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認冷灰
24號文字
方正啟體
    加WX公眾號:無名書坊,看更多小說..

    “青菀……”

    楚墨言低頭看著自己汩汩流出鮮血的胸口,臉色蒼白得不像話。

    “楚墨言,我這一生最恨人的欺瞞與背叛。你記住是我殺了你。來日黃泉路上莫要找錯了人!

    顧青菀神色漠然地說道。眼看著楚墨言咽下了最后一口氣方才將劍一扔,捂著臉失聲痛哭了起來。

    想要兩全,偏偏不能兩全。

    愛你的人親手死在你的劍下。你愛的人也喪命在你眼前。

    顧青菀,你這一生過得真失敗啊。

    低低的啜泣聲響在黎明前的樹林里。像極了一首哀歌。久久回旋。

    “哭什么……再哭你可就真的只能在地府見到我了!

    突然,身后響起一道熟悉的聲音。微弱,但帶著笑意。

    顧青菀猛地頓在原地。良久才緩緩轉過頭來,眼中還帶著淚花。

    楚慕昭半撐起身體,一手捂著破了個洞的左胸,有些蒼白的臉上帶了幾分淺淺笑意。

    “你果真是最愛我,這么快就手刃情夫了!

    楚墨言身死。叛軍群龍無首,加之被圍困許久。竟一瞬間兵敗如山倒。

    不過三日便悉數投降,楚慕昭自此布下的網終于收束。

    直到很久以后顧青菀才想清楚這場兵亂背后的含義。楚慕昭帝位未穩,朝中不服他的大有人在。正好趁此機會肅清朝堂。

    自此以后,楚慕昭才真算是坐穩了朝堂上這把天子的寶座。

    那時,顧青菀還問了楚慕昭一個問題:“倘若楚墨言并無逆反的心思呢?你這一步棋豈不是下錯了?”

    那時的楚慕昭微微一笑:“我原本是決意放他做個閑散王爺的。奈何——”

    最后半句話散在了風中。

    “人心不足蛇吞象!贝藭r的顧青菀小聲喃喃著,將手里的帕子甩在楚慕昭身上。做到窗前不理他了。

    楚慕昭“哎呦”一聲叫喚,顧青菀立刻繃緊了身體,卻別扭著沒有轉過頭來。

    他也不惱,捏著顧青菀甩在他身上的帕子,做出一副苦情模樣。

    “菀菀,我又如何惹惱了你,竟然要做出謀殺親夫的事來?”

    顧青菀抽了抽唇角,終于忍不住回頭:“誰謀殺你了,要不是你讓我用嘴喂……”

    說到這她幾乎說不出來,只漲紅了一張絕美的臉蛋瞪著他。

    楚慕昭挑起一抹笑,將顧青菀扔在他身上的那方絲帕摩挲了又摩挲,懶洋洋地說道:“這要忒苦,為夫喝不習慣也屬正常。若是待會吐了怕是沒什么藥效,我這心口的傷怕是又要嚴重了!

    顧青菀指著他高挺的鼻子說不出一句話來。

    那日顧青菀將楚慕昭從城郊背到城門幾乎力竭,幸而守城士兵認出了楚慕昭,經過太醫的診治她才知道,楚慕昭這家伙的心臟竟然長到了右邊。

    命不該絕,百姓之福,那日為他治傷的太醫搖晃著腦袋感慨道。

    那是,福氣都給百姓了,輪到她這就要吃苦受累了,時不時還要被這家伙耍耍流氓。

    顧青菀咬牙切齒地想道。

    但看著那人只是好整以暇地玩著那塊帕子,床邊的藥湯都快冷了。

    顧青菀咬咬牙,快步走過去端起那晚烏黑的藥湯往楚慕昭面前一遞:“最后問你一次,你喝不喝?”

    楚慕昭抬眼看她,眼神中帶著幾分癡戀,顧青菀別開了頭,端著藥碗的手往回收:“不喝算——”

    話音未落那男人便端過她手里的藥碗一飲而盡,然后在把空蕩蕩的藥碗放到了她的手上。

    顧青菀這才一勾唇角:“早喝了多好,堂堂一國之君竟然怕喝苦藥,傳出去怕不是讓人笑掉大——”

    突然她的手輕輕被那人拉住了,顧青菀未能說出口的“牙”字也吞下了喉嚨。

    “菀菀,我不怕喝苦藥,卻害怕沒有你的苦楚人生!彼念~頭抵著她的手掌,輕輕地蹭了蹭:“我再也不要過那樣的日子了!

    顧青菀渾身僵住,她轉頭,看向楚慕昭的眼眸帶上了幾許濕氣。

    沒有你的余生對我來說何嘗不是痛苦難當呢。

    這個她曾愛若生命的男人,這個在她人生中留下重重刻印的男人,無論悲喜,不談從前往后,她的內心一直都在誠實地告訴她自己。

    楚慕昭,是她唯一愛過的男人。

    唯一。

    她于淚光中輕輕揚起眉梢,輕輕地說道:“你現在有什么想跟我說的嗎?”

    楚慕昭在她掌心印上一吻,目光虔誠而溫柔:“顧青菀,再嫁我一次可好?”

    顧青菀輕輕點頭:“好!

    三個月后,帝后大婚。

    鮮花鋪滿帝京迎親的大道,百姓們擠擠攘攘在過道兩旁,對這位能讓當今圣上再行婚典的皇后娘娘十分好奇,人群中議論聲絡繹不絕。

    滿城飛紅,顧青菀的車駕儀隊從十里長街的這頭排到那頭,當真是十里紅妝,不可方物。

    臨街的茶樓有說書的先生一拍醒目:“今日來說說咱們這位著名的皇后千里走單騎,只為給當今圣上送西南虎符。話說那日……”

    說書先生說得神乎其神,儼然把顧青菀描述成了無所不能的九天玄女,吃瓜群眾聽得津津有味,時不時叫一聲好。

    唯有靠窗的兩個客人沒有起身喝彩,左側那位女子拈了一顆瓜子漫不經心地剝開,聽對面那豐神俊朗的男人笑得愈發猖狂便將手里的瓜子塞進了他的嘴里。

    “吃你的罷,又笑話我!鳖櫱噍艺f道。

    楚慕昭嚼了那一把瓜子仁,給顧青菀倒了杯茶,嘴角是藏也藏不住的笑意。

    “話說你不會真是九天仙女下凡塵吧?西南封地倒帝京少說也有四五日路程,你如何能三日就到了呢?”

    顧青菀想了想,一本正經地說道:“看來我得回去收拾一下東西,自古仙凡兩隔,萬一哪一日被天帝發現了還能盡快跑路!

    說著就起身走了下去。

    “誒,那可不行。你要跑路也要帶上我啊,凡夫俗子楚某某求玄女大人庇佑!

    “想得美!

    談笑聲漸漸遠去,他們坐過的小桌上,放著一錠元寶,下面壓著楚某某用內力寫出的一行小字。

    只愿此心同,相攜到白首。

    (完)

    ,..!加WX公眾號:無名書坊,看更多小說
118图库公式规律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