霸,盡數向前踏出一步。

    他們一個個的嘴角都泛著濃濃的戲謔,那種不加掩飾的神色,仿佛貓戲老鼠一般,充斥著輕蔑與玩味。

    “小子,死法有很多種,不知道你最喜歡哪一種,我現在就成全了你!

    “是抽筋,剝皮,還是裂骨,爆體?”

    克森三霸其中的一名,死死的盯著寧天林的方向,仿佛看到了美味的血食一般。

    “一會,我們三人不但會滿足你最后的愿望,還好好的享受一番你的血肉!

    囂張,嗜血。

    在克森三霸的眼里,寧天林不僅是一個死人,還是他們美味的血食。

    將會尸骨不存!

    只是這一刻,寧天林搖了搖頭,并沒有在意克森三霸森然嗜血的話語。

    他幽黑的雙目,仍舊直勾勾的盯著白發老者,嘴角浮現出一抹瘆人的弧度。

    “怎么?你叫三個雜碎出來是什么意思?”

    “是嫌一百顆頭顱還不夠,既然如此,那我就再給你加上三顆,好不好?”

    什么!

    雜碎?

    再加三顆?

    聽到這話,高臺上的老者和在場的諸強紛紛一愣,而就在他們駭然之時。

    唰!

    一道寒芒,一閃而出。

    只見寧天林舉起手中的方天畫戟,對這克森三霸的方向,隨意的轟出一戟。

    “小子,你找死!”

    “去死吧!”

    “死!”

    寧天林主動出擊,克森三霸頓時暴怒。

    他們怎么也沒有想到,在自己三人的威壓之下,這混蛋小子竟然敢率先出手!

    這,是對他們的藐視!

    當下,克森三霸不再猶豫,六只恐怖的手掌,對著寧天林的腦袋,狠狠的拍了過去。

    咔!

    整個空間,寸寸碎裂。

    幾乎眨眼之間,六只握成利爪的大手,便和那道利戟,交撞在了一處。

    “斷裂!”

    克森三霸獰笑連連,顯然對于自己的肉身極為自信,一定能夠捏爆對方的戰斗力武器。

    只是就在這時。

    那道利戟,仿佛可以泯滅一切,令人心神劇顫。

    噗噗噗!

    一道道血花飆濺開來,讓得克森三霸臉上還未來得及落下的獰笑,瞬間僵住不動。

    “怎怎么可能!”

    三人驚駭欲死。

    他們盡數看到,三人六只手掌,皆是飆濺出了道道血霧,而后,六只大手,轟然爆裂。

    然而,這還不止。

    那恐怖的一戟,不可抗拒,在轟裂了六只手掌之后,繼續以狂暴的威力,對這克森三霸一斬而下。

    “不要!”

    “不!”

    “”

    凄厲的驚叫聲響徹不絕,克森三霸的身體,驟然一僵。

    這

    此刻,整個克森拍賣所內的所有強者,徹底被嚇懵了。

    他們清楚的看到,一絲絲猩紅的血線,從克森三霸的脖頸間閃現而出。

    噗嗤!

    隨著一道血霧飆濺,克森三霸中的一名強者,他項上的腦袋,緩緩滑落下來。

    這,只是一個開始。

    “怎么會,那一戟不可抗拒!”

    克森三霸中的另一名強者,不可置信的看著那道戟茫,緊接著,腦袋緊隨而落。

    之后。

    最后一顆腦袋掉落。

    當咕嚕嚕的頭顱墜落在地,以及那克森三霸的尸體栽落之聲,響徹而起時。

    靜!

    整個克森拍賣所,死寂一片。

    咕嘟!

    在座的一位位強者,一個個狠狠的咽下一口唾沫,他們不敢相信眼前的這一幕。

    死了!

    全都都死了!

    而且,還是一擊秒殺!

    囂張了這么久的克森三霸,竟然被一名極為年輕的武者,給一戟轟殺?

    這,怎么可能!

    若不是親眼所見,他們絕不敢相信眼前的這一幕。

    一股股入骨的涼氣,從他們的腳底板間直往上竄,無邊的驚恐浮現在他們每一個人的臉龐。

    唰唰唰!

    他們紛紛看向寧天林的方向,仿佛看見了一個絕世怪物一般,難以置信。

    尤其,是高臺之上的白發老者,看著眼前的這一幕,他整個如遭雷擊,腦袋空白一片。

    克森拍賣所,最強橫的克森三霸,竟然被一戟劈殺!

    這,簡直不可思議。

    撲通!

    這名白發老者,像是被抽空了所有力氣一般,狠狠的跌坐在地上,面色慘白如紙。

    噠噠噠!

    在這時。

    寧天林一步步的向著高臺之上走去,他手持方天畫戟,一縷縷猩紅的鮮血,順著戟身流落下來。

    滴滴答答!

    恐怖,森然。

    猶如滴在眾人的心里一般,讓所有只感覺頭皮發麻,不敢直視寧天林。

    哪怕只是背影,也不敢!

    這時,寧天林已經一步踏向高臺,那名白發老者激靈靈的打了一個寒顫。

    緊接著。

    咚咚咚!

    對著寧天林跪倒在地,磕頭之聲仿佛搗蒜一般,沉悶,猛烈。

    “大大人”

    “請您恕罪,饒我一命,我我只是克森拍賣所一名看場的,并不是什么主要人物!

    “大人對克森拍賣場有仇,那就去報仇,只求大人,您千萬別殺我!

    這一刻,白發老者的身體,顫抖不止。

    渾身上下,滴滴答答的冷汗,仿佛被大雨淋過了一般,嘩啦啦的流淌不斷。

    而看到這幕,寧天林的嘴角勾起一抹森然的弧度。

    “我問,你答!

    嗯?

    不殺!

    白發老者微微一愣,而后趕緊點頭應道。

    “大人,您盡管提問,凡是小的知道的,就一定知無不言,言無不盡!

    聽到這話,寧天林這才點了點頭。

    “這些女子,全部都在這里?”

    “稟大人,不是的!

    白發老者甚至感覺到自己的識海正在被人掃視,當下,不敢有絲毫的隱瞞,全盤托出。

    “前段時間,這片混亂星域內,突然出現了這么一批女子,她們一個個筋疲力盡,虛弱不堪!

    “克森三霸在得到這個消息后,便親自出手,將他們擒回了拍賣所!

    說著,白發老者看了一眼那些年輕女子。

    “她們中間的一名女子,戰斗力最為強悍,而且身還各種寶物,被克森拍賣場的主人當神作書吧禮品,帶去了九幽圣地!

    戰斗力最為強悍,身還寶物。

    那人,顯然就是步云煙!

    克森拍賣場的主人,九幽圣地,真是該死!

    聽到這些話,寧天林的雙目,獰色閃爍不斷,想到步云煙她們的遭遇,他心中的殺意,更是滔天不絕。

    轟!

    那渾身散發出來的死亡氣息,頓時讓得冷汗淋淋的白發老者,肝膽皆裂。

    他匍匐在地,便欲再次求饒,然而,這次顯然不會再有他活命的機會。

    噗嗤!

    一道血光飆濺。

    白頭老者的頭顱,滾落在地。

    斃命當場。

    與此同時,克森拍賣場之外。

    一明明面色猙獰的強者凌空而立,將整個拍賣所的出口,給團團圍住。

    他們每一個人的身上都散發著令人膽寒的殺氣,而且,袖袍之上都印有個“渣”字。

    看到這幕,拍賣場外的所有武者,紛紛被嚇了一跳。

    “是渣魁!”

    “這個恐怖的狠人,怎么來帶人這里了,他就不怕克森拍賣場的主人發怒嗎?”

    “怎么不怕?看著陣勢,要不是不怕的話,早就沖殺進去了,還會在外面等?”

    眾多的武者,可是聽說過渣魁的兇名,但是即便如此,這渣魁也不敢在這里過多的放肆。

    嘩啦啦!

    在所有人駭然的目光之中,一道道殺意迸濺的身影,終于動了,在一名中年男子的帶領下,朝著拍賣所的門口走去。

    “給我呆在這里,一個也別放過!”

    隨著渣魁的一句話,他身后的數百強者紛紛拔出了手中的戰刀,向前踏出數步。

    一時間,煞氣滔天。

    場外的氣氛,瞬間緊繃到了極點,周圍那些圍觀的武者,盡數嚇了一跳。

    他們要是現在還看不出渣魁是來這里殺人的,可就真成了傻子了。

    當下,很多圍觀的武者,紛紛扭過頭去,將目光死死的盯著克森拍賣所的大門。

    他們想要看看,究竟是哪個不知死活的家伙,竟然敢得罪渣魁大人。

    咻!

    幾乎瞬間。

    克森拍賣所的大門被封死,看著那道大門,渣魁的臉上浮現出一抹森然的獰笑。

    “這該死的東西,你殺了我家二弟,看你等會往哪里躲,只要出來就死!”

    只是。

    在眾人剛剛站好方位之時。

    嘎吱!

    克森拍賣所的大門,驟然倒飛,緊接著,極為突兀的一幕,出現在了他們的視線之中。

    嘩啦啦!

    只見,一名名星球強者,卻是急匆匆的從拍賣所的內部,跑了出來。

    他們的臉上,一個個煞白如紙,那架勢就好像晚跑一步,就會喪命一般。

    仿佛,那克森拍賣所內,有著一種極為恐怖的存在,正在血腥肆虐。

    這

    渣魁和所有人盡數一怔,想要知道里面到底發生了什么。

    而就在這時,逃離出來的一些星球強者,第一眼就發現了渣魁等人。

    “渣魁,你怎么來了?”

    一名和渣魁關系不錯的強者,眉頭一皺,緊忙上前出聲問道。

    尤其是看到渣魁身旁帶著數百強者,一個個兇神惡煞的模樣,面色微微一沉。

    聽到那名強者問話,渣魁也是目光一轉,森然的說道。

    “我是來殺人的!”

    “我家二弟,在富天酒樓被惡人所殺,我追蹤兇手至此,一定要讓他血債血償!

    什么?

    這一句,不僅那位強者面色一變,其余的數百強者,也多是嚇了一跳。

    今日,到底是什么日子?

    不僅克森三霸被屠,就連渣魁的二弟也人殺害,這在以前,可是從未有過多的事情。

    “哼,敢殺渣兄二弟,簡直活的不耐煩了,究竟是誰,從這百人之中,找到了沒有?”

    這名強者,眼眸之中殺機迸濺。

    顯然,到現在為止,他還沒有將剛剛發生的兩件血腥事件,聯系在一起。

    不僅是他。

    旁邊的另外一些強者,在聽到二人的談話之后,也都紛紛開口道。

    “渣魁,你從這里找出那個兇手,無論是誰,我們幫你將他給當場斬殺!

    “沒錯,有人找死,我們就成全他,究竟是誰,他在哪里!”

    “”

    一個又一個的星球強者,紛紛開口。

    而聽到這些話,渣魁原本森人的面色頓時緩和起來,繼續森然的說道。

    “多謝各位老友!

    “據富天酒樓的老板說,殺死二弟的那個兇手,已經來到了克森拍賣場,是為了一名被拍賣的牢籠女子!

    “他是一個年輕人,他孤身一人,黑發黑瞳諸位,可曾有見過嗎?”

    什么?

    靜!

    當渣魁一番描述下來,周圍死寂一片。

    孤身一人,黑發黑瞳,為那些牢籠女子而來,這一刻,這些星球諸強的腦海之中,紛紛閃現出一道身影。

    那個變態,殺神!

    咕嘟!

    一個個星球諸強,盡數狠狠的咽下一口唾沫。

    顆顆豆大的冷汗,順著他們的額頭滴落下來,他們聲音顫抖的對著渣魁問道。

    “渣魁,你你確定是黑發黑瞳,為牢籠女子而來?”

    嗯?

    這一句反問,讓他渣魁眉頭頓時一皺。

    二弟血仇,這還有假?

    他怎么也想不明白,這些從拍賣所出來的強者,會是這樣一番神情。

    難道,表述有誤?

    而在渣魁剛要在描述一番之時。

    噠噠噠!

    一名黑發黑瞳的男子,帶著一群年輕女子,緩緩的從克森拍賣所內走了出來。

    “是他!”

    “一定是他!”

    只是一眼,渣魁就可以確認,正是這個該死的家伙,殺死了他的二弟。

    “快,就是那個混蛋小子,趕緊把他給圍起來!

    隨著渣魁的一句喝聲落下。

    呼啦啦!

    他帶來的數百名手下,齊刷刷而動,眨眼之間,便將寧天林等人,給團團的圍住。

    一時間,一股股滔天的殺機,將寧天林等人給籠罩在內,似乎只等渣魁一聲令下,就會被血濺當場。

    “小子,最后問你一遍,剛剛在富天酒樓,殺死我家二弟的那個人,是不是你?”

    這時,渣魁的雙目死死的盯著寧天林,森然的喝斥道。

    聽到這話,寧天林眉頭一皺。

    “死在吾手上的的螻蟻實在是太多了,不知道,你說的是哪一只螻蟻呢?”

    嘩!

    這一句話傳出,頓時讓得渣魁的那幫手下,嘩然一片。

    囂張,狂妄!

    他們怎么也沒有想到,一個僅有百歲的年輕人,竟然敢在渣魁大人面前耍橫。

    死的螻蟻太多?

    這,簡直就是在找死。

    而渣魁,差點被寧天林囂張的話語,給氣笑了。

    “真是一個不知死活的螻蟻!”

    一絲絲滔天的殺機,在渣魁猙獰的臉龐上閃爍不停。

    “小子,我身邊的諸多強者在此,你殺了我家二弟,說吧,你想怎么死?”

    怎么死?

    寧天林的嘴角一翹,目光一轉,盯著那些從拍賣所內,逃離出來的所謂強者,笑了笑。

    笑的人畜無害。

    然而,僅僅就是這么一笑意,落在那些強者的眼中,仿佛是死神的微笑一般,讓他們盡數激靈靈的打了一個寒顫。

    一個個被嚇得,就差當場屎尿橫飛了。

    嘩啦啦!

    當下,剛剛還與渣魁稱兄道弟的諸多強者,齊刷刷的站到了寧天林的身后。

    陣營轉變之快,令人乍舌,而后,一個個指著渣魁,聲嘶力竭的聲討道。

    “大膽渣魁,你還不趕緊道歉,你家二弟的血弄臟了這位先生的手,真是太可惡了!”

    “沒錯,這位先生一看就是人之俠者,斬殺你家二弟,一定是因為他神作書吧惡太多!”

    “渣魁,你竟然幫助你家二弟助紂為虐,真是喪心病狂,禽獸不如!

    “就是!怎么?渣魁你想人多欺負這位先生人少?那我們就只能拔刀相助了!

    “”

    這一刻,每一位星球強者,都指著渣魁的鼻子怒聲罵道,仿若他就是一個惡人一般。,

    這!

    渣魁懵了!

    周邊圍觀的其它武者,也都懵了!

    這踏碼的,到底發生什么?

    剛剛還張口閉口要同仇敵,共同斬殺仇敵的強者們,竟然因為對方的一個微笑,便盡數改變了陣營。

    這渣魁,現在就是一個人盡可夫,恨不得殺之而后快的兇徒,惡霸一般。

    看著對面陣營,一個個群情激昂的強者們,渣魁以及他身邊的手下,一個個嘴角一抽。

    這些人,腦子有病吧!

    顛倒黑白!

    死人可是他們這一方!

    他們實在是想象不出來,這些星球諸強究竟是怎么回事,怎么態度轉變的如此奇葩,讓人措不及防。

    “咳咳!”

    “諸位,他可是殺了我的兄弟,我死了一名親人,我才是無辜者呀!”

    不信邪的渣魁,再一次出聲強調。

    他更是在心中疑惑,難道這些強者們是受到了什么威脅,所以才會和他撇清關系,站到對方陣營?

    不可能!

    渣魁絕不相信,區區一個僅有百歲的年輕人,怎么可能威脅到百名強者。

    那么,究竟是

    聽著渣魁的話語,對面數百強者的額頭之上,都浮現出密密麻麻的冷汗。

    他們剛剛可是親眼看到,寧天林僅用一戟,就將克森三霸的腦袋給斬了下來。

    這個狠人,怎么能惹?

    不罵渣魁?難道要罵寧天林?他們可沒那個膽子,他們還想繼續活命!

    啪!

    當下,一名強者大手一甩。

    一個極其響亮的耳光,狠狠的扇在了渣魁的臉上,緊接著,怒聲喝斥道。

    “渣魁,你哪只眼睛看到這位先生動手的?分明就是那名酒店老板在胡說!”

    啪!

    一道巴掌聲,在渣魁的臉龐上響徹。

    “就算真的是這位先生動的手,那也是你家二弟神作書吧惡在先,罪有應得!

    又是一名強者,出聲喝斥道。

    然而,這還不止。

    啪!

    第三巴掌落下。

    “就是,一定是你家二弟太壞了,我們站在這里好好的,這位先生怎么不殺我們了?”

    啪!

    又一是一巴掌。

    “依我看,一定是你家二弟,不小心碰到了這位先生的利刃,把自己給活活戳死了!

    啪啪啪!

    眨眼之間,在一句句喝斥聲中,就有數十道巴掌,狠狠的落在了渣魁的臉龐上。

    懵了!

    渣魁被徹底的扇懵了!

    周圍圍觀的武者,也全部都傻眼了,他們也是第一次聽到,如此清晰脫俗的借口。

    簡直就是驚為天人。

    這還不止。

    為了能夠讓處于懵比狀態的渣魁,認清現實情況,那些星球強者,再次開口。

    “沒錯,剛剛克森三霸,也是一不小心,碰觸到了這位先生的利戟,不小心把自己的腦袋給割掉了!”

    “踏碼的,你會不會說話,明明是他們自己要弄死自己,和這位先生有半毛錢的關系!

    “就是,分明就是這位先生手中的利戟,幫助克森三霸脫離可苦海!

    “”

    臥槽!

    真是嗶了狗了!

    只是,正當渣魁等人,剛要“臥槽”之時。

    轟!

    什么?

    剛剛的那一句句話語,仿佛是一道驚天炸雷,在渣魁等人的腦袋之中,嗡嗡炸響。

    一瞬間,幾乎所有人都盡數明白,克森三霸,死在這名年輕人的手中!

    難怪!

    難怪這群從拍賣所出來的諸強,面對這位年輕人,就仿佛老鼠見了貓一般。

    這就是一個殺神!

    想到這里,渣魁等人,一個個只感覺頭皮炸裂,一股股涼氣,更是從他們的腳底板冒出。

    完了!

    這是渣魁的第一個念想。

    當下,脊背發涼的他,只感覺腸子都要悔清了,早知道這個年輕人,是這么一號狠人,他絕不敢提報仇二字。

    而現在,晚了。

    “你們要是還想活命,就替吾宰了他們!”

    寧天林淡淡的一句話,仿佛最終的宣判一樣,讓得身邊諸強,不敢抗拒。

    沒有遲疑,他們一個個精神一震,殺機迸濺而出。

    殺了渣魁等人,他們就能活命,這對他們來說,絕對是一個極為劃算買賣。

    賣渣魁等人的命,買他們自己命!

    值!

    “殺!”

    當下,一名名星球諸強,仿佛發瘋了一般,向著渣魁等人,爆竄而起。

    咻咻咻!

    一道道致命的攻擊,狠狠的落下,渣魁的一名名手下,被生生轟爆。

    尤其是渣魁本人,被數十名強者團團圍住,他們血肉,寸寸撕裂開來。

    凄厲不絕的慘嚎聲,猩紅無比的血腥氣,頓時充斥在克森拍賣所的大門口。

    不到一分鐘的時間。

    渣魁以及他帶來的數百名手下,全部命喪此次,一個個死狀凄慘至及。

    血腥至及!

    周圍圍觀的那些武者們,全部駭然欲絕。

    他們可是親眼看到,剛剛還煞氣滔天的渣魁等人,不但沒有手刃仇敵,還因為對方的一句話,而當場斃命。

    這真是莫大的諷刺。

    這年輕人,實在是太可怕了!

    一句話,就決定百人的生死!

    此刻,周圍的所有人,看向寧天林的目光,充滿了無邊驚恐和敬畏。

    只是,對于這一切,寧天林則是不以為然,他仿佛是在做一件微不足道的小事一般。

    甚至,他連看都沒有看渣魁等人一眼,轉過身,對著身后一百多名年輕女子。

    “走吧,吾帶你們離開這里!

    聽到這話。

    一百多名琳雨閣弟子,一個個驚喜交加,狠狠的點了點頭。

    “謝謝寧門主!”

    “謝謝寧門主!”

    而后,在寧天林大手一揮間,一名名女子,向著他的空間戒指一掠而進。

    緊接著,在一道破空之聲響徹之后,寧天林的身形,驟然消失不見。

    呼!

    直到這一刻。

    克森門口的數百強者,這才長長的松了一口大氣。

    剛剛的一瞬間,他們每一個都仿佛行走在刀尖一般,稍有不慎,就會當場斃命。

    殺神!

    每一個看向寧天林消失的方向,都充斥著濃濃的驚恐。

    只是在這時。

    一名星球強者眉頭一皺。

    “對了,你們有沒有感覺,那個年輕人的樣貌看起來有些眼熟?”

    什么?

    這一句,讓旁邊的諸強一頭霧水。

    怎么可能?

    他們這里地處偏僻,根本就不會有什么強者降臨的,要有,他們也早就記住樣貌了。

    這年輕人,肯定沒有來過這里。

    “這年輕人,好像就是那個寧寧什么”

    這一句莫凌兩可的話,卻是提醒了諸位強者,之前,他們并沒有仔細看寧天林的面容。

    但是現在想一想,似乎還真是有這么一個姓寧的年輕人,黑發黑瞳

    唰!

    在沉思片刻后,一名強者的眼眸之中,爆射出一抹精芒,渾身不由得顫抖起來。

    “我我想起來了!

    似乎是想到了什么可怕的存在一般,這名星球強者的聲音,都開始顫抖起來。

    而這一幕,也是讓得其余強者盡數眉頭一皺。

    “想起什么了?”

    “你真的見過他?”

    “怎么害怕成這個樣子了?”

    一名名強者疑惑的問道。

    而聽到這話。

    這名強者的嘴角,浮現出一抹驚恐和駭然。

    “不只是我見過,想必你們也一定聽說他的名號,看過他的視頻,他是寧天林!”

    寧天林!

    嘩!

    這一刻,所有的星球強者,徹底炸開了鍋,一個個的臉龐上,都充斥著濃濃的不可置信。

    他們看向寧天林消失的地方,神色復雜至及。

    “這寧天林竄掠的方向,正是九幽圣地!那里,怕是要不太平了!”

    九幽圣地。

    咻!

    一道流光掠過。

    “步云煙的氣息,就在前方!

    寧天林神識外放,微微沉吟了一下,前進的速度不由得又加快了不少。

    很快,便進入到九幽圣地的腹地。

    不僅如此,他愕然的看到,隨著越發接近目的地,周圍的九幽生靈,募然多了起來。

    十頭。

    百頭。

    千頭。

    眨眼之間,密密麻麻,足足有著數千頭的九幽生靈,盡數向著前方掠去。

    仿佛,那里有著什么事情,在吸引著九幽生靈一般。

    看到這幕,寧天林眉頭一皺,當下豎而細聽,頓時周圍那些生靈的談話,聽入耳中。

    “快,快點,要是再晚點,可就被人別拍賣完了!

    “那還用你說?人族圣地不是早幾百年就已經消失了,那些女子也不知道從哪里搞來的,竟然每一個都擁有靈魂!”

    “誰知道了!”

    “聽說是一個什么拍賣所的主人送來的,這人也是真傻,竟然不知道這些人有靈魂,現在傳開了,也沒法收場了!”

    “”

    這一刻,周圍的九幽生靈,紛紛議論著。

    靈魂!

    這些對于它們來說,都是絕對的好東西,每煉化一個,要遠比什么補品多要強上太多。

    在這之前,也會有帶有靈魂的人類被送進來,不過因為塔山王對人族圣地的管控,外界的強者很少得手弄到過。

    而聽到這些,寧天林眉頭一皺。

    想都不用想,他就知道這批九幽生靈口中擁有靈魂的人,是指誰?

    步云煙等人!

    當下,寧天林不再理會,目光一轉,繼續向著前方掠進。

    嗡!

    而就這時。

    一道刺耳的音暴聲響徹而起。

    所有人看到,一群體形龐大的幽冥生靈,以極其狂暴的勢頭,橫沖直撞而來。

    “那那是珈蟒它們,快躲開!”

    一瞬間,周圍的九幽生靈,紛紛面色一變,趕緊向著一旁避讓開來。

    但即便如此,還是有幾頭反應慢上一些的九幽生靈,被生生踩踏成了粉末。

    轟轟轟!

    滔天的勁氣,在那里肆虐。

    那幾頭幽冥生靈,甚至連慘叫都沒有發出來,便被珈蟒等人,碾壓而死。

    可憐至極。

    這一幕,把周圍所有的九幽生靈都嚇了一跳,它們想不到,珈蟒等人竟然會如此的殘暴。

    擋路者,死!

    這一刻,他們面色慘白如紙。

    “哈哈,一群不自量力的東西,憑你們還想得到靈魂,簡直就是做夢!”

    一道天雷般的爆笑這聲,從遠處傳了過來。

    所有看到,一條紫色巨蟒,昂然而立,它,便是兇名在外的珈蟒!

    “識相的,都給我滾遠一點!

    “擋我者,死,攔路者,同樣是死!”

    珈蟒狂暴的不可一世。

    而他的話語,更是讓那些九幽生靈紛紛如避蛇蝎,有多遠,就躲多遠。

    生怕被殃及池魚。

    只是在這時。

    所有看到,前方的一道身影,竟然仿佛沒有珈蟒的森然的警告一般。

    依舊是保持著原來的速度,在前方掠進。

    嗯?

    這一幕,讓所有九幽生靈一呆。

    它們想不到,竟然有人會如此找死,明知道會被碾壓,還不閃不避。

    完了!

    這一刻,周圍的九幽生靈,看向那名男子的背影,充斥著憐憫,仿佛已經看到,又是一只可憐蟲,被碾壓而死一般。

    “碾死他!”

    珈蟒顯然也發現那名男子。

    當下,嘴角之上,浮現出一抹森然的獰笑,而隨著他的一聲令下。

    轟轟轟!

    一旁的隨從陡然加速,以暴虐無比的姿態,向著寧天林的方向,狠狠的碾了過去。

    這一擊,仿佛老虎踩死螞蟻一般,簡直輕而易舉。

    轟!

    兩者狠狠的相撞。

    只是結果卻出乎了所有人的預料。

    一道滔天的光幕,讓得后方珈蟒嘴角的獰笑,瞬間一僵。

    他驚愕的看到,自己的那數名隨從,仿佛撞在了億年玄鐵之上一般。

    咔咔咔!

    一道道蛛絲般的裂紋,瞬變遍布了它們的全身,而后轟然爆裂開來。

    “不好!”

    珈蟒和它的其它手下,紛紛面色大變,當下不顧一切的向后暴退過去。

    這怎么可能?

    “有異寶護身!”

    狂熱!

    此刻,隨著一道驚呼聲響徹,所有九幽生靈的呼吸都開始變得粗重起來。

    一個個臉上,泛著濃濃的貪婪和興奮。

    只是,那道身影,卻像是什么事也沒發生,甚至連頭也沒有回,繼續向著前方掠進。

    只是速度上,快了不少。

    “好了!”

    “情況有變,我重新宣布一下拍賣的規則,從現在開始,此次拍賣,以物易物,勝者可得一名女子!

    說著,這次拍賣的負責人,一頭渾身漆黑如墨的黑虎,微微拍了拍手。

    “是的,黑虎大人!

    頓時,兩頭九幽生靈,抬著一張石桌,走了上來。

    所有人可以清晰的感覺到,一股股恐怖的氣息,從那張石桌上面逸散而出。

    極為詭異。

    看到周圍眾人疑惑的神色,黑虎微微一笑。

    “此桌,可鑒寶物品階,顏色越暗則是越差,越盛,反之!

    原來如此。

    眾人點頭。

    嘩啦啦!

    當下,從前往后一名名九幽生靈走上了高臺,開始進行比拼。

    一瞬間。

    桌面之上,彩芒涌動。

    每一個九幽靈拿出來各自的寶物,品類雖然盡不相同,但都只是泛起了幽幽的暗茫。

    唰!

    很快,第一個九幽生靈,淘汰。

    這只是一個開始。

    緊接著,第二個淘汰,第三個,第四個。

    隨著時間的推移,被淘汰掉的九幽生靈,也越來越多。

    噠!

    就在這時,一道腳步聲響起。

    珈蟒走了出來。

    看到這幕,整個場面微微一靜。

    “珈蟒大人底蘊豐厚,應該會有那得出手的寶物!

    每一個幽冥生靈,盡數充斥著濃濃的好奇,雙目死死的盯著桌面之上。

    在眾人的目光之中,珈蟒手掌一晃,一道流光向著桌面上閃掠而去。

    暗茫增長,越來越亮。

    一米!

    十米!

    百米!

    眨眼之間,彩茫暴漲了百米之高。

    寶物!

    每一個九幽生靈都被徹底的震撼。

    一瞬間,其余的九幽生靈一個個面色沮喪,顯然,他們已經準備認輸了。

    聽著周圍的驚嘆聲,珈蟒的嘴角微微一翹,滿臉的得意,他知道,此次勢在必得。

    “下一位!”

    在這時,黑虎對著下方的眾人喊道,而聽到這話,幾乎再有沒有一個人站起來。

    絕大部分,已經上過高臺,而剩下的的那些,顯然沒有信心勝過珈蟒,便選擇了放棄。

    看到這幕,黑虎當下便欲宣布結果。

    然而,他的話剛到嘴邊,便看到一名身形單薄的青年,慢悠悠的走了過來。

    噠噠噠!

    當聽到腳步聲,所有人齊刷刷的向著后方望去,他們想要看看,到底是誰,剛如此不給珈蟒的面子。

    “乖乖,這個小兄弟還真是不怕死呀,先不說寶物如何,這可是會被珈蟒記恨的呀!

    “簡直就是在找死!

    周圍滿是無語的唏噓聲,他們實在想不到,這個年輕哪來的這么大勇氣。

    而只有一人,看到寧天林的身影后,先是滿臉一驚,而后眼眸中充斥著亢奮。

    是寧天林!

    他怎么也沒有想到,寧天林竟然會親自降臨九幽圣地。

    只是,就在他準備上前之時。

    “混蛋,竟然是你!”

    隨著一道驚怒之聲炸響。

    嘩啦啦!

    珈蟒帶著數十名手下,瞬間將寧天林圍攏在內,一個個利爪閃爍,寒芒畢露。

    什么?

    這一幕,讓眾人驚呆。

    他們已經看出,這個不被看好的年輕人,顯然是得罪過珈蟒等人的。

    尤其是看到珈蟒那咬牙切齒的模樣,似乎還在對方的手中吃過大虧一般。

    這,怎么可能!

    每一個人都震撼的無以加復,尤其是高臺上黑虎,更是眉頭一皺道。

    “珈蟒,怎么回事,你認識此人?”

    “認識?”

    珈蟒的嘴角浮現出一抹怨毒。

    “這個混蛋,可是殺了我好幾名手下!”

    嘩!

    隨著這一句話落下,現場嘩然一片。

    手下喪命!

    難道,就是這個年輕人干的?

    這里,有些人已經聽說過剛剛的那件事,但怎么也沒有想到,會是這個年輕人干的。

    每一個的臉上,都泛著濃濃的不可置信。

    而珈蟒面色陰沉無比,死死的盯著寧天林。

    “小子,雖然僅是背影,但就算是化成灰我也認得,沒有想到你竟然敢來這里,真是狗膽包天,自尋死路!”

    他做夢都沒有想到,這個家伙竟然敢出現在自己面前,更是以這種大搖大擺的方式。

    這,簡直就是在找死,當下,珈蟒一揮手。

    “給我殺了他!”

    嘶!

    被珈蟒如此當面攪局,神作書吧為這場拍賣的組織者,黑虎的臉色掛不住了。

    “珈蟒,我不管你二人有何等恩怨,還請你看在我的面子上,事后解決!

    啪!

    然而,黑虎的話語剛剛出口,珈蟒便一巴掌狠狠的拍在了他的臉上。

    “你的面子?”

    珈蟒死死的盯著黑虎,嘴角兇殘顯露。

    “黑虎,你讓我給你面子?我上面那位,它的面子給你,你敢要嗎?”

    囂張,霸道!

    這一刻,珈蟒把所有人嚇一跳。

    而黑虎的臉頰,瞬間高高鼓脹起來,怒急攻心,但是,他卻不敢反駁。

    對方后面的那位,他可真是不敢得罪。

    噠噠噠!

    這一刻,珈蟒根本就不在意眾人的目光,他一步一步向著寧天林走去。

    轟!

    感受著珈蟒等人的森然,那名認出寧天林的強者面色再變,當下邁出一步,死死擋在了對方的面前。

    “你要不想死,就趕緊滾蛋!”

    而聽到這話,珈蟒的腳步一頓,嘴角獰笑連連。

    “我知道你,哮天犬!”

    說著,珈蟒掃了一眼眾人的臉龐,充滿了不屑。

    “你這個不知道從哪里冒出來的東西,別以為認識幾個老家伙,就可以在我跟前肆無忌憚了!

    嘩!

    珈蟒的話語,頓時讓一些人的怒火,沸騰到了極點,一個個死死的攥著自己的拳頭。

    哮天犬,上古地球幸存下來的強者,億萬之前的好友,豈是珈蟒能夠辱罵的!

    而對于這一卻,珈蟒卻毫不在意,他看著寧天林,嘴角浮現出一抹森然。

    “小子,不得不說,你的確挺讓我吃驚的,竟然有哮天犬這等人人物護你!

    “不過,還是不夠!”

    話落。

    唰唰唰!

    他身后的數十名強者,盡數腳步一踏,向著寧天林瘋狂的撲殺而去。

    這一刻,濃郁的殺機,將寧天林籠罩。

    而當哮天犬當下要出手之時,一只白皙的手掌,募然探出,對著那數十名強者,狠狠一拍。

    嘭!

    前方的整個空間,生生炸裂,而那些強者,甚至連慘叫都沒有發出,便被拍成了一堆肉泥。

    血腥,殘忍。

    靜!

    這一幕,極為突兀,此地的每一個人,腦袋全部都懵了。

    死了?

    足足數十名強者,就這么仿佛拍蒼蠅一般,就這么被一巴掌給拍死了!

    這怎么可能!

    一個個九幽生靈不斷揉著自己的眼睛,他們無法置信,也不敢去相信。

    直到確認眼前的那一堆堆猩紅的肉泥,全部都是真的之后。

    咕嚕!

    一個個不斷的吞咽著唾沫。

    “什么情況!”

    而珈蟒更是不堪,當下便蹬蹬暴退不止,他的面色慘白如紙,嘩啦啦的冷汗,洶涌流淌下來。

    “死死了?”

    珈蟒眼皮狂跳不止。

    那一股股刺鼻的血腥之氣,不斷的刺激著他的神經,讓他看向寧天林的目光,充滿了駭然。

    “臥槽,又變強了!”

    忍不住爆出粗口的哮天犬,看向寧天林的目光,充滿了不可思議,同時,他已經在心中把珈蟒當神作書吧一個死人。

    然而,寧天林對于這一切毫不在意,他的雙目死死的盯著珈蟒,嘴角森然畢現。

    “死!”

    轟!

    珈蟒頓時渾身一個激靈,來不及思考這個年輕人怎么會如此強橫,轉身一跺地面,便欲沖天而起,瘋狂逃竄。

    唰!

    他的反應,簡直快到了極點。

    只是,在他的身體剛剛騰飛而起,一只白皙的手掌,募然將他的尾巴,猛然抓住。

    “不!”

    珈蟒驚恐欲絕,這一刻,他只感覺自己仿佛被殺神抓住一般,死亡的氣息,令他膽寒。

    嗤拉!

    隨著一道撕裂的聲音響起,珈蟒的尾巴被寧天林狠狠撕裂下來。

    猩紅的血雨飄散,那種刺鼻的血腥,令人神作書吧嘔。

    啊啊!

    珈蟒整個身軀墜落在地,他捂住自己的斷尾,凄厲的嚎叫著,那磅礴的劇痛,讓他渾身顫抖。

    “小子,你究竟是什么人,你要是撕裂了我,也只有一個下場,那就是死!”

    珈蟒色厲內茬。

    他是九幽強者,而現在,竟然仿佛小雞一般,被對方撕裂,這讓他駭然欲絕。

    “你趕緊放了我,否則,我身后的那位星空巨人降臨,你即便再強,也要死無葬身之地!

    但是,聽到這種無所謂的威脅,寧天林笑了。

    “星空巨人?”

    “他已經來了!”

    什么!

    無論是珈蟒,還是周圍九幽生靈全部一愣,他們尚未明白寧天林的意思時,虛空之中一道嘶吼聲驟然響徹。

    一時間,風云匯聚,雷閃電鳴,仿佛末日降臨。

    “這這是”

    “是星空巨人的聲音!”

    珈蟒整個人一懵,而后狂喜至及,這位便是他背后的主人,星空巨人,珈皇!

    一瞬間,珈蟒似乎忘記了尾巴上傳來的劇痛,狂笑不已,他趕緊喊道。

    “珈皇大人,他要殺了我,快,快宰了這個混蛋!”

    珈蟒驚喜交加,尤其是他看到,在聽到自己的話后,虛空中勁氣越來越為猛烈。

    “哈哈,小子,你就絕望吧,后悔吧”

    只是,他的話尚未說完。

    嘭!

    一記鐵拳狠狠的轟在了珈蟒的身軀之上,他的整個身體,瞬間轟裂。

    這還不止!

    那追隨珈蟒的數十名隨從,也在一陣勁氣的肆虐之下,化神作書吧了漫天的血霧。

    只有那還還未來得及閉上的眼睛,證明著他們剛剛承受的磅礴巨痛。

    唰!

    高臺之后的那一具具牢籠,也被寧天林在袖袍一揮間,全部收入到空間戒指。

    “珈皇?”

    這一刻,不只是寧天林,哮天犬的面色更是瞬間難看到了極點。

    當年珈皇雖然與地球走的最為親近,但同時也與各族的關系糾纏不清。

    直到,地球一方大勢所趨,他便背叛地球,斬殺無數的地球的強者。

    想到這里,哮天犬眼眸之中的殺機,濃郁到了極點。

    轟轟轟!

    就在這時,一只恐怖的大手,驟然閃現,這只手,仿佛遮天蔽日一般,恐怖無比。

    它的速度,快的難以置信,所過之處,一切阻擋之物都被生生撞爆。

    “該死,快閃開!”

    哮天犬這一刻,對著九幽眾人瘋狂大喝。

    只是,他的喝聲剛剛響起。

    轟!

    遮天蔽日的珈皇之手,僅僅伸出一根手指,對著地面之上狠狠一點。

    嘭嘭嘭!

    一股恐怖無邊的威壓,從天而降,頓時,一名名九幽生靈,被生生的震爆。

    十個!

    百個!

    幾乎眨眼之間,全部被轟成了密密麻麻的血霧,彌漫虛空。

    一指,轟殺百人!

    死了!

    這一幕,讓得哮天犬等人,面色難看到了極點。

    而高臺之上的黑虎,則是一陣竊喜,幸虧剛才忍住對珈蟒的憤怒,要不然它的下場,絕對不會好過。

    “拜見珈皇大人!”

    一瞬間,就認清形勢的黑虎,率著眾人高聲跪拜,只求能夠活下來。

    “拜見珈皇大人!”

    與黑虎同樣想法的一些九幽生靈,選擇加入到黑虎一方,跪拜求饒。

    嘩啦啦!

    兩方陣營,瞬間形成。

    看到這一幕。

    轟!

    那一只恐怖的手掌,募然方向一轉,一根手指對著不到百人的九幽生靈,瘋狂轟落。

    “該死!”

    哮天犬面色陰沉至及,當下便欲出手,只是,有人比他更快,只見寧天林當下手掌一揮。

    咻!

    方天畫戟一閃而出,仿佛一根鋒利至及的利刺一般,向著那根恐怖的手指,狠狠的抵擋而去。

    咔!

    方天畫戟上攜帶的磅礴勁氣,似乎將整個空間爆裂,只是,剛剛掠至半空,便再也難以前進分毫。

    嗯?

    “方天畫戟?”

    寧天林的標志性武器!

    虛空中的恐怖手指仿若有自我意識一般,微微一頓后,一道虛無的聲音響徹而起。

    “好,真是太好了,省得我去找你,當日在蟲族的賬,就一起清算了吧!”

    “給我爆!”

    隨著這道森然的聲音落下。

    唰!

    那根手指,對著方天畫戟,狠狠的一戳。

    嘭嘭嘭!

    一絲絲裂紋瞬間布滿方天畫戟的全身,緊接著整根方天畫戟,崩裂成粉末。

    咻咻咻!

    而就在這時。

    那轟成碎片的方天畫戟好像有靈性一般,瞬間調轉方向,直直覆蓋在手指的指面之上。

    “給我滾!”

    仿佛天威般的怒喝,再一次的傳了過來,似乎那根手指的主人,又驚又怒。

    咔嚓!

    咔嚓!

    眨眼之間,那一根恐怖的手指,便被方天畫戟,生生的撕裂成一塊一塊。

    鮮血淋漓一片。

    尖銳的撕裂聲,從手掌的響徹而起,直到這時,珈皇才瞳孔一縮,正視寧天林。

    “好,好你個天林,有些手段!

    天威一般的聲音,再一次傳了過來,而聽到這話,寧天林嘴角一翹。

    “珈皇,你該死!”

    寧天林的聲音,殺意滔天。

    只是,對方僅是戲謔的笑道。

    “嘖嘖,寧天林,你當真以為你是無敵的存在,我現在要殺你,如同殺雞屠狗!

    話語落下。

    呼!

    恐怖的大手,僅剩下的四根手指,募然一攥,凝聚成拳,對這寧天林狠狠砸下。

    轟!

    空間寸寸坍塌,一股恐怖的死亡氣息,向著寧天林籠罩而下。

    咻!

    在這時,寧天林手掌一晃,方天畫戟對著那道恐怖的鐵拳,再一次的轟擊過去。

    只是。

    嘭!

    兩者相碰!

    咔咔咔!

    本就碎裂的方天畫戟,再一次爆裂,一絲絲細小的碎片噼里啪啦,墜落下來。

    “該死!”

    這一幕,讓得寧天林心頭一緊。

    只是,那張大手根本就不給寧天林反應的時間,狠狠一揮,再一次的轟砸而來。

    “寧天林,你去死吧!”

    珈皇鐵拳,泛著無邊的獰笑,他有信心,能夠一拳將寧天林給生生打爆。

    轟!

    這一拳,快到了極致。

    甚至,寧天林只能雙臂護體,各種能量勁氣,在體內瘋狂的運轉開來。

    嘭!

    眨眼之間,那恐怖的珈皇鐵拳,便狠狠的轟砸在了寧天林的雙臂之上。

    噗!

    寧天林一口鮮血狂噴出來,渾身是血,凄慘至極。

    “天林小友!”

    “寧天林!”

    這一幕,讓得哮天犬等人面色大變。

    當下哮天犬直奔寧天林,而那百名九幽生靈,向著那道恐怖的鐵拳撲殺而去。

    噗噗噗!

    一道道猙獰的傷口,對著恐怖的珈皇大手,瘋狂的劈殺,而這一次,將珈皇徹底的激怒了。

    “哼,你們這群不知死活的東西,全部都去死吧!”

    說完這話,那恐怖的大手,對著百名九幽生靈狠狠一拍。

    轟轟轟!

    一名名九幽生靈身體爆裂,眨眼之間,就有一半的九幽生靈盡數肉身碎裂。

    只是,這還不止,剩下的一些九幽生靈,當下便要逆轉精氣,打算自爆。

    只是這時。

    寧天林森然的聲音,驟然傳來。

    “突破,宇宙之主九段!”

    呼!

    這道聲音極為的突兀,他們只當是寧天林的戰斗的間隙,絕地突破。

    轟轟轟!

    隨著寧天林這道聲音的落下,一股股恐怖的氣息,從他的身上彌漫開來。

    恐怖森然!

    這一刻的寧天林,渾身氣息涌動,透漏著一種令人心悸的恐怖氣息。

    “竟然突破成功了,真是走了大運!”

    咔咔咔!

    在這時,虛空中的珈皇大手,四指再次狠狠一攥,一道道鐵骨爆響之聲,不斷的傳來。

    透著森然和暴虐。

    “寧天林,我念你是個可用之才,歸伏于我,我就繞你一命,怎么樣?”

    珈皇大手之上,誘惑的聲音,震天徹地。

    “歸伏你?”

    寧天林看向珈皇大手,嘴角泛著無邊的冰冷。

    “你還不配,要是反過來的話,或許吾還會考慮一下!

    什么!

    黑虎等人沒有想到,死到臨頭面對這等條件,寧天林居然還敢如此囂張。

    而珈皇徹底的怒了。

    “好,好個硬骨頭,既然你的骨頭如此之硬,那我就敲斷你的骨頭,砸斷你的筋脈!

    珈皇恐怖的聲音傳來,當下,他鐵拳微微一揮,對著寧天林再一次的瘋狂砸落。

    轟!

    這一拳,幾乎蘊含了珈皇的所有力量,帶著一片滔天的勁氣,爆砸而下。

    “天林小友”

    哮天犬面色煞白如紙。

    而寧天林側過頭來,給他一個放心的眼神后,頓時踏前一步,手掌一抖。

    又是一柄方天畫戟,浮現在手中。

    這還不止。

    九皇星辰錄,戰斗力陣法,在他的體內運轉開來。

    “這”

    感受到身體的變化,珈皇鐵拳微微一頓,當下不敢再給寧天林時間。

    “你要死,我一定要讓你死!”

    森然的話語落下,珈皇鐵拳,對這寧天林狠狠的轟擊而去。

    爆!

    這一擊,比之前的攻勢,更加的狂暴。

    恐怖!

    即便是黑虎等人,也都是嚇了一跳,全力一擊,他們可以確定,這一拳,絕對是珈皇鐵拳的全力一擊。

    呼!

    濃郁的狂暴攻勢,將寧天林的衣袍震得咧咧炸響,讓他的臉頰,都被刮的生疼。

    只是,寧天林面色不變,平靜不波,仿佛冰冷的寒石一般,對著珈皇鐵拳,方天畫戟,微微一揮。

    噗!

    這一擊,看似軟面無力,落在黑虎等人的眼中,頓時讓他們一愣,緊接著一個個狂喜至及。

    不過如此!

    變強之后的寧天林,戰斗力并沒有太大的變化,那么只有一個相同的下場。

    “死定了!”

    黑虎等人的嘴角,浮現出濃濃的森然,既然已經站到珈皇陣營,那么他們一定要看到寧天林死,才會放心。

    “死!”

    天威般的聲音傳來,珈皇鐵拳和方天畫戟,又一次的劈殺在了一起。

    噗!

    然而,就在這時。

    一股猩紅的鮮血飆濺開來,頓時讓得所有人愣住了,他們盡數看到,一道猙獰的血口,竟然出現在了鐵拳之上。

    深可及骨,仿佛一條無邊的溝壑,險些將珈皇鐵拳,給生生的劈裂。

    !

    慘叫之聲響徹,珈皇又驚又怒,將鐵拳一收而回。

    震撼。

    這一刻,黑虎等人,簡直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

    “這寧天林是怎么做到的!”

    他們剛剛甚至可以感覺到,寧天林與珈皇之間,突然一強一弱,極為詭異。

    然而,寧天林卻并沒有理會眾人的震撼,仿若這一切都在他預料之中一般。

    “你不行!”

    隨著話語落下。

    唰!

    寧天林身形一縱,向著珈皇鐵拳,暴竄而去,一記記戟茫,對著珈皇鐵拳,瘋狂劈下。

    噗噗噗!

    一道道鮮血飆濺開來,一條條猙獰的傷口,密密麻麻的浮現在珈皇大手之上。

    寧天林單手持戟,勢不可擋,透著瘋狂的暴虐。

    噗!

    又是一道戟茫閃過,一根恐怖的手指,被生生的劈落下來。

    啊啊!

    珈皇發出一道驚恐的慘叫,他不敢相信眼前的這一幕。

    “該死,我的手指!”

    這一刻,珈皇的五指,僅剩下三指,那磅礴的劇痛,簡直讓他癲狂。

    “死!”

    三指鐵拳,凝聚了珈皇的所有力量,一遍又一遍,對這寧天林砸下。

    鐺鐺鐺!

    寧天林單手持戟,瘋狂抵擋,但是這一刻,每一次的攻擊,都有著一道戟傷,狠狠的劈在珈皇鐵拳之上。

    道道猙獰的傷口,猩紅可怖,眨眼之間,仿若血色拳頭一般,瘆人至及。

    在這時。

    珈皇癲狂的嘶吼,響徹起來!

    “寧天林!你徹底激怒我了!”

    三指鐵拳停止了攻擊,在所有人駭然的眼里,只見那恐怖的珈皇大手,竟然開始融化開來!

    仿佛猩紅的血漿,在凝聚著什么恐怖的存在一般,緩緩的蠕動起來。

    幾乎瞬間,凝聚出一個血人,竟然和珈皇真人降臨一般,一股死亡的氣息,籠罩全場!

    “血凝成人!”

    寧天林看到這幕,面色一沉。

    珈皇,神作書吧為曾經的老牌強者,有著自己的一套秘術,而這便是其中之一。

    他可以用自己身體的任何一個部位,重新凝聚出一具肉身,而且具有珈皇的思想、以及戰斗力!

    雖然真正的實力,不及本體,但是依然恐怖至極,而這次,這個血人,便是三指鐵拳凝聚而成!

    只是可惜,隨著兩指被廢,如今珈皇凝聚出來的肉身,要再弱上一些。

    他的面色猙獰可怖,泛著無邊的怨毒,一雙猩紅的眼眸,泛著兇殘嗜血!

    “寧天林,你不該和我為敵,地球已滅,不可能再次輝煌,這是大趨勢!

    “而你,是逆天而行,注定不會有好下場!”

    凝聚出來的肉身,獰笑連連,看向寧天林,仿佛看一個死人!

    而聽到這話,嘴角浮現一抹濃濃的冷笑,淡淡的搖了搖頭,看向珈皇。

    “好下場?你還是先管管你自己吧!”

    轟!

    這一句話,仿佛一道炸雷,讓珈皇徹底的憤怒了,已經很久很久沒有人敢這么和他說話了。

    再次看向寧天林的目光,透著無邊的殺機

    “今日!我就先送你路。!”

    說完!

    珈皇身形一縱,猶如一道血電,向著寧天林暴竄而去!

    轟轟轟!

    他的雙臂鐵拳,對著寧天林瘋狂砸下,一道道紅光彌漫不斷。

    呼!

    一瞬間,一股死亡的氣息,浮現在寧天林的周邊,頓時讓他面色一凜,一戟對著珈皇,狠狠劈下。

    只是,在這時,異變驟起!

    嗡!

    方天畫戟,剛剛劈出!

    一道恐怖的猩紅血絲,便從半空驟然出現,狠狠鎖困在方天畫戟之上!

    這血絲,極為詭異,異茫閃爍,仿若活物一般,隨著方天畫戟的劈砍,竟然猶如液體一般,汨汨而動!

    劈殺不開!

    這……

    寧天林面色一沉,他只感覺,一股磅礴無的大力,從血絲狠狠一拉!

    嗤!

    整個方天畫戟,瞬間被猩紅血絲纏繞飛起,懸浮半空之中!

    “哈哈哈……”

    這一刻,珈皇笑的異常的囂張!

    “寧天林,你想不到吧?這是我用本命精血,凝聚出來的血鎖,”

    無論是什么武器,都難逃我血鎖的纏繞!”

    “而現在,沒有了方天畫戟,你可以死了。!”

    轟!

    珈皇的話語,讓周圍的黑虎等人,狂喜至極!

    他們都盡數以為,之前寧天林之所以能夠傷及珈皇,便是因為那柄方天畫戟!

    而現在,方天畫戟被鎖,他必死無疑。

    “殺了他!”

    “殺了他!”

    “……”

    這一刻,黑虎等人,盡數瘋狂嘶吼,一時間,亢奮的面色竟然有些漲紅!

    只是聽到這話,寧天林笑了!

    “誰說沒有方天畫戟,便殺不了你!”

    什么?

    這一句話,讓珈皇等人一怔,他們沒有想到,寧天林赤手空拳,竟然還有膽量說出這話!

    咔咔咔!

    寧天林五指緊握,一雙鐵拳,猙獰犀利,透著滲人的勁氣!

    “寧天林,你想用拳頭滅殺我?笑話!”

    珈皇狂笑不已,在他眼里,寧天林已然是待宰的羔羊!

    轟!

    然而在這時!

    寧天林身形一竄,向著珈皇一閃而來,他的鐵拳,一揮之下,對著珈皇的神軀,狠狠砸下!

    “找死!”

    珈皇嘴角泛著森然的冷笑,當下鐵拳一揮,狠狠迎去,幾乎眨眼,便轟擊到了寧天林身前!

    只需一寸,便足可將寧天林的鐵拳生生砸成一團血霧。

    就在這時。

    嗡!

    一道能量音波響徹,所有人盡數渾身一顫!

    而在這個空隙,寧天林的鐵拳,狠狠的向著珈皇的腦袋之上砸了過去!

    珈皇的身形,猛然一顫,他那眼神呆滯,仿佛瞬間被生生定格一般!

    嘭!

    鐵拳轟至,珈皇頓時感覺腦袋一震爆疼,整個人被狠狠的轟飛出去!

    一口鮮血,狂噴而出,一瞬間,珈皇面色煞白如紙!

    靜!

    這一刻,這里的一切仿佛都陷入了一片死寂一般,六秒之后,珈皇等人才從迷茫之反應過來!

    但是,當他們看到眼前的一切,差點驚駭欲死!

    “怎……怎么會!”

    他們簡直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

    敗了!

    “超級音波!”

    而在這時!

    珈皇驚恐欲絕的聲音響徹起來,他的眼神之,泛著無邊的驚恐和貪婪!

    “寧天林,殺了你,所有的都是我的了!”

    這一刻,在珈皇的眼里,寧天林簡直就是一個行走的寶庫,方天畫戟,戰斗力陣法,超級音波

    唰!

    珈皇鐵拳一抖,再一次對著寧天林暴殺而去。

    只是。

    咚!

    寧天林第二拳,狠狠砸在珈皇的腦袋之!

    咚!

    第三拳!

    咚!

    第四拳!

    ……

    這一刻,無論是旁邊的哮天犬等人,還是黑虎等人,都嚇了一跳,他們看到,珈皇的腦袋,鮮血滾滾流淌!

    皮開肉綻,凄慘無比,珈皇的眼眸之中,浮現濃濃的驚恐欲絕!

    “不!”

    他的聲音剛剛落下,整個人,再一次被徹底定格。

    嘭!

    寧天林的鋼鐵之拳,再一次狠狠砸在他的腦袋之上!

    咔嚓!

    頓時,一道裂縫從珈皇的頭顱之上浮現出來,這還不止,嘭嘭嘭,第二道裂縫,第三道碎裂……

    最后,珈皇頭顱之上,裂縫越來越多,密密麻麻,仿佛整顆頭顱幾乎爆碎!

    直到寧天林停下手中動神作書吧,珈皇驟然醒轉,仿佛嚇破膽的兔子一般,頓時暴退開來。

    他只感覺腦袋,幾乎碎裂,看向寧天林的目光,又驚又恐。

    逃!

    這一刻,珈皇怕了,瞬間,仿佛被嚇尿的老鼠一般,便欲沖天竄逃!

    只是!

    “你跑得了嗎?”

    寧天林嘴角泛著無邊的兇殘!

    “超級音波!”

    嗡!

    “不!”

    一聲凄厲的尖叫響徹,他再一次陷入昏迷之中,在這時,寧天林的鐵拳,對著他的腦袋狠狠轟下。

    嘭!

    珈皇的整顆腦袋,仿佛西瓜一般,生生爆碎開來,白紅液體,迸濺出來!

    只是,在這時,異變再生。

    唰!

    一絲絲猩紅的血漬,再次凝聚,一股狂暴攝人的氣息,從那里彌漫出來。

    “寧天林,是你逼我的!”

    珈皇真身降臨!

    寧天林面色一變,當下便欲后退。

    只是,就在這時。

    唰!

    珈皇的五指,驟然瘋長,變成一道道犀利無匹的利爪,對著寧天林的身體,狠狠一刺。

    噗嗤!

    寧天林的肉身,在那利爪之下,瞬間洞穿,猩紅的鮮血飚濺,

    這突然轉變的一幕,讓所有人盡數一愣。

    然而,這只是一個開始,珈皇的雙眸猩紅一片。

    唰!

    他整個人,身形仿若閃電!

    快到至極!

    看到這幕,寧天林面色一厲,當下手持利戟,和珈皇瘋狂的大戰起來!

    嘭嘭嘭!

    兩大強者大戰,恐怖絕倫,在這恐怖的余波之下,周圍的九幽強者,紛紛避讓。

    戰斗力陣法,超級音波,瞬間被寧天林全部使出。

    轟!

    死亡的氣息,讓珈皇膽寒,不過,他卻是憑借強悍的肉身,一次次躲過危機!

    “該死的寧天林!”

    珈皇怒了,他沒有想到自己真身降臨,竟然還會被寧天林逼得如此狼狽不堪。

    唰!

    他鋒利無匹的利爪一揮。

    “毀滅法則,現!”

    隨著這道聲音落下,寧天林周圍的空間,瞬間被死死凝固,仿佛空間之鎖,讓他難以掙扎!

    緊接著!

    一道道恐怖的勁氣,對著寧天林狠狠撕下!

    嗤啦!

    寧天林的身體,瞬間被狠狠撕成粉碎,密密麻麻的血霧,飚濺開來。

    死了!

    這一幕,讓所有人驚呆了!

    他們看著寧天林被撕碎的身體,一個個臉浮現復雜的神色,有亢奮,有擔憂。

    只是在這時!

    咻咻咻!

    只見,寧天林被撕碎的身體,驟然凝聚出來,仿佛閃電一般,向著珈皇襲殺而去。

    嘭!

    卻被巨大的反噬力,反彈回去。

    一次!

    十次!

    百次!

    都是同樣的效果。

    這

    寧天林心頭一緊。

    如此拖延下去,他倒是不懼,但是外面的哮天犬等人,可就危險了。

    “無敵金身!”

    轟!

    寧天林的身上,頓時發出一道轟鳴之聲,金芒加身,僅僅只是矗立在那里,就讓人膽寒。

    “哼,寧天林,不得不說你的秘法,當真讓我眼紅的厲害!

    珈皇一眼便看出了那金芒的不凡,不過,他的嘴角卻是泛著濃濃的獰笑。

    “你的那道金芒一定會消耗你不菲的精氣,我就看你能堅持多久!”

    說完這話!

    轟!

    珈皇利爪一抖,再一次對著寧天林爆殺而去,只是,卻仿若擊打在棉花上面一樣,沒有任何的效果。

    該死的,珈皇面色瘋狂。

    “碎空鐘!”

    咚!

    一道鐘聲響徹,仿佛震撼神魂一般,令得寧天林的身形,猛然一滯。

    而就這時。

    嘭!

    珈皇的一記利爪狠狠的轟在了那道金身之上,頓時,寧天林感覺腦袋一陣爆疼!

    一口鮮血,狂噴而出。

    這怎么可能!

    而就在寧天林感到不可思議之時,腦海之中,戰斗力系統的聲音響徹而起。

    “碎空鐘,混沌至寶,當年那位便是用這個,將“藥”下到地球的,不是你能硬抗的!

    什么?

    聽到這話,一擊遭創的寧天林,面色更加的慘白,他沒有想到,這宇宙中竟然還有這種至寶。

    只是,戰斗力系統并沒有理會寧天林的駭然,也不打算過多的去給寧天林解釋這些。

    因為完全沒有必要,今日過后,一切都將不復存在,包括那位,也將徹底失去對宇宙的掌控權。

    “你只要記住,大道五十,天衍四十九,我便是那遁去的一,代表無限可能和生機,就行了!

    轟!

    話落,寧天林只感覺到一絲絲玄奧的氣息,在他的腦海之中溢散開來。

    幾乎一瞬間,便被他吸收一空。

    是戰斗力系統消失了?

    這是寧天林的第一個念頭,但緊接著他又搖了搖頭,他更覺得,是二者合為一體了。

    而就在這時。

    又是一道恐怖的鐘聲響徹而起。

    只是,這次。

    這怎么可能?

    珈皇的臉上,浮現出濃濃的不可置信,他難以相信,這鐘聲竟然對寧天林無用!

    這一刻,他的眼皮狂跳不止,滴滴答答冷汗從他的額頭,洶涌流淌下來。

    仿佛,他想起了什么恐怖的事情一般。

    “剛剛寧天林吸收的那股詭異能量他突破天道了,成為宇宙掌控者了!”

    珈皇徹底的震撼了!

    碎空鐘,無物不控,無物不弒,此刻竟然無用,那一定對方超脫了天道之外。

    這怎么可能!

    轟!

    然而就在這時。

    寧天林體內的翁鳴之聲,終于是緩緩的停了下來,他的氣息瞬間暴漲。

    雖然金茫消失,但卻更加令人膽寒,不敢直視。

    “是真的!”

    “跑!”

    珈皇怕了!

    他有生以來,第一次心頭浮現出驚恐和畏懼,他可以清晰的感覺到,此時的寧天林絕對是不可抗拒的。

    咻!

    他的速度,快到了極致。

    只是在這時,他的腳步戛然而止,雙目死死盯著前方的虛空!

    在那里,一道身影浮現出來!

    正是寧天林!

    但是他的渾身下,透著不可抗拒的威壓,珈皇只感覺頭皮發麻。

    當下眼眸一轉,只見左右兩側,再次浮現兩個寧天林,仿佛他們本該就立在那里一般。

    然而,這只是一個開始,只見寧天林連手都沒有動,前方的虛空就開始震動!

    唰!

    “不!”

    恐怖的能量波動,讓珈皇驚駭欲死。

    轟!

    轟鳴之聲響徹!

    嘭!

    珈皇整個人,被生生擊的擊飛出去,一口鮮血,狂噴出來,整個人,虛弱至極!

    “饒了我!”

    珈皇怕了,趴在地上的他,不斷的掙扎哀嚎。

    只是,寧天林仿佛沒有聽見一般,手指輕彈,一道天道法則閃現而出。

    “不!”

    然而,他凄厲的慘嚎還未完全落下,便瞬間灰飛煙滅,連渣都沒有剩下,仿若不曾存在一般。

    靜!

    這一刻,陷入死一般的沉寂。

    哮天犬等人,則是亢奮的無以加復,此刻寧天林給他們的感覺遠比宇宙之主九段要強橫的多。

    宇宙掌控者!

    一定是!

    寧天林突破到了宇宙掌控者!

    而另一邊,黑虎一方在珈皇斃命之時,就幾乎嚇尿,已經開始瘋狂的逃竄。

    只是,就在這時。

    咔咔咔!

    一道道死亡的氣息,順著寧天林的周身,瘋狂蔓延而出。

    碎裂之聲,響徹不絕,眨眼之間,黑虎等人,盡數化神作書吧了漫天的碎片。

    尸骨不存!

    一個月后,地球,銀河的主星辰。

    無數的資源,開始向著這里匯聚,磅礴的靈氣,將整個地球包裹在內,整顆星球,瘋狂進化。

    僅是宇宙之主,便已經在這里誕生了百位之多,而且還在持續增長著。

    而地球所在銀河,也正在被地球的各種資源所陸續覆蓋著,這里,已經成為整個宇宙中,每個武者的圣地。

    一名名強者守護,整顆地球乃至銀河,被萬族朝拜,原因無它,只因為這里,是地球掌控者所在的星球。

    他名,寧天林!

    全書完。

    四百五十萬字,兩年多的時間,感謝大家支持!。
118图库公式规律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