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認冷灰
24號文字
方正啟體

第一百二十八章大結局

    加WX公眾號:無名書坊,看更多小說    老女人恭敬的說道:“其實我們也不想這樣做,但是欺負新人,這是牢房里的規矩!

    我開口說道:“哪兒有這么奇怪的規矩,難道你們不怕那牢頭!

    老女人說道:“這個規矩還是牢頭他們暗中規定的!

    我心中一陣疑惑,這牢頭難不成是瘋了不成,居然敢這樣做。

    老女人見到我的疑惑,解釋到:“能進這牢房的人哪個不是惹事的主,所以新人一進來,都會被老人教訓一番,殺殺他們的銳氣,讓她知道這監獄可不是像她還在外面一般,若是不聽話,就會吃苦頭。像一個被馴服的綿羊一般,以方便牢頭日后的管理。我一開始看大姐大你進來,看到你是一個小孩兒,也不想欺負你,但是若是我不按規矩辦事,反倒是明天還會被管監獄的人找去教訓!

    原來如此,不過這個規矩卻是有些太過霸道,但是惡人還惡人磨,這樣管理反倒是更合適,這樣監獄的警察就只管理這些寢室的老大就行了,也不用全部一個個都管理。

    我開口說道:“萬一是被冤枉進來的呢?”

    老女人說道:“那就更要被收拾了,不然整天都因為自己是冤枉的大吵大鬧,這監獄還不鬧翻了天。所以每一個寢室都會有一個室長,來管理這個寢室,但是實則是這間寢室的老大。這個室長都是寢室自己選出來的,監獄的警察不會管這件事!

    好吧,原來如此,看來這監獄也是暗無天日,不比外面好多少。

    既來之,則安之,雖然這牢房不是什么好地方,但是人在江湖飄,哪有不挨刀的,想到這幾個女人,也許自己可以把這幾人收回小弟,我紅漣漪就算是到了監獄,那也要做這監獄的扛把子。

    “你們幾個給我過來!”

    我睜開雙眼,對這幾個女人說道。

    有了剛才的教訓,這幾個女人一聽到我的話,就趕緊走了過來。

    我開口說道:“那現在我打敗了你們,是不是我就是你們的老大了?”

    老女人趕緊說道:“對,現在你是我們老大了,趕緊叫人啊,還傻站著干嘛!”

    “大姐大好!”

    這幾個人干嘛對我喊道。

    “好好好,以后我不止要做這間寢室的老大,還要做整個牢房的老大,你們明天帶我去見其他寢室的老大,我要他們全部臣服我!”

    這一番話說出來,讓我自己都感覺到一陣熱血澎湃,我新收的小弟趕緊答道:“好!

    這可是我在這監獄稱霸的第一批根底,我的腦海中甚至已經勾畫出在監獄中呼風喚雨,小弟成群的場景。

    “噠噠噠”

    這時,一陣皮鞋聲音響起,兩個警察走到了牢房前,將牢房打開,指著我說到:“你,出來!

    “你們等著我,待我回來,帶領你們稱霸監獄!”

    我從床上跳了下來,對著幾人說道。

    說完,就在這兩個警察的帶領下走出了牢房。

    這兩個警察沒過多久,就將我帶到一個刑房中去,這里面擺放了各種懲罰犯人的工具,有燒紅的烙鐵,有各種鐵鉤正中間掛著一個血淋淋的人,手上和腳上都套上了鐵鏈。

    整個房間看起來跟十八層地獄一般。

    跟古代的那處罰犯人的一樣,看的讓人有些出戲。

    我剛一進來,這個人就跟發了瘋一般,將鎖在身上的鐵鏈拉扯的嘩嘩作響,張牙舞爪的向我撲來,大聲狂叫:“哈哈好香,是女人的味道,女人,給我,我要女人”

    好沒靠近我,就被身上的鐵鏈拉住,一旁的警察連續用警棍給在這人砸了幾棍,將其敲暈了過去。將這人直接吊了起來。

    一旁放有一張輪椅,上面坐著一個打滿繃帶的人,此人正是許歡,只見許歡拿著手中的葫蘆在那里琢磨,看到我來了,開口說道:“你”

    不等這許歡的話說完,我趕緊開口說道:“放心,你有什么問題我一定知無不言!

    當然,雖然這么說,但是其實我心中卻是有自己的注意,反正糊弄糊弄這許歡就得了,他又不懂這修道之事,應該還是很好糊弄的。

    這許歡看到我這樣,卻是笑著說道:“還以為你是什么英雄人物,不過爾爾,當初你在醫院的時候,可是比現在要硬氣的多!

    什么英雄不英雄,什么硬氣不硬氣的,這些都是騙人的,又不是痛在他身上,人家只是一個小女孩兒,我可不想被打的皮開肉綻的,這定是許歡使的殺雞給猴看的手法,想要嚇唬我,不過還真是有用。

    我趕緊裝著可憐說道:“這是識事物為俊杰,更何況我也不是什么英雄,我只是一個小孩子!

    許歡手一招,開口說到:“把那個人也帶進來!

    小笨徒兒這時被兩個人押了進來,一看到我在這里,一下將押著他的兩個人掙開,走到我身邊說道:“小師傅,你沒事兒吧!

    我能有什么事,好歹也是白云扛把子,開口說道:“為師有神功護體,自然不會有事!

    小笨徒兒一步走到那許歡面前,開口說道:“混蛋,趕緊放了我師傅,不然我就啊!

    小笨徒兒話還沒說完,就慘叫了一聲,癱軟在地上,不停抽搐。

    只見一個手中拿著電擊棒的男人站在他身后,看到這小笨徒兒還在地上掙扎,又給小笨徒兒補了一棒。

    我趕緊說到:“許歡,你到底想要干嘛?”

    許歡笑著說道:“你只要幫我一件事我就放了你們!

    我趕緊問道:“什么事?我先聲明,要是想要復活葫蘆中的那個女人,是絕不可能,人死不能復生!

    只見許歡身上從輪椅上站了起來,看著我笑著說道:“救她?怎么可能,她也配?這是個小丫頭,那個故事那你還真的相信了?”

    我心中大驚,后退幾步,大聲問道:“你到底是什么人?”

    許歡開口說道:“什么人?和你一樣,都是修道之人,只不過你們走的是正道,我走的是魔道!

    說完,許歡走到那個吊起來的那個男子面前,從一旁的燒得正沸騰的水舀了一瓢起來,一瓢潑在那人身上,這水敢剛一潑到這人身上,這人就被燙的一下醒過來,痛苦的鬼哭狼嚎。

    許歡上前一把捏住那個人的喉嚨,手上用力一捏,只見那人脖子上被燙的本就發白的肉被掐出了幾個血槽,許歡將那人的頭抬起來說道:“你說不說?”

    “嚇嚇說你娘的腿!

    這人也不知道是人是鬼,披頭散發,臉上全是血跡,身體瘦的宛如一根干柴一般,聲音就和鬼發出來的一般。

    不過雖然看起來人不人鬼不鬼的,但就憑這份勇氣,我也忍不住給這人露出一個大拇指。

    許歡松開這人,將一旁燒紅的烙鐵拿起,按在這人胸膛上。

    “嘶還真特么疼啊,龜孫兒,還有什么本事都使不出來吧,我王浩要是怕了,就是你兒子”

    看到那燒紅的烙鐵在王四胸膛上燙的吱吱作響,青煙寥寥,連我都跟著起了一陣雞皮疙瘩。

    王浩?什么,這人就是王浩?

    怎么可能,不是說他已經死了嗎?

    這是怎么回事?怎么會被許歡關在這里?

    突然感覺自己的大腦完全不夠用了,根本搞不懂到底是怎么回事。

    我開口說道:“他就是王浩?這到底是怎么回事?”

    許歡聽到我話,哈哈大笑起來,將葫蘆的塞子打開,我想要阻止,可是已經遲了,只見那許歡對著酒葫蘆猛然一吸,里面的那個鬼魂就被許歡從酒葫蘆中吸了出來。

    那女鬼剛一出來,就被許歡一把捏住,在許歡手中痛苦的掙扎。

    王浩看到這個鬼魂,失聲喊道:“你這個畜生,你居然抓了小玉的魂魄,你不得好死,你快放了她!”

    許歡哈哈大笑,對王浩說道:“哈哈哈,當日被你打成重傷,差點被這女鬼得逞,說到底還得感謝下這個人呢!

    說完,手掌對著我一抓,一股巨大的吸力朝他手中發出,還沒等我反應過來,身體就被他一把吸到手中。

    “吼!死!”

    只見一個巨人突然朝許歡撞來,將許歡直接撞飛出去,這巨人正是小笨徒兒。

    小笨徒兒突然運行起功法,直接暴起。

    鬼魂也趁機掙開,一下回到酒葫蘆中,我趕緊將酒葫蘆搶到手中。

    小笨徒兒將我一把提起放在他背上,我趕緊雙手抱住小笨徒兒的脖子。

    “開槍!”

    許歡從地上爬起來大聲說道。

    那幾個警察趕緊拔出槍對著小笨徒兒。

    小笨徒兒猛然一腳跺在地上,整個牢房都搖晃了起來。

    嘭嘭。

    幾聲槍響,子彈卻是打偏了,在墻壁上留下幾個彈孔,幾道陽光通過墻壁照射進來。

    “將這人帶上,撞開墻跑!

    我趕緊對小笨徒兒說道。

    小笨徒兒將被吊著的王浩身上的鐵鏈一下扯斷,抱起王浩,一頭撞在墻壁上,撞出一個大窟窿,散開腳丫子就一路狂奔。

    還好這監獄是建立在荒郊野嶺的。

    小笨徒兒跳過那高高的圍墻之后,就進入了一處茂密的森林中,三兩下就將后面的追兵全部甩開。

    雖然小笨徒兒勇猛,但是身上卻是也中了一槍,還好沒打在要害上面。

    小笨徒兒雖然沒有練到子彈都打不穿的境界,但是只要不被打倒要害,也不會有性命危險。

    說來也是巧了,小笨徒兒又是和我跑到了先前的位置,這個地方正是當初我們下火車休息的地方,當初就是這在這里,被那鬼捉弄了。

    我開口對小笨徒兒說道:“將這人放下吧!

    小笨徒兒聽到我的話,將手中那具瘦弱干柴的王浩丟在地上,身體恢復正常。

    只見小笨徒兒腳下一軟,就昏倒在地上,我上前將小笨徒兒扶起,只見小笨徒兒胸前中了一槍,紅色的鮮血正不停往外流淌。

    “玄氣一體,化形為物,隔空取物!”

    我念起咒語,手指對著小笨徒兒的傷口一指,緩緩上移。

    小笨徒兒發出一聲痛苦的呻吟,滿頭大汗。

    只見一顆被血液包裹的子彈慢慢從小笨徒兒傷口處取出。

    子彈最后徹底取出,小笨徒兒疼的大口喘氣,臉色蒼白的可怕。

    我也累的不清,隔空取物這只是一種小法術,但是難在這顆子彈卻是偏偏又正好射在小笨徒兒胸上兩根肋骨之間,要不是小笨徒兒皮粗肉造,這子彈要是刺到了五臟六腑可就麻煩了,但是要取出這顆子彈也是不易,力氣用大了,卻是會傷到小笨徒兒的筋骨,力氣不大,卻是又卡在骨頭的縫隙只見不出來。

    將子彈丟到一旁,我開口對小笨徒兒說到:“笨徒兒,忍住啊,”

    說完,我從地上撿起一片樹葉,在上面快速畫了幾個道訣,口中咒語念起,將葉子一下按在小笨徒兒傷口上,只聽見一陣烙鐵放在肉上面制止作響的聲音,一陣青煙從樹葉上冒起。

    我本來把左手在小笨徒兒嘴前,擔心他忍不住巨疼會咬到自己的舌頭,可是小笨徒兒卻是根本沒要咬我的手,雙眼瞪的老大,口中只是喘著粗氣,沒有發出一點喊聲。

    我將樹葉從小笨徒兒傷口上去掉,只見樹葉中間已經被燒出了一個孔,小笨徒兒的傷口也是被燒得血肉模糊,不過這樣卻是止住了血。

    還好以前在白元觀還是學了不少的東西,現在派上了用場。

    我將小笨徒兒扶到一旁的樹下,讓他在靠著休息。

    我走向一旁的王浩,本想問他這件事到底是怎么回事,卻是見到王浩從地上爬了起來,看著我哈哈大笑。

    這王浩這是何意,難不成是被打傻了不成,我開口說道:“你怎么了?”

    王浩開口說道:“這賊子現在連苦肉計也用上了!

    這王浩還真是奇怪,什么苦肉計,我開口說道:“你可以告訴我到底是怎么一回事嗎?”

    王浩說道:“你們二人難道不是那許歡派來的?這許歡對我還真是煞費苦心,最開始是對我嚴刑拷打,后來發現奈何不了爺爺,就開始使一些下山爛的手段,給我喂食大量的催情之物,卻是又把我捆綁起來,不讓我發泄,讓我在被折磨的神志不清的時候,又開始安排你們兩個來故意將我救走我,然后我就會報恩將那個秘密說出來,哈哈”

    這王浩估計還真是被打傻了,真是好壞不分,我開口對他說道:“我才懶得理你,這件事知道的越多,我反而是越迷糊了,我才懶得管你們,我救你出來只是舉手之勞而已,反正你在小笨徒兒手上也是輕若無物。我走了,懶得管你們這些破事!

    說完,我直接走向小笨徒兒,將小笨徒兒從地上從地上扶起來。

    我對小笨徒兒說道:“走,小笨徒兒,我們去找小玉的媽媽去!

    那王浩聽到這里,卻是慌了,趕緊開口說道:“等等,你們別去找她!

    我冷哼一聲說道:“哼,你不告訴我事情的真相,我就自己去查!

    王浩不知到在考慮什么,開口說道:“這件事不關她們母女倆的事,都是我一個人惹的,小玉因為這件事已經死了,我求求你們別再去找小玉母親的麻煩了!

    經過那許歡的事,我已經不會在輕易相信別人說的話了,說到底,我還得感謝這個許歡,這是我在出來學到的第一課,永遠不要輕易相信一個不熟悉的人。加WX公眾號:無名書坊,看更多小說
118图库公式规律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