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認冷灰
24號文字
方正啟體

312 現在不是在睡覺嗎?

    林惜又累又餓,剛才在陸言深的懷里面,如果不是擔心他的傷口,她早就在他的懷里面睡著了。加WX公眾號:無名書坊, 領域書坊  看更多精彩小說

    現在確定陸言深的傷口不算特別嚴重,她實在是撐不住了,話剛說完,沒幾分鐘就睡著了。

    前面剛好是紅燈,丁源回頭剛想問陸言深打算怎么處理紀司嘉的那些人,剛準備開口,就被陸言深的一個眼神把他到嘴邊的話全部都堵了回去。

    陸言深收回丁源身上的視線,低頭看著靠在自己身上睡得熟的林惜。

    她臉上很狼狽,沒有化妝的臉上,黑眼圈十分的明顯,雙唇干涸有些泛白,臉色不是很好。

    可是盡管這樣,他還是挪不開視線。

    從前他看上林惜的時候是因為她的這一張臉,哪兒哪兒都是按著他喜歡的審美去長的。

    可是慢慢的,他才發現,她身上讓他喜歡的,又何止是這一張好看得過分的臉。

    他至今都沒有辦法忘記六個多小時前她在電話里面堅定地說“我等你”這三個字時自己的震撼,她的篤定讓他渾身的血液都好像燒了起來一樣。

    她總是這樣,不管什么時候,都能夠輕易地讓他俯首稱臣。

    車子開得很穩,她也睡得很熟。

    陸言深低頭在那光潔的額頭上印了一吻,閉著眼睛靠在椅子上也睡過去了。

    為了找她,他快三十個小時沒有閉上眼睛了。

    丁源看著后視鏡里面的兩個人,不知道為什么,居然覺得心情都是甜的。

    陸言深和林惜兩個人從開始到現在他都是一直看過來的,一開始的時候他覺得林惜配不上陸言深。他長這么大了,第一個也是唯一一個能夠讓他折服的男人就只有陸言深了。

    那時候的陸言深是A市里面所有女人趨之若鶩的向往,他有著情人最頂級的標配,錢、權、財,他全都有。

    而林惜呢?

    她不過是一個從監獄里面出來,被前任和妹妹趕出家門的可憐蟲。

    她除了長得好看一點兒,真的沒讓他看出來她有什么地方值得陸言深去流連的。

    可是有時候事情就是這么奇怪,向來冷硬絕情的男人,卻會在她的面前笑,就連生氣,也比平時鮮活許多。

    那樣的陸言深,才像是真正活著的一個人,喜怒哀樂,他都有。

    他著實不知道林惜有什么魔力,而情人之間的吸引,他也不可能清楚。

    后來直到林惜離開,他才意識到這個女人的魅力。

    她是多面的,可以是那黑夜中綻放的曇花;也可以是百花叢中最妖艷的玫瑰;更可以是路邊好不起眼的雛菊。

    但是無論是曇花還是玫瑰,亦或者雛菊,她都是不一樣的。

    她有著小女人的嬌憨,也有著大女人的強硬,說走就走,毫不遲疑。

    再到如今,他直到兩個月前,他才知道,她跟著陸言深每天早上五點就起來跑步訓練。

    她在想什么,陸言深知道,他也知道,所有人都知道。

    她不是止步不前的人,她愿意為了自己愛的男人而劈荊斬刺,一路向前。

    這大概就是世界上最好的愛情了,你會為我妥協,我會為你努力。

    他有幸,看到了。

    車子停下來,是陸言深先睜開眼睛的。

    懷里面的人還睡著,可想而知,她到底有多累。

    陸言深看了一眼丁源,示意他不要說話,顯然是不想吵醒林惜,他自己抱著。

    可是他手受了傷,丁源哪里放心。

    幸好,陸言深剛下車,林惜就掙扎著醒過來了。

    她確實是睡得熟,但是過去二十多個小時的慌亂讓她很難踏實下來。

    熟悉的氣息漸行漸遠,枕著的手臂也沒了,她頓時就被驚醒了。

    “吵醒你了?”

    睜開眼,林惜還沒有反應過來,耳邊就傳來陸言深的聲音。

    他正彎著身,低頭靠在她的身邊,一只手剛好穿過她的后背,林惜一看就知道他想干什么,人也清醒過來了:“我醒了,能走!

    剛睡醒,她的聲音還有些沉,嘶啞不清的。

    陸言深直起身,沒有堅持。

    林惜從車里面出來,剛站好,手就被牽住了。

    她側頭看了一眼陸言深,扯著嘴角笑了一下:“陸總,你手好之前,可別偷偷抱我啊!

    “嗯!

    他倒是應得爽快,只是是不是真的不抱,誰知道呢。

    丁源訂的是套房,里面什么都有,林惜和陸言深的衣服都在里面準備好了,他剛才就定了吃的,兩個人剛洗完澡出來,吃的就送過來了。

    林惜本來還是很疲倦的,洗了澡之后倒是清爽了許多,桌面上放著的食物勾得她整個人都有些發軟。

    真的很餓啊。

    她看了一眼正在打電話的陸言深,自己走過去把東西都放出來了。

    不得不說,丁源真的很體貼,叫的都是一些好消化的。

    海鮮粥香得讓林惜覺得自己的胃簡直是空了一大塊,她把蓋子掀開,抬頭又開了一眼陸言深。

    他這一次已經打完電話了,把手機往沙發上一扔,幾步就走到她跟前了。

    林惜把手上的粥遞過去:“陸總,快吃!

    他能這么快趕過來,想來也是沒吃東西的。

    兩個人都餓得前胸貼后背,誰也沒有開口。

    將近半個小時,林惜才滿足地舒了口氣。

    陸言深吃得快一些,他吃完了靠在沙發上看著她,視線好像帶著火一樣。

    她剛才在吃東西,倒是可以勉強忽略,現在口腹之欲解決了,林惜被他看得臉都跟著燙了起來。

    陸總微微挑了挑眉:“過來!

    林惜看了一眼他受傷的手臂倒是沒說什么,乖巧地走過去。

    只是剛到他沙發跟前,人就被他拉著跌在他的懷里面了。

    她怕碰到他的傷口,不敢亂動,只能任由他抱著自己。

    她一抬頭,就被他的黑眸緊緊地扣著。

    林惜心頭一跳,忍不住叫了他一聲:“陸總?”

    “嗯!彼吡艘宦,然后低頭親開始親她。

    那吻不緊不慢的,倒是想溫水煮青蛙一樣。

    大手從衣擺探進來,林惜伸手壓著,抬頭水汪汪地看著人:“陸總,我們睡覺好不好?”

    “現在不是在睡覺嗎?”

    顯然他們兩個人對“睡覺”的理解出現了分歧,林惜將手抽了出來,勾著他脖子抬頭主動吻了他一下:“我累,還困!

    他盯了她半響,“起來!

    </div>     加WX公眾號:無名書坊   領域書坊,看更多精彩小說
118图库公式规律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