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認冷灰
24號文字
方正啟體

532 說不清楚什么感覺

    林惜的警覺在之前的那幾個月經歷里面已經完全鍛煉出來了,如今聽到陸言深的話,她瞬間就清醒過來了:“怎么回事?”

    丁源的話從前面傳來:“陸總你們回來的消息,除了我,沒有人知道,今天他們——”

    丁源是信得過,可是真的要查林惜和陸言深兩個人什么時候回來也不是已經困難的事情。加WX公眾號:無名書坊, 領域書坊  看更多精彩小說

    再說了,明天達思要開股東大會,鄧瑞生上周在R市見到他們兩個人……

    這些事情串起來,不管是鄧瑞生,還是那些不懷好意的股東,都不可能讓陸言深好好地回歸的。

    今天剛好是周三,這個時候,從機場高速下來之后,雖然是往市區,可是車并不不算多。

    后面的兩輛車追得十分的緊,林惜一回頭就能分辨出來了,更別說陸言深了。 他們一直在超車想要別過來,意圖太明顯了,林惜臉色也冷了下來。

    前面正好是紅燈,陸言深當機立斷:“闖過去!”

    車速原本緩了下來,司機聽到陸言深的話,剎車的腳一松,他們的車本來是在第一排的,現在紅燈,車子直接停了,他們直直地沖過去。

    卻不想這個時候,右側突然之間開了一輛車出來,司機拼命地打著方向盤,可是根本來不及了。

    “嘭——”

    車子撞到花基的那一瞬間,林惜下意識地想要伸出手將要壓在陸言深的身上,可是他的動作更加的快,他整個人護在了她的身上,車子翻了兩翻,林惜的頭撞在了前面的桌椅上。

    “林惜?”

    炸裂一樣的疼痛讓她有些暈,直到聽到陸言深的聲音傳來,她才有些清醒:“我沒事!

    “陸總,陸太太?”

    司機為了躲那直接沖出來的車,車子直接鏟上了中心的花基上。

    車子翻了一邊,但是四個人受傷都不至于很嚴重。

    “先出去!”

    陸言深踹開了門,先翻了出去,然后伸手拉林惜。

    車子一直在漏油,說不好會爆炸。

    林惜剛才被撞了頭,人有些暈,咬著牙拼命地往外,可是她的衣服被卡主了。 丁源過來幫忙,兩個人將林惜剛拖出來走了沒幾米遠,車就爆炸了。

    陸言深將抱著林惜,整個人都是冷的。

    “陸總,這件事情我馬上讓人去調查!”

    聽到丁源的話,他側頭看了一眼丁源。

    丁源是在副駕駛的,他雖然系了安全帶,但傷得算是最重的了。

    他額頭已經被磕破了,正不斷地流著血,手也好不到哪兒去。

    司機的手也骨折了,大家的傷不算致命,但都有不同程度上的傷。

    “讓別的人去,天黑之前把所有有關的人先捉起來!現在先去醫院!”

    林惜瞇著眼睛,頭頂上的太陽有些刺眼,她的視線不是很清晰,只看到陸言深的臉上有血。

    她驚得連忙想要從他的懷里面掙扎出來:“你受傷了!”

    “別亂動,你也受傷了!

    雖然林惜被護住了,可是林惜頭還是被撞到了,額頭沒磕破,但是右眼眉上的淤腫很明顯。

    林惜張了張嘴,見他的臉色很不好,也沒有再說什么了。

    這邊離醫院都不算遠,救護車和消防車來得還算快。

    林惜這會兒已經好了許多了,她也算是看清楚陸言深身上的情況了,他的頭受了傷,正流著血,血在臉上到處都是,看著有些嚇人。

    一雙黑眸就里面全都是陰戾,他是失憶了,可是不是失智了,才剛回來,有人就給了他這么大的一份禮。

    呵呵。

    從醫院出來之后又了一趟警局,回到家的時候天色已經有點暗了。

    丁源去查今天的事情了,陸言深帶著林惜先回去。

    門推開的時候,陸言深突然之間停了一下。

    林惜眉頭皺了皺,“怎么了?你放我下來吧,我真的沒事——”

    雖然有些輕微的腦震蕩,但也不算是很嚴重,可是陸言深非要抱著她。

    他強硬起來的時候,林惜想來是說不過他的,只能讓她將自己從車庫抱上來。

    現在見他站著不動,她以為他不舒服。

    見他看著屋里面,林惜愣了一下:“熟悉嗎?”

    他低頭看了她一眼,抿了一下唇,“說不清楚什么感覺!

    說著,他將她抱了進去。

    剛才的那一瞬間,他也不知道為什么,突然之間就挺住了,似乎想到了什么,可是真的回想起來,就什么都沒有。

    他也不想跟林惜說這些,給了她希望,又給她失望。

    回來第一天就發生了這樣的事情,陸言深自然不可能這么輕易就讓這事情過去了。

    第一天就被人追車,這事情,稍微想想都知道是哪些人的主意。

    這里的小區安保很好,A市是他的地方,還有沈舟然在,他們不能這么明目張膽地動林惜的。

    “我出去一趟!

    林惜知道他去處理什么事情,只是讓他小心一點,就讓他出門了。

    丁源跟了陸言深這么多年,是貓是狗一眼就看處理啊了。

    事情剛發生,他就先把這件事情有關的人先控制了。

    那個從左側開車過來的司機看起來跟這件事情似乎沒什么關系,畢竟當時是紅燈,他車從左側開過來沒有闖燈是他們。

    可是直直沖過來,雖然警察那邊對方給出的答案是踩錯油門了。

    這個解釋警察信,可是他可不信。

    “陸總!

    陸言深點了點頭,“把股東的資料給我看一下!

    丁源早就準備好,他連忙遞了上去。

    陸言深沒說話,接過資料之后上了車。

    丁源也沒有再說話打擾他,車子緩緩地開了起來,一直到了郊區的民房,車子才停了下來。

    “陸總,到了!

    陸言深將手上的資料合上,推開車門下了車:“給我準備點冰塊!

    丁源愣了一下,但很快,他就反應過來了,對身后的人招了招手:“準備兩桶冰塊來!”

    門被推開,一直往里面走,丁源在最里面的一個房間停了下來,推開門進去,將房間后的書柜推開,露出一扇門。

    陸言深看了一眼,抬腿走了下去。

    門不算寬,大概就七十厘米左右的寬,往下走了幾步樓梯,才一點點地寬闊。

    一直往里面走了大概十米,最后丁源停在了守了兩個人的房間,揮了揮手。

    門打開,一個男人被綁了手腳掛在空中,嘴被布塞住了,說不出話來。

    丁源讓人把那布拉出來,男人拼命大叫:“你們干什么!為什么要把我關起來!”

    陸言深勾著唇冷嗤了一下,走近直直地看著他:“收了多少錢?”

    男人被看得怔了一下,身體掙扎的動作越發的快:“你在說什么?我不知道你什么意思!”

    </div>     加WX公眾號:無名書坊   領域書坊,看更多精彩小說
118图库公式规律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