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認冷灰
24號文字
方正啟體

420 待會兒跟緊我

    林惜從浴室出來的時候看到陸言深剛好把電腦關了,她剛想走過去,床上的手機突然之間“!绷艘幌。加WX公眾號:無名書坊, 領域書坊  看更多精彩小說

    她眉頭皺了皺,想了想,還是到床上把手機拿起來看了一眼。

    看到又是“周先生”的短信,她臉色有些不好。

    腰上一緊,陸言深已經走到她的身后,將人攏到懷里面,下巴扣在她的肩膀上,“看什么?”

    林惜沒說話,抿著唇把短信遞給他看:“是周先生!

    已經半個月沒有出現的“周先生”,又來了。

    這一次的短信更加的簡便,就只有一個單詞:Wecome(歡迎)。

    落款還是大大咧咧的“周先生”,絲毫不掩飾。

    這個“Wecome”的意思太明顯了,他們要去L市,顯然他就在那兒等著他們。

    這兩天過得有點安順,林惜都快忘了他們現在的處境問題。

    陸言深沒有說話,眸色卻沉了下來。

    她的手機之前就沒有了,這個號是前幾天才辦的,用的也不是林惜的身份證,是假的身份證。

    之前在A市原本是以為身邊的人泄露的,但是這卡才辦了沒幾天的時間,對方就知道了。

    這件事情,細思恐極。

    可想而知,“周先生”的人一直都是在她們的周圍,只不過一直沒出來。

    林惜抬頭看著他,見他一直不說話,不禁叫了一聲:“陸總?”

    聽到她的聲音,陸言深才轉了一下眼眸,“不用怕!

    她“嗯”了一聲,抱著他蹭了蹭他的側臉:“我不怕!

    又是這樣的對話,已經出現過很多次了。

    陸言深拉了一下她的手腕:“我去洗澡!

    林惜松了手,想把手機拿回來,結果陸言深直接就將手機往垃圾桶上一扔:“不要了!

    真是土豪!

    第二天的天氣很不好,已經十點多了,可是外面還是一片灰蒙蒙的。

    接下來的路并不好走,陸言深顯然不想這個時候出發。

    到了正午,陽光猛了一點,天色才稍微亮了一點。

    從酒店出來,林惜才發現比昨天冷多了。

    她攏了攏身上的衣服,看車窗外緩緩路過的景致。

    開了一個多小時之后,車子進入了一段很不好走的路。

    大概是來往的大貨車不少,但是這邊的路卻很少去休整,所以路況都是很爛的。

    他們開的是越野車,底盤高,但林惜還是能夠感覺到顛簸。

    這樣的路根本就開不快,一個多小時也不過才走了三十公里左右的路。

    林惜看著車頭前,看情況,接下來的路況都差不多。

    等他們過了這一段路,天色已經沉了下來了。

    她的手機被陸言深扔了,只好拿他的手機看時間。

    下午四點多,氣溫已經開始下降了。

    陸言深將車子的暖氣開大,車子出了剛才那一段鄉道,現在放眼過去,除了路就只有路。

    這個時候天色已經完全黑了下來了,陸言深開了導航,開向鎮上。

    只是車子剛繞進鄉道,巨大的聲音“嘭”的一下傳來,林惜只覺得顛了一下。

    車胎被扎了,不過幸好還能堅持一段路。

    一行人到鎮上的時候已經是晚上八點多了,陸言深下車看了一下被扎的車輪,氣已經沒了很多。

    這鎮上看起來很落后,要真的找修車的地方不好找。

    車上帶了備用輪胎,陸言深直接就讓跟著的人把車輪換了。

    林惜總覺得今天不太對勁,不像前兩天,再想到昨天晚上那周先生的短信,她整個人就不是很好。

    因為路上耽擱了許多時間,等他們洗完澡準備睡覺的時候已經是晚上十一點多了。

    晚上的氣溫都是零度左右,冷得很,酒店的暖氣開了就好像沒有開一樣。

    林惜在床上等陸言深的時候,手腳都是冷的。

    好不容易人出來了,她連忙就貼了過去。

    男人剛從浴室里面出來,渾身都是熱的,跟她發涼的身體形成鮮明的對比。

    陸言深摸了一下她的手,伸手就把人摟緊了:“抱緊點!

    “抱很緊了!

    她都快粘到他身上了,抱得還不夠緊嗎?

    他哼了一聲,松了手,她在上方的手突然就松了開來,林惜連忙拉住他,從身后繞過去貼在他的后頸,仰頭看著他:“陸總,你怎么跟個暖爐似的?”

    “林惜你怎么跟個冰塊似的?”

    沒討到好處,她也不多說了,今天折騰了七八個小時,全程都是陸言深一個人在開車,他估計也累了。

    林惜低了低頭,閉著眼睛睡了。

    這么冷的天,大半夜起來是很痛苦的。

    但是她卻不得不起來,動作還得快。

    陸言深在門口抵著,回頭一直看著她。

    窗外的月色并不亮,房間里面不能開燈,不然就什么都暴露了。

    林惜什么都看不清楚,唯獨那一雙黑眸。

    她把鞋子的拉鏈一拉,馬上過去伸手放到他的手心。

    陸言深把她拉到懷里面,貼著門后靠墻,低頭在她的耳側開口:“待會兒跟緊我!

    他話音剛落,門突然之間被人急促地敲了起來:“開門!開門!我回來了,趕緊開門!”

    聽著就像是醉漢一樣,如果是平時,林惜倒不會想那么多,不開門就好了,但是這種境況,大半夜的被人敲門,顯然是不同尋常的。

    果然,聽不到回答,那敲門的人突然就不再說完了。

    房間的隔音不算好,林惜的耳后是陸言深的心跳聲,前方是細細碎碎的聲音。

    她微微緊了緊自己的手,下一秒,門就被推開了。

    他們上了防盜,門卡住了,沒有立刻被推開。

    陸言深摟著她貼在門后,房間里面很黑,林惜甚至還沒有反應過來,那窗突然就被打開了,兩道人影突然竄了進來。

    下一秒,原本牽著她手的陸言深突然之間伸手將門一拉,松開了她,另外一只手從身上拿了把刀,對著門的男人直接就割喉。

    陸言深一只手將男人靠在門邊上,拉開門,回頭看了一眼林惜,林惜連忙跟上去。

    走廊的燈光被破壞了,她被陸言深牽著往前走,前面到底是什么在迎接他們,她根本就不知道。

    </div>     加WX公眾號:無名書坊   領域書坊,看更多精彩小說
118图库公式规律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