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認冷灰
24號文字
方正啟體
    就像源十二口中說的,這次的李塵真的是幸運極了。在他一個人無法打破領域的時候,遇上了源界修士小隊,本來這是一件非常倒霉的事了,可好巧不巧的,這個小隊中有源紫鳶,一個被他救過的姑娘,而這個姑娘特別知恩圖報,手中又擁有能夠掩蓋他面容的法器!

    這個小隊的成員之一,源十二還正巧知道要怎么解決他的困境,而源十二的其他隊員,已經和狼群杠上了,一副不解決狼群誓不罷休的樣子。

    本來只是這樣的話,他也不一定能夠活下來,畢竟狼群的實力是真的強,但再次很幸運的是,這群狼的力量貌似有問題,雖然境界更高,卻只能和一群超凡境的修士打平手!

    也就是說,他這次是真的獲救了。

    將一切關節都相通的李塵,在心中露出了一個笑容,忍不住想要去感謝上蒼,這次他肯定是被幸運女神給翻牌了,要不然不可能在陷入必死的境地中,竟然還擁有活下來的機會,而這個機會變成現實的可能性,還大的驚人!

    如果不是臉也被凍僵了,李塵真的想要露出一個大大的笑容。

    “正如我之前所說的,這次的情況不一樣,”源十二用教導的語氣說道,“相信修士之間的鐵則沒有錯,只是不是什么時候,什么樣的情況下,這些鐵則都是適用的。師妹,以后遇見事情,一定要多觀察多思考。”

    源紫鳶信服地點了點頭,雖然她的臉上仍然有不解,目光也仔細的去觀察前方的那場戰斗,卻仍然得不到答案,看不到這場戰斗中,有什么不一樣的地方。

    這讓源紫鳶產生了懷疑,究竟是她境界太低,看不出不一樣的地方,還是源十二在唬她?

    源十二注意到源紫鳶的情緒轉變,不由搖了搖頭,并沒有解釋的意思。雖然這個小師妹長得挺好看的,性格也好,說氣話來特別暖心,但在修煉一途上,還是太差勁了。

    他源十二雖然好為人師,但也不是什么人,都能被他看做弟子的,像源紫鳶這種榆木腦子,他都沒有耐性教訓了。

    “指的,是它們虛浮的境界吧?”

    就在這時,一道聲音從源十二的身后響起,這聲音低沉而富有磁性,雖然說話時用的是疑問的口吻,但話語中的意思卻十分篤定。

    源十二下意識地露出了贊揚的神情,過了幾十秒后,才反應過來,像是受到了驚嚇一般地轉頭看去,伸出手指向李塵,動神作書吧極其夸張,“?!”

    “是在說話?”他又補了一句。

    李塵應了一聲,“嗯。”

    源十二這回是真的驚了,他朝李塵湊了過去,仔仔細細地上下打量了一番,還將手放到李塵的手臂上,感知了一下李塵體內的情況,但臉上的驚訝之色卻沒有收斂半分,他被驚的都有些懷疑人生了,喃喃道,“這怎么可能啊,明明冰寒力量仍然具有活性,居然被的真元壓制了,擊退了……”

    源十二在自言自語的時候,手仍然搭在李塵的胳膊上,這讓他露出了異樣的神色,如果不是現在還無法動彈,他肯定早就將源十二的手拿下去了。

    一個男人,跟誰動手動腳呢?

    若非受情勢所迫,這句話估計已經被李塵說出口了。

    源十二自言自語了好一會,才抬起頭來,一臉激動地看著李塵,“兄弟,是修煉什么功法的!體內的真元竟然霸道到如此程度,連領域的力量都能夠壓制!”

    兄弟?

    就這么一會功夫,滿打滿算只說了兩句話的他,就和一個源界修士成為了兄弟?

    李塵越想越覺得不對勁,嘴角抽搐了兩下,“兄弟,能不能把的手拿開?”

    源十二這才后知后覺的注意到了自己的動神作書吧,不好意思地后退了兩步,解釋道,“我剛才也是太激動了,雖然那群狼不算是真正的絕倫境,只是一些水貨,但這領域的力量可是貨真價實的!”

    “如果不使用我剛才說的那兩個辦法的話,就只有同為絕倫境的強者,才能夠解決那股力量!這是毫無疑問的!”源十二繼續說道,“可神奇的事情發生了,實力還不如我的,居然能夠壓制、擊退那種力量,這只能說明一點,所修煉的功法太強橫霸道,連高位格的力量都能夠壓制!”

    聽到源十二話中的重點,李塵的心猛地跳了一下,他的目光朝源十二的臉上移去,忍不住懷疑這家伙在打他功法的主意。

    這倒不是他想的太多,突然之間擁有了被害妄想癥,準確來講,他的這種想法才是正常的。

    要知道,李塵修行圣血靈訣,可是貨真價實的遠古功法,是一位遠古時的強者,借著造物主的殘血,創造出了圣血靈訣,就連這位強者自己都說過,還遠遠沒有修煉到功法的最后,這意味著,圣血靈訣還擁有著無限的可能性!

    或許在遠古時期,圣血靈訣這樣的功法并不稀有,那個時候至高無上的造物主還是存在的,但現在可不一樣,真正的縱橫境都少到幾乎沒有,像這樣的擁有著無限可能的功法,一旦被人知曉,就會引來無數的貪婪之心。

    雖然李塵真正的煉化的圣血靈訣,但起了殺人奪寶之心的人,可不會因為這一點就止住貪欲的。

    “強橫霸道的力量有什么用?”李塵不動聲色的轉移著話題,“還不是被幾個水貨的力量控制著,只是勉強抵抗著,別看我現在還能說話,過一會連頭發絲都會被凍上了。”

    “這話也沒錯,”源十二嘆了一口氣,“在厲害的功法,也無法突破境界之間的差距啊!”

    源紫鳶左看看右看看,臉上是隱藏不住的好奇,她鼓了鼓臉頰,問道,“們到底在說什么啊?什么水貨?難道它們不是真正的絕倫境不成?”

    她想著,又仔仔細細地朝那群狼看了好幾眼,無論是周身散發的氣勢,還是所使用的力量,都是她無法理解,無法感知的領域。
118图库公式规律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