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認冷灰
24號文字
方正啟體

第三千一百八十一章 接連擊殺

    從表面上看來周圍空間廣闊,可實際上翁本等一群人被困陣法之中,活動范圍也在進入陣法的一刻開始受到了限制。

    翁本等人察覺身陷陣法中的時候,就已經感受到,不管眾人如何飛馳,始終無法脫離這一片山坳區域。明明感覺到自己在全力朝著一個方向快速飛行,可是當飛出了一段距離后,卻會驚訝的發現自己又重新回到了原來的位置。

    普通的迷幻大陣當然無法做到這一步,可是現在左風所構建的陣法中,卻是動用了林家傳承的迷幻陣法。林家在玄武帝國得以同其他世家平起平坐,所以依靠的不是家族的底蘊,更不是武者戰力,就是憑借這一直傳承下來的迷幻大陣。

    借助林家的傳承,最終讓陣法發揮出的迷幻效果,已經遠遠超出了一般陣法的范疇,尤其還是在成套大陣配的合下,連翁本這樣的御念期強者,也休想在短時間內脫身。

    本來左風釋放的雷弧,借助陣法的掩蓋,可以做到出其不意的發動攻擊。雖然被陣法限制,但是只要有心躲避,被擊中的機會微乎其微。

    不管是翁本又或是他的手下,雖然對于雷弧的恐怖威力感到害怕,但是他們多少還是有信心能躲開的。

    操控陣法中的左風,將翁本和一群手下那副得意的嘴臉都看在眼里,他也十分清楚若是時間拖的太久,根本不需要陣法徹底解除融合,即使有一小部分陣法,從現在圍困翁本等人的主陣法內分裂出去,自己掌控的大陣將再沒有使用的價值,等待眾人的將會是敵人單方面的屠戮。

    即便是面對這樣的情況,左風仍舊沒有慌亂,反而是立刻就開始調整了攻擊方式。既然一道雷弧命中率太低,那么就兩道,三道,乃至十道,二十道……雷弧,在如此密集的攻擊下,就不相信翁本他們能夠全部都“幸運”的避開。

    而且在釋放雷弧的同時,左風還會刻意調整陣法加以配合,讓陣法中的幻陣充分發揮出威能。眾人眼前閃爍的光芒,響徹的聲音,還有那雷弧本身的獨特氣息,可以說一模一樣,即使以念力探查,也很難在一瞬間察覺出其中的不同。

    尤其是左風一次性多就調動了上百道雷弧,同時從四面八方激射而出,拋開那些徹底隱蔽起來無法發現的雷弧,就是這些能夠看到的雷弧當中,存不存在左風釋放的真正雷弧,也沒人能分辨出來,大家能做的就只有全力躲避。

    既要躲避那些能夠看到的紫色雷弧,同時還要努力躲避那些看不到的雷弧。

    可即便已經是這般小心,當周圍雷弧飛射而過之后,還是有兩人直接被擊中。這雷弧的攻擊十分特殊,只要雷弧觸碰到身體,便立刻朝著身體之中鉆去,而且會在身體當中迅速擴散開。

    因為雷弧的攻擊太過強猛,而且在擊中的前一刻都沒有任何預兆,這也就更加讓人防不勝防。然而當雷弧接觸到身體時,怕只是碰到指尖,又或者是蹭到某一處皮膚,也會在剎那間攻入到身體中,并順著經脈游走武者的全身,本身的防御幾乎起不到神作書吧用。

    眼看著兩名同伴被當場擊殺,包括翁本在內的所有人,此時臉色都變得極為難看。到了這個時候,翁本的臉上也已經再看不到之前的囂張氣焰,他冷冷的掃視著周圍,依然將自身的念力運轉到了極限。

    可是在他的感知中,并沒有察覺到特殊的能量波動,仿佛剛剛的攻擊根本就沒有發生過。只有那兩名剛剛死去的武者,其本身靈魂正在從那慢慢僵硬的尸體中飄飛而出,在靈魂內部會有著精神力波動散發而出。

    這剛剛被擊殺的兩名武者,修為都是育氣后期層次,還沒有凝聚出念海。所以他們兩個人的靈魂,看上去要更加模糊不清,甚至那靈魂的輪廓也在不斷的變化著。

    看到這兩人靈魂的一刻,翁本立刻就感受到一種刺骨的寒意,在剎那間流遍全身。這種感覺來的突兀,以他御念期的修為都無法消除,以他修煉了數百年的悠久生命,卻從未曾感受過。

    只不過這種感覺來的快去的也快,仿佛一絲寒意流遍全身后,就再次消失不見了。之前翁本并沒有慌張,可是當這種奇怪感覺浮現的一刻,他的眼神中卻下意識的閃爍出一種驚慌無措。

    偏偏這個時候,身邊的眾多武者,一個個都將目光投來,面對這樣的局面,大家只能夠依靠翁本,希望翁本能夠有辦法帶領眾人脫離險地。然而當眾人在看到翁本的慌亂后,所有人的心底都是一沉。

    ‘不好,若是所有人都陷入恐慌之中,我們可能真的會死在這里,絕不能讓他們喪失斗志!

    心中如此想著的同時,翁本立刻開口說道:“大家不用害怕,對方只能借助陣法而已。如果失去了陣法的力量,他絕對沒有辦法對付我們。將最強的手段都發揮出來,只要成功從大陣中闖出去,到時候就輪到我們大開殺戒,為死去的弟兄們復仇了!

    聽到翁本的話后,眾人下意識的齊聲應“喝”,每個人的喊聲雖然都很大,可是有些人還是能夠聽得出來,那聲音正在顫抖,說明他們內心此時是發虛的。

    淡淡的一笑,左風眼中寒芒閃爍,揮手之間就是十五根雷弧被其從御陣之晶中抽取而出。這些細小的雷弧,是他從最纖細的雷霆中分離出來,以他現在的能力,也只能夠將手指粗細的雷霆這樣分離成數個雷弧,至于那些粗大的雷霆,甚至連將其釋放都極為困難。

    不過就是這些細小的雷弧,對付眼前葉者也已經足夠了。眼看著下方陣法之中,那十幾名賁霄閣武者,開始全力催動鎧甲中的陣法,釋放出體型龐大的擬獸,左風嘴角微微勾起,反而露出了一絲冷笑。

    擬獸身體龐大,擁有的防御力也非常驚人,可這種防御是對于一般攻擊而言,對于自己這“紫目天戒”所釋放的雷弧,擬獸的防御就顯得要“太弱”了一些。

    至于另外十名翁本的親衛,他們的做法略有不同,育氣期武者將靈氣大量釋放而出,凝念期強者將念力向外擴散。這種做法左風一眼就看穿,他們是打算以這樣的方式來感知周圍,好在雷弧來臨時提前預警。

    看到這一幕后,左風臉上的笑容也變得更加陰寒起來,隨即手腕快速抖動,面前漂浮的十幾根雷弧,就如同利箭般飚射而出。

    早在雷弧激射而出之前,那陣法的光幕之中,便已經有著上百道雷霆浮現。這些雷霆從不同角度,朝著陣法中的人們沖了過去。

    “挺過去!只要挺過這一次的攻擊,大家立刻就一同攻擊大陣,我們一定能……”

    翁本一邊快速的躲避著,一邊高聲向手下傳音,只不過他的話還沒有說完,就震驚的張大嘴巴說不出話來。

    兩只擬獸被賁霄閣武者從鎧甲中激發而出,那些最初飛射而來的雷弧,徑直穿過擬獸的身軀并未造成任何傷害,顯然是陣法凝聚的幻象。

    可是緊跟著來到的雷弧,卻是左風親手釋放而出,雷弧那恐怖的攻擊力,瞬間就破開了擬獸的身軀。能夠抵擋凝念巔峰強者攻擊的防御力,在這個時候根本不堪一擊,雷弧如燒紅的鋼針刺入雪中,不僅輕而易舉的鉆入,而且擬獸的身軀,都以雷弧刺入的位置為中心開始崩潰瓦解。

    兩只擬獸一共七名賁霄閣武者,將全部力量注入擬獸中,此時等于將全身放開,任由雷弧直接刺入身體當中。

    與此同時在另外一個方向,翁本的親衛武者,雖然都明顯在雷弧出現時有所感應?墒撬麄儏s根本來不及躲避,只有臉上的肌肉下意識的抽搐了一下,雷弧已然鉆入身體了。

    八名親衛武者,以及七名賁霄閣武者,在一瞬間就被當場擊殺,對翁本造成了嚴重的打擊。他整個人都愣在當場,看著那死去的十五名手下,身體如同破麻袋般的砸落向地面,之后就是如氤氳霧氣般的靈魂,從其中飄飛而出。

    “攻擊,全力攻擊!”

    這番話翁本聲嘶力竭又歇斯底里,左風釋放的雷弧,在陣法的掩護和輔助下,已經徹底成為自己幾人的噩夢。

    剛剛一部分真的雷弧,絲毫未加以掩飾,以勢如破竹的方式攻擊了兩只擬獸。而另外的雷弧又隱蔽的極好,命中了翁本的幾名親衛。

    到了此時此刻,剩下的賁霄閣武者,連擬獸都無法凝聚出來。因為凝聚擬獸需要有主控者,而主控擬獸的幾個人,在剛剛都被擊殺了。研究過擬獸鎧甲的左風,一出手就是對方的弱點。

    不過翁本顯然也是徹底發瘋了,他大聲的命令那些活著的武者,同時自己也全力催動手中的戰錘。

    “鏘,鏘”

    白色光芒閃爍中,水晶尖刺激射向空中,而且他絲毫也沒有停手,依舊全力舞動手中的戰錘,連續不斷的向著空中發動攻擊。

    其他武者見此也不敢有所遲疑,同樣瘋狂的朝著空中發動攻擊,一時間陣法當中“轟轟隆隆”好不熱鬧。
118图库公式规律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