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認冷灰
24號文字
方正啟體

486 我要去找他

    人在絕望的時候,身體的潛能會一下子爆發出來。加WX公眾號:無名書坊, 領域書坊  看更多精彩小說

    林惜平時的時候力氣總是比不上男人,可是這會兒,她整個人掙扎起來,根本就壓不住。

    沈舟然咬著牙,拿出手銬將她拷了,然后將她的手扭到身后:“林惜,你冷靜點兒!我們先把你的身上的炸彈給解決了!”

    “不——我不要,你放開我,你放開我!”

    她這一路上,在再苦再難,都沒有這么崩潰過。

    “我們已經帶人下去搜救了,林惜,你是陸言深用命換回來的,你冷靜一點!”

    她實在是掙扎得太厲害了,沈寒和沈舟然兩個人都沒有辦法讓她跟著走。

    林惜聽到沈寒的話,愣了一下,她勾著唇涼涼地笑了一下:“沈寒,你們放開我吧,讓我跟著他下去吧,我不想讓他一個人!”

    她的陸總啊,從出生到她到他跟前前,都是一個人的!

    沈寒跟沈舟然對視了一眼,兩個人直接就把人扛了起來,往山下走。

    “我帶她下去,你帶人下去山谷搜索,陸言深在韓進的身上放了追蹤器,先找到他們掉下去的地方!”

    沈舟然看了一眼林惜,點了點頭:“得,沒多少時間了,你趕緊的!”

    他們都不敢廢話,陸言深沒出事還好,要真的出了事,要是他們還不能把林惜保住,那真的是對不起他了!

    沈寒扣著林惜往山下跑,剛到半山腰,拆彈專家也來了,視線往林惜身上的炸彈的計時器一看,還不有不到六分鐘的時間。

    “沈隊,麻煩你先撤離!

    這里是山里面,人不多,也沒有拉警戒線,但是拆彈專家還是不讓他們其他人員靠近。

    沈寒沒動,扣著林惜:“她的情緒失控了,我不能走了,走了你控制不住她!”

    林惜親眼看著陸言深被韓進帶著跳下山谷,她現在整個人都是奔潰的,身上的炸彈對她來說,還不如炸了才干脆,哪里會去配合讓人把它給拆了。

    要不是因為她,要不是因為她身上的這個炸彈,陸言深根本就不用受那樣的罪。

    這個世界上,還有什么,比你看著自己的愛的人從自己的跟前受傷、死亡,更加的絕望。

    她所有的冷靜都是在陸言深好好的前提下,可是現在,他怎么能好好的啊。

    那么深的懸崖,她光是看一眼,都覺得雙腿發軟。

    那么高的地方,她也想自欺欺人,可是這個世界上,不是誰都那么幸運,能夠碰上奇跡的。

    “沈隊,你這樣——”

    拆彈專家有些不贊同,沈寒冷著臉:“少廢話,要死一起死,要活一起活!”

    要不是陸言深,他們還不知道要什么時候才能夠把韓進這個人給揪出來。

    他們蟄伏了將近時間的時間,他在明,陸言深在暗,不動聲色間,陸言深到底做了多少,只有他知道。

    當初決定的時候他們都已經做了必死的決心了,可是他怎么都沒想到,出事的人回事陸言深。

    他能夠理解林惜的心情,他現在也比不林惜好受,他認識陸言深快二十年了,他救過他兩次,如今,他要是連他愛的女人都保不住,他還有什么臉面活下去。

    “林惜,你冷靜一點兒,你不把這炸彈拆了,你怎么去救他!陸言深答應過你的事情,他一定會做到的!”

    也不知道是哪一句話掐中了人,被他扣著的林惜終于不動了。

    她閉著眼,人被按在那草地上,眼淚不斷地從眼角流出來。

    沈寒在一線,見過那么多生死離別,卻從未像今天一樣讓他痛苦。

    那計時器上的時間一分一秒地過去,天色有些暗,拆彈專家將那炸彈的裝置小心翼翼地拆開。

    眼看著還有兩分鐘,他冷靜地將線分清楚,沈寒抿著唇,一張臉跟他的名字一樣。

    林惜的雙手在身側,拽著身下草,咬著牙,雙唇發顫得厲害。

    “等等——”

    沈寒看著專家準備動手,他不禁皺了一下眉:“韓進這個人奸詐得很,你要小心他會不會給你下了套!

    他不怕死,他只是怕林惜出事。

    在場的,無論是沈舟然還是他或者是唐皓同出了事,他都沒這么痛苦。

    陸言深當年選擇從商,這些事情本來就不該和他有關系的,可是他還是摻和進來了,如今連林惜,都被帶著進來。

    誰都可以出事,可是林惜真的不能出事!

    專家看了他一眼,又仔細檢查了一翻,眉頭一皺,手上的線已經換了。

    時間已經不多了,這一次,他很快就動手了。

    “滴——”

    計時器上的時間停在了29秒上,沈寒松了口氣,松了松手:“林惜,好了,我們——”

    “滴滴滴——”

    他話還沒有說完,那時間突然之間加快,林惜剛睜開眼,只聽到“嘭”的一聲,耳朵失聰了將近一分鐘,她才反應過來。

    臉上和身上都是粉色的粉末,沈寒的臉也好不到哪兒去。

    覺察到被韓進玩了,沈寒抬手直接就將那所謂的炸彈從林惜的身上拉扯了下來。

    扯下來后,他抬手想扔,最后卻想到要做證據,只好扔給專家:“收好!”

    說著,他將林惜拉了起來,“你怎么樣?”

    林惜回過神來,大概是經過那么幾分鐘,她冷靜了許多,只是開口的時候,幾乎說不出話來:“我要去找他!”

    這個“他”是誰,沈寒自然是知道。

    這個時候天色已經開始暗下來了,沈寒沒有說什么,點了點頭:“好!

    于公,他不應該帶著林惜去找陸言深的;可是不管于公于私,他們都欠著陸言深和林惜的。

    如果不是林惜,他們不會這么容易收場的。

    韓進這個人,偏激得很,落網了,也要拖幾個墊背的。

    如果沒有林惜在,韓進的目光就不會全落在陸言深的身上了,他和沈舟然他們,誰死誰生都不好說。

    早就在出事的時候唐皓同就已經帶著人到山谷底下找了,這天色一暗,搜救的難度就加大。

    根據追蹤找到了追蹤器,可是韓進沒找到,陸言深也沒找到。

    林惜跟著沈寒走了兩個小時,山谷已經完全黑下來了,陰風陣陣,她一聲不吭地找著人。

    </div>     加WX公眾號:無名書坊   領域書坊,看更多精彩小說
118图库公式规律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