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認冷灰
24號文字
方正啟體

第三千七百章 莊園談判(三)

    車上,徐仁杰,葉昊這邊討論熱切。

    洪濤在旁聽了,心理多少有點羨慕。

    洪濤也是希望,有朝一日,自個兒這邊什么時候能夠似葉昊那樣隨意跟徐仁杰這樣任務流暢交流。

    車子繼續行駛。

    抵達莊園時候已經是臨近傍晚。

    這波過來,徐仁杰他們還是老規矩,并未著急進入莊園內里。

    這距離之前進入莊園已經過去差不多一個月時間了。

    現在就這么跑去莊園……說實話,不是太安全。

    這個問題,在行動前,隊員們也都進行過實際討論。

    盡管說,徐仁杰在離開莊園時,提拔了一個叫劉牧的年輕人,但是……過去這么久,誰都不清楚莊園是啥狀況。

    就算莊園里的人沒啥問題……對老徐等人來說……那也得提防光頭黨。

    鬼知道光頭度是否會在莊園發生變故后采取什么強勢措施。

    為了以防萬一,安全起見,老徐他們早早給車在路邊找了個相對隱蔽地點給車子做了處理。

    電瓶也是跟車子做了分離。

    不過不管車子是否會出問題,他們都肯定得提前下車步行至莊園那邊。

    既然是出于安全考量采取的行動,那肯定得一切都按照安全考量來進行。

    直接架著車子跑過去……車上徐仁杰等人肯定舒坦,不用多費經歷步行。

    坐車車舒服,迅捷,有節省體力。

    擱著誰都愿意。

    但問題……這樣做,車子不是完全無聲的。

    莊園你人同樣不是聾子,他們有耳朵聽的見動靜。

    既是如此,在這般情況下還開車過去,那不是此地無影三百兩嘛。

    人家早早都聽到你車輛引擎動靜了,肯定提前做了警覺,你的小心謹慎毫無意義。

    這種錯誤,徐仁杰所帶領小隊肯定不會犯。

    該步行的時候那就得步行。

    這是毋庸置疑事情。

    給車子搞定,徐仁杰便是招呼隊員開拔。

    四個人,老徐,胡曉東一個打頭,一個殿后。

    有他倆這樣組合,隊伍安全基本是有保障的。

    特別是徐仁杰,專業偵察兵對危險感知那是十分敏感的。

    真要遇上什么麻煩困難,就算正面剛不過,那逃脫規避也是沒有任何問題的。

    四人小隊盡可能的從路邊雜草叢摸進。

    在雜草叢里行徑不是舒坦事兒。

    視野受阻不說,撥弄雜草也挺麻煩。

    特別是眼下春季驚蟄降臨,各種蚊蟲開始活動。

    在雜草叢內尤勝。

    不過凡事有弊就有利。

    雜草叢行動盡管是很麻煩,但無可否認一點,在雜草叢動神作書吧,安全性會大幅度提升。

    這點才是最重要的。

    眼下局面……沒有什么比安全更為核心的了。

    天色趨暗,這對外出小隊算是個不利消息。

    末世之下,眾所周知,黑暗行動那是最不安全的。

    好在,莊園地處偏僻。

    老徐他們不是第一次過來。

    他們對這邊相關情況也算是較為了解的。

    這地界,喪尸不能說一定沒有,但比之廢城市區……那絕對是要少上很多。

    不過即便如此,在這種黑燈瞎火情況下外面行動……總是不太安全。

    徐仁杰這波過來主要目的是給團隊找聯盟合神作書吧。

    做這些是為了解決團隊人手不足問題。

    可若是任務中出現人員傷亡……那可就得不償失了。

    老徐領著隊伍穩穩前行。

    葉昊,洪濤兩個都是第一次身處這樣處境。

    說不緊張那是扯淡。

    但跟著老徐,胡曉東走,心理層面緊張感那是減弱不少。

    這就是徐仁杰,胡曉東厲害之處。

    有他倆在,就是猶若定海神針般。

    就這么一行人步行了差不多半個多小時樣子,終于是靠近了到莊園附近。

    但即便如此,徐仁杰他們還是沒有過去招呼。

    還是那句話,安全第一。

    他們費這么老半天勁,不惜放棄車輛代步也要步行過來,其根本目的就在于,他們擔心莊園內里有啥事兒。

    所以,提前做些防備探查是必須的。

    莊園附近有山林。

    說是山林其實就是個小土坡山丘。

    不過高度比莊園所在位置要高上不少。

    居高臨下,可以俯瞰到莊園內里情況。

    那是個不錯觀察位置。

    之前第一次尋親之旅時……勝利者聯盟團隊隊伍過去,也是有選擇在山丘土坡高點遠距離觀察莊園。

    時隔一個月,誰能想到老徐這邊又會親自帶隊來到這般地方。

    而這次他過來目的雖然和上次不同,但依然是出于安全考量才上的山。

    四人一路上爬,來到山丘頂端。

    徐仁杰,胡曉東還好說,他倆都是身體素質出眾人員。

    平日里都很注重鍛煉。

    可洪濤和葉昊兩人就不同了。

    洪濤原本底子也不錯,怎奈在體育館近一年時間折騰……他的身體素質自是今非昔比。

    除此之外,幾人之前就徒步走了半個多小時路程。

    這對幾人消耗本身就夠大了。

    待到了山林這邊,休息時間都沒有,直接上山。

    徐仁杰這般趕也是沒辦法。

    天色已經趨黑,如果不及時上山,待在下面風險很大。

    上山后,徐仁杰示意眾人就地休息。

    只要抵達了山頂,那就沒啥太大問題了。

    從隨身背包你取出吃喝等物。

    葉昊,洪濤喘著粗氣,開始補給。

    這個節骨眼說不累那絕對是吹牛皮。

    葉昊,洪濤的大口喘息就是最好證明。

    特別是葉昊,他現在覺著自己兩條腿似是灌了鉛般沉重。

    他的狀態是全都最差的。

    路上,葉昊一度就要堅持不住開口向徐仁杰征詢能否休息下。

    可眼瞅著日趨暗淡的天色,葉昊明白,這個時候給徐仁杰提這種要求太扯談了。

    再者說,憑他對徐仁杰的了解,以徐仁杰的性格……就算他葉昊吃不消,臉皮厚給提出來了,最后結果……徐仁杰也是妥妥不會同意。

    葉昊自己也明白路上休息非常不安全。

    最后不得已,他便是咬著牙跟在隊伍里,亦步亦趨上了山。

    透過這件事兒也是叫葉昊明白……這個世上,很多事情不是你我做不到,而是我們今生層面首先給自己否定了。

    很多事情,在你覺著不行時候如果堅持下,再堅持下,也許……你距離成功就差那么一步!!
118图库公式规律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