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認冷灰
24號文字
方正啟體

第七百七十九章 生變

    事實證明也確實如此,因為不但身邊有潘崇徹這個明師,何況還有十二生肖這個巨大的壓力。

    曲去疾都不知道自己經歷了幾場生死廝殺,尤其第二次面對土豬的時候,幾乎便被土豬襲殺。但是曲去疾挺過來了,更相信自己獲益匪淺。

    即使到如今,自己身上外傷還沒有盡好,但是要說心態的話,曲去疾卻感覺到,如今的自己比什么時候都要強大。

    就好比明知如今身邊有個炸彈,但是曲去疾還是大膽的把她帶在身邊。

    即使突然面對這次襲殺,他都從來沒有想過,這會是這個少婦的安排。因為以少婦的這種身手和深不可測,如果還需要用這種手段,曲去疾知道自己就更不須畏懼。

    自己出發來楚地馳援,雖然行動極度的保密,但是曲去疾知道自己的行蹤在遂州城,一定無法瞞過以刺殺為主的十二生肖。他們這種隱秘的耳目,就是他們成功的主要原因。

    雖然遂州城也有密黨分部,甚至曲去疾也算遂州城密黨分部的副負責人,也不敢說可以揪出十二生肖所有的探子來。這些人就像一些隱藏在地下的生物,往往都無影無形。

    只要自己一有風吹草動,對方就會無時無刻不在關注。曲去疾相信十二生肖對自己恨之入骨,雖然他們不一定知道,四個人大部分死于自己之手。

    自己神作書吧為遂州城最高統領,和潘崇徹互相牽制合神作書吧,對方應該也是了如指掌。這一點曲去疾從來不會得意和自傲,可以說十二生肖對自己也會恨之入骨,因為自己和潘崇徹的原因,十二生肖在遂州可是折損了主要四名干將。

    雖然這段時間他們似乎沉默了,用潘崇徹的笑話來說,自己將要承受十二生肖更加強大的襲殺,和更強烈的狂風暴雨。

    神作書吧為一個殺手組織,十二生肖還沒有過敗績,而在對付潘崇徹的時候,十二生肖的無往不利不存在了,居然被遂州城阻隔了。他們一定會調查,一定最終會知道是被曲去疾攪亂了。

    曲去疾從來沒有想過去隱瞞,這是一種榮耀!

    雖然危險和榮耀并存,但是曲去疾無畏無懼。所以美女蛇那四個人的身體,才會依次被懸掛,在遂州城城墻外示眾。

    這也算是一種威懾!

    對于一個組織來說,這不但是一種恥辱!

    也是十二生肖絕對不允許的事情,可是被曲去疾執行了。如果發生這樣的事情,天下和江湖上都知道了,以后十二生肖還如何面對江湖上的同道,還如何去接受客戶的訂單。

    感受到巨大殺機和壓力的時候,曲去疾忍不住爆發最大潛力,發出一聲巨大的暴喝。手中橫刀幾乎便是亂舞披風,擋開了原有的兩個人的攻擊。

    而那胯下寶馬玉獅子,似乎也心有靈犀一般,快速的接連后退了幾步。不但讓陳方的力盡,曲去疾避開了鋒芒,而且一旁斬馬刀已經在手。

    腳下在馬鐙子上一跺,曲去疾人飛身而起,快速的迎空而上。斬馬刀帶起一股蕭殺的冷清,霍然便朝陳方正面斬去。

    這一路的馳援,雖然看起來無驚無險,此刻遭到人數不多的一股襲殺,卻已經完全超出了預想。

    刀光在朝陽里如飛瀑,又恍如流星劃過蒼穹。

    清脆悅耳的兵器聲,有時恍如驚雷裂空,有時又如珠落玉盤。只見刀光裂空,清冷的金屬碰擊的聲音。

    四周似乎虛空中人影瞳瞳,完全變成了這兩個人的爭斗。大家看到這連續不斷的攻擊,一時間便知道都插不上手。和自己對手的招式都變了,身手似乎都緩慢了下來。

    忽然,似乎天空中有那么一絲停頓,似乎一切安靜了下來。

    一道鮮血噴濺,就像怒放的鮮花,被暴雨打落到泥地。

    令人驚艷的殷紅,鮮血狂灑!

    讓人震耳欲聾的兵器接觸,金屬摩擦的聲音停頓。在這一刻似乎超長的安靜,發出的所有聲音快速消失。

    也就在這一刻,似乎場中都安靜了下來,當真是鴉雀無聲。因為幾乎所有人都停手,不管是否占據優勢的人,此刻都停了下來,都看向了場中那安靜之處。

    不管是負傷了的那幾個人,原本屬于曲去疾的親衛,還是正在圍剿這些人的陳方手下的探子們。大家似乎都感受到了震撼,在這一刻都有些不約而同的擔憂。

    畢竟,雙方都知道,陳方和曲去疾才是重點。自己這些人的爭斗,其實沒有絲毫的意義。

    曲去疾隨行的十二個親衛,在開始遭受襲殺的時候,就有五六個遭受了重創。剛剛被陳方帶來的人圍攻,雖然抵死的守住了攻勢,卻也付出了慘痛的代價。

    如果不是這一刻住手的話,只怕也堅持不了多久。

    至于真正的拼命,就不知道究竟會有多少變數了,估計那是誰都不想見到的。

    而陳方這邊帶著的小隊探子,雖然人數比曲去疾這邊多上了幾個,可是畢竟不如曲去疾親衛這般悍不畏死。看到十二親衛里有幾個人重傷了,以為很好就可以收拾一番。

    誰知道一番爭斗圍攻下來,不但沒有誅殺掉這些人,反而自己這邊也受傷了幾個。因為這些人根本沒有合擊的好經驗,本來有些優勢,可是發出圍攻之后,反倒成了牽絆。

    他們便知道這些人不是如此好收拾,各自心中對這些親衛的忌憚更甚。尤其看到這些親衛凌厲冷靜的眼神,整齊劃一的反擊,立時令有些人心里居然發突。

    陳方帶著的這些探哨,他們只是軍中的探哨而已,畢竟不是肅清蕭殺的死士。面對十二個親衛的齊心,本來他們的身手也不見得強。雖然多了幾個人,可是一時下來,發現自己這邊反而不能奏效。

    他們哪里知道,曲去疾這些親衛均可獨當一面。而且他們在東關軍院就研習了一項《鎖龍八式》的奇術,平時合擊的時候,可以匯聚一股強大的力量。

    這種合擊之術不但可以獨自為敵,聯合起來更是一種微妙的陣法。就是一般江湖上的高手面對,如果不懂陣法之道都會無比忌憚。
118图库公式规律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