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認冷灰
24號文字
方正啟體

第九百四十一章 背景板(下)

    咣!咣!

    隨著兩聲清脆的鳴鑼,聯交所內響起了一陣熱烈的掌聲,這里的誰都明白,敲鐘儀式的完成,標志著又有兩家企業跨過了企業發展至關重要的一道坎,成為聯交所的新星。

    不過對于聯交所的記者們來說,真正在他們眼中,所謂真正意義上的“聯交所的新星”,其實就只有盛科電訊一個,至于什么華通公司?一個內地的新公司,不管怎么看都是毫無爆點的啊!

    聯交所安排的敲鐘時間和開盤時間是一致的,簡單來說就是當馬馳和莊勝濤這邊敲了鐘,那邊華通公司和盛科電訊的股票就可以進行買賣了,聯交所并沒有對新上市股票的保護期,正是這樣的原因,周銘才一定要在上市前做通鄭家童家李家等一眾港城豪門的工神作書吧,免得到時出問題。

    馬馳和莊勝濤在敲鐘結束以后都沒急著離開,因為一方面是需要接受記者的訪問,介紹自己的公司,利用這個機會好好做一波宣傳什么的;此外由于這個年代的股票交易并不是實時更新的,需要等上一段時間,才能看到統計出來上個時間段的交易數據,馬馳和莊勝濤也需要了解他們的新股上市數據。

    “你們說盛科電訊是闖入港城的一頭獅子,但我認為這個比喻并不恰當,因為我并不認為我們盛科是一頭獅子,因為我們并沒有任何跟鄭記電訊爭奪市場的意思,我們更多的還在于對港城市場的補全……”

    莊勝濤面對圍著一圈的記者采訪侃侃而談,表現得非常平和謙遜,引來記者們的一致贊譽,這些記者都是筆桿子縱橫天下的主,他們除了單純的采訪,記錄莊勝濤這些外交辭令一般的發言外,更多的是自己私底下偷偷討論。

    “今天盛科的敲鐘儀式是近幾年里最盛大的了,記得上一次這種盛況還得追溯到幾年前了,不過那一次也是鄭家的公司上市,看來這幾年鄭浩龍老爵士的身體每況日下,但后輩們都還挺爭氣的。”

    “鄭家畢竟是咱們港城最厲害的豪門,上一次創造上市記錄的是他們,現在還是他們,看來也只有鄭家才能帶領港城的輝煌,我很有信心他們這一次也能再一次刷新新股的三高記錄了。”

    “我認為這是非常有可能的,畢竟從美國股市那邊的情況來分析,目前互聯網電訊的股票都是高增長最為熱門的,而本身盛科電訊就是全港城最懂電訊的莊勝濤先生做的,背后也得到了大亨鄭家的支持,再加上今天聯交所幾乎是給足了面子,我認為盛科電訊創不下新股三高才是不可能的……”

    對比莊勝濤那邊的熱鬧非凡,馬馳這邊就顯得很冷冷清清了,沒有人采訪他,沒有人管他,偶爾有幾個過來的記者,也是借著這邊安靜過來休息的。毫無疑問,大家都已經忘了他也是今天的敲鐘人,他的華通公司也是跟盛科電訊一樣剛剛敲鐘上市。

    這種區別對待讓馬馳不忿,但也沒什么辦法,誰讓人家在港城這邊知名度更高呢?自己一個內地人能上市就不錯了,還想怎么樣呢?

    馬馳能明白,但他心里還是接受不了,只能想著反正自己過來港城只是融資,只要能募集更多的資本,就算完成任務了吧。

    一刻鐘的時間很快過去,終于到了聯交所更新數據的時間,但這些記者并不急著過去,畢竟他們都是老記者了,都知道一般計算新股數據,你不能只看一次更新的數據,這樣太片面和籠統,一般都是至少等一個小時以上,多的甚至有一個交易日甚至半個多月的,只要樣本數據足夠多,才更有說服力。

    也就是在這時,聯交所大廳那邊突然一片喧鬧,甚至還有人匆匆跑來,這是專門在大屏盯著數據的內部人員,雖然敲鐘這邊也能看到大屏幕,但畢竟信息不詳細,再加上這邊還有媒體訪問,大家也沒那么多時間一直盯著大屏幕,因此一般都會布置一些內部人員在大廳那邊收集詳細信息過來匯報。

    這內部人員一邊跑一邊還嗷嗷叫著,連聲音都激動到變調了“新股三高,聯交所新股三高的記錄被破啦!”

    所有記者嘩然一片,全都驚訝到瞪直了眼睛,誰也沒料到這個結果。

    這才只有一刻鐘時間,是今天的第一次更新數據呀!哪怕就是上一次鄭浩龍老爵士為鄭家企業敲鐘的時候,也都是兩個小時以后才有明顯加快,并且那還是明顯加快,破了新股記錄也用了半個月的時間。

    也正是這樣的原因,這些人才并不急著去看數據,可萬萬沒想到,這一次才第一次更新數據,居然就破了記錄?沒有搞錯吧?

    但這些記者畢竟都是老手,他們很快意識到這將是被載入港史的,于是他們又朝莊勝濤圍了過去,七嘴八舌的詢問他有什么看法。

    老實說莊勝濤自己也有點懵逼,他自己也沒想到自己公司的股票居然這么受歡迎嗎?上市就直接破了新股三高的記錄,尤其還是在如此短的時間里。

    不過隨后反應過來的莊勝濤則站得更筆挺了,他也是很現實的人,既然現在自己家股票賣這么好,不管是什么原因,那都是好事啊。

    “股市是一家企業的晴雨表,所以這么看起來盛科電訊的未來一片光明,盛科電訊的經營理念也是正確的,我們盛科就是應該繼續堅持服務型電訊公司的理念,繼續去填補港城電訊的空白,積極跟美國公司合神作書吧,加強網絡提升,努力部署新一代通訊網絡,我很有信心,將盛科打造成第二個鄭記!”

    聽著莊勝濤慷慨激昂的宣言,現場所有人都為他鼓掌起來,記者們也舉起相機不斷的對他拍照。

    這邊熱鬧非凡,那邊跑來匯報消息的內部人員卻驚了“不對,你們都搞錯了,不是盛科,而是華通,是剛剛上市的華通公司破了新股三高記錄啊!”

    不是盛科而是華通?

    隨著那人的解釋,這邊所有人頓時全愣住了,誰也沒想到會是這樣的情況,居然是華通?可為什么會是華通,他不應該只是今天聯交所的背景板嗎?

    所有人都認為是搞錯了,于是他們匆匆看向這個房間的電子屏,結果還是一樣。

    “沒錯就是華通公司啊,華通公司在開盤那一分鐘,就有很多人從各種渠道被接入進來,都是要求購買華通公司股票的,說出來你們恐怕都不會相信,就在這更新數據的一刻鐘內,就有超過三十億港元的股票被人認購,這真是前所未有的事情!”那內部人員又說,有種見證歷史的激動。

    可這位內部人員激動,但那邊的記者們卻尷尬了,因為他們爭著搶著采訪了莊勝濤,吹了捧了半天,結果最后你告訴我新科狀元是另外一個?

    更尷尬的還要數莊勝濤了,甚至他的手還懸在半空,似乎在激動的揮舞,現在放下來尷尬,放在那里更尷尬。他剛才那么吹噓自己和盛科電訊那么長時間,他自信滿滿認為自己會成為下一個鄭記,結果就被一巴掌給糊臉上,告訴他那只是做夢。

    原本情況不應該這么尷尬的,雖然記者們不看好華通公司,但好歹也是今天一同敲鐘上市的新科公司,怎么也要采訪一下的。可結果聯交所這邊從一開始就那么積極在推盛科公司,甚至不惜擠占了華通公司的時間,壓制華通公司的發言,不給華通公司什么曝光率,一副對待背景板企業的標準套餐。

    更重要的是,華通公司自己也很認命,面對聯交所的這種區別對待,居然一聲不吭,慫得就像是被凍僵了的蟈蟈一樣。

    在這樣的情況下,這些記者就心知肚明的同樣選擇把華通公司當背景板了,還是毫無存在感的那種,可誰知……背景板卻突然翻身了。

    尷尬讓記者們不知該如何是好,原本神作書吧為沒臉沒皮的港城記者,誰好他們上去采訪誰就行,可問題在于他們尬吹了一個小時的盛科,冷落了一個小時的華通,要他們現在熱臉貼上去,還真不好意思。

    其實就連馬馳自己也沒想到,這幸福來的太突然,讓自己沒有一點點防備。

    就在剛才,當新股破三高的消息傳來,馬馳都已經絕望了,以為自己讓盛科電訊成績不好的詛咒都沒實現,自己注定只能當背景板了。

    馬馳可無論如何都不會去想,這新股破三高的企業會是自己,一來人家是港城本土企業,背后還有鄭家這樣的港城頂級豪門支持,做的又是得心應手的電訊;自己這邊呢?港城人本身就對內地有極大偏見,再加上自己是個內地的基礎建設企業,更是在股市沒什么市場了,更重要的就是自己這個人,只怕這些記者就連名字都叫不上來,這樣的企業,憑什么競爭?

    可現在偏偏就是自己破了港城的新股三高!

    馬馳想到這里,他逐漸的昂首挺胸,帶著自信的笑容說“看來我們華通公司的這個背景板做的非常不錯,我們華通公司的確是背景板,不過卻不是哪家公司的背景板,而是整個內地發展的背景板,是改革開放的背景板,是整個華夏民族發展和未來的背景板!”
118图库公式规律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