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認冷灰
24號文字
方正啟體

177 嘴上說不要,身體卻很誠實嘛

    陸言深低頭看了她一眼,不冷不淡地應了一聲:“嗯。加WX公眾號:無名書坊, 領域書坊  看更多精彩小說”

    林惜松了口氣,連忙走到玄關處穿鞋子。

    陸言深這別墅林惜沒來過,她雖然在A市生活了這么久,也不知道這邊還有這么一處別墅區。

    這十月下旬晚上的風是涼的,林惜穿的不算少,可是她的手腳一向都是冰涼的。

    以往陸言深出門必定是牽著她的手,如今……

    她看了一眼走在前頭的陸言深,好幾次想要伸手過去牽他的手,可是手還沒有伸出去,她就有些怕了。

    她知道,自己這一次確實很過分,陸言深氣生得大一點兒也是應該的。

    就是不知道,陸總的這把火,得燒到什么時候,畢竟她能用的辦法都用上了,對方還是無動于衷,她實在是,黔驢技窮,無計可施了。

    A市這種寸土寸金的地方,能住進別墅區里面的都是有錢人,有錢人什么都有,就是沒什么時間。

    別墅的風景不錯,雖然已經秋天了,可是A市不算是北方地區,放眼望去,燈光下還是一片綠色。

    像他們這樣慢悠悠地散步的,還真的沒幾個。

    天色如墨,可是別墅區的燈光好,照明透亮。

    陸言深人高體長,他走一步相當于她走兩步路。

    他從前顯然是放慢了腳步等著她走的,現在沒故意等她,林惜一開始還追他的,后來算了,兩個人就隔著那么一米多兩米不到的距離走著。

    燈光在將他的影子拉長,林惜對陸言深無計可施,心底有點惆悵,也有些憋屈,自己也是無從發泄。

    看著陸言深的影子,她眼睛動了動,跟小時候踩著林景的影子一樣,一腳腳地踩著。

    她以前生林景氣的時候也是這樣,小小的一個人走在林景的后頭,下了狠勁踩著他的影子。

    想到從前,林惜忍不住學了小時候。

    陸言深雖然一直都自己往前走,但是耳目卻一直留意著身后的人。

    走了幾步發現身后的人低著頭踩著他的影子,玩得不亦樂乎。

    三十歲的一個人了,還跟一個孩子一樣。

    他看著,心底的怨氣好像一下子就沒了,停在那兒,不動聲響地等著她自投羅網。

    林惜不知道陸言深什么時候停下來的,她本來看到影子不動的時候有些奇怪,但是一時沒有反應過來,走了沒幾步,頭直接就撞到跟前男人的懷里面。

    陸言深常年鍛煉,身上妥妥的八塊腹肌,她額頭撞上去,一下子有種撞在搬磚上的硬朗。

    林惜忍不住抽了口氣:“嘶——”

    一邊抬手揉著自己的額頭一邊抬頭,發現陸言深正低頭看著自己。

    月色下,男人的臉色不動,看著她卻是眉目溫和。

    她心口一動,伸手直接就這么抱人抱住,仰著頭勾著唇笑:“陸總,你這是姜太公釣魚嗎?”

    他冷哼了一聲:“魚可比你聰明多了!

    知道他是在反諷自己蠢,林惜有些訕訕,卻還是硬著頭皮撐下去:“陸總,你冷嗎?”

    說著,不等人反應,臉就使勁地往男人的胸口上揉:“我冷,你抱抱我!

    陸言深低頭看著她,怎么都想不明白,三十歲的女人,怎么還會撒這么幼稚的嬌?

    他有些嫌棄。

    但嫌棄歸嫌棄,手卻還是抬起來將人抱住。

    嘴上說不要,身體卻很誠實嘛。

    林惜看著陸言深臉上嫌棄的表情,身上卻突然一緊,臉上的笑意越發的深:“陸總,你怎么這么好啊!

    花言巧語。

    陸總很嫌棄,卻還是忍不住勾起唇不著痕跡地笑了一下:“回去了!

    林惜剛才低著頭,沒看到他嘴角邊的笑意,只聽到他冷冰冰的一句“回去了”。

    話一落,抱著她的手也松了下來。

    她心也跟著松了下來,只是下一秒,身側發涼的手被大手緊緊地收入手心。

    男人的手心滾燙,燒得她心頭都是熱的。

    陸言深沒再說話牽著她,往回走。

    林惜也沒說話,任由陸總牽著自己往回走,只是被牽著的手忍不住勾著食指勾了勾對方的掌心。

    陸言深感覺到她的小動作,低頭看了她一眼。

    林惜一本正經地看著他:“怎么了?”

    他手緊了緊,大拇指和食指捏了捏她的指節,林惜終于不敢在放肆了。

    凡事還是適可而止的好。

    兩個人出去消食消了將近一個小時,林惜下午睡了飽覺,人精神得很。

    陸言深回去之后就進了書房,她知道他應該是忙公事,自己在客廳里面看電視。

    然而電視劇看不下去,她看著那屏幕的畫面,一不小心就想到那幾個關于陸言深的畫面。

    真的是折磨人。

    她有些煩躁,站起身,看到桌面上放著的香煙盒。

    林惜拿過來看了一眼,里面還有兩根香煙。

    她已經很久沒有抽煙了,可以說是煙癮戒得差不多了。

    但是她確實是凡,這件事情關于林景,也事關陸言深。

    陸言深敢這么光明正大地把東西擺在她跟前,她知道,林景的死或許和陸言深有關,但絕對不會是她想的那種有關。

    她的好奇心不算重,如果這件事情不是事光兩個男人都是她愛的,林惜或許在一開始的時候就已經把東西扔了。

    之前她自亂陣腳,現在她冷靜下來。紀司嘉這樣做,顯然是有什么好處,他從這件事情能得到什么好處,林惜想了很多,除了減刑,她什么都想不到了。

    能讓紀司嘉減刑的,這件事情分明是有人故意而為之的,她顯然是被人當槍使了。

    想到這里,林惜只覺得一陣心驚。

    抽了根煙,她下意識地放在嘴里面,絲毫沒有察覺到身后陸言深正一步步地靠近。

    林惜把煙盒一放,將打火機拿了起來,夾著煙正打算低頭點上,手上的打火機和嘴里面的煙下一秒就被人抽走了。

    她愣了一下,抬頭看到陸言深,有些心虛:“陸總,我——”

    只是嘗嘗味道,信嗎?

    陸言深臉色頓時就沉了下來,將打火機和煙往一旁的垃圾簍扔了進去,低頭看著她:“想抽煙?”

    他語氣平淡,臉色卻陰沉。

    林惜心下一個咯噔,事情不妙。

    </div>     加WX公眾號:無名書坊   領域書坊,看更多精彩小說
118图库公式规律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