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認冷灰
24號文字
方正啟體

164 陸言深,我心疼

    “嘭——”

    又是一聲巨大的撞擊聲,林惜就算是反應再遲鈍,也知道發生了什么事情。加WX公眾號:無名書坊, 領域書坊  看更多精彩小說

    頭頂上是陸言深陰沉的聲音:“老張?!”

    “陸總,那輛車跟了我們一路了!”

    陸言深起了身,林惜得了空,正想問他怎么樣,車子突然之間狠狠地甩了一下。

    林惜在他身上,慣性讓她整個人往那車門甩過去。

    只是人沒有撞上去,就聽到陸言深的悶哼聲。

    陸言深整個手臂擋在了她的身側,當肉盾直接就撞在了車門上。

    車子加速開了起來,林惜捉著陸言深的手不斷地收緊。

    她就算是經歷了再多的事情,也是第一次碰到這樣的事情啊。

    幸好,撞他們的車子沒有跟上來。

    陸言深低頭看了一眼懷里面的林惜,月色從外面照進來,打在她的臉上,涼涼的月色映得她的臉色越發的蒼白。

    他眉頭一緊,低頭親了她一下:“林惜?”

    聽到陸言深的聲音,林惜才回過神來,捉著他的手卻還是緊的:“剛才怎么了?”

    “沒什么,一群喝醉的人亂開車!

    他說得寡淡,只是眼眸里面的陰戾甚是嚇人,只是林惜看不到,他也不會讓她看到。

    林惜點了點頭,這時候才完全回過神來,想到剛才陸言深幫她擋了兩下:“你有沒有事?”

    “沒事!

    他的手撞在車門上擋住了林惜,哪里會沒事,只是林惜顯然是被嚇到了,他自然不可能說自己有事的。

    林惜剛才是被嚇到了,現在冷靜下來,哪里會相信他的話,但是現在是在車里面,她也不好做些什么,沒說話,只是抱著他的腰在他的胸口上靠著。

    被這么一鬧,兩個人都忘了那U盤的事情。

    回到公寓里面,剛開燈,林惜就把陸言深拉到沙發上,沒說話,直接拉著他的衣服就脫。

    陸言深坐在那兒,沒有阻止她的動作。

    他向來都不是那種做了什么都不說的男人,更多的時候,他做了什么,都會讓林惜知道。

    他玩不來什么默默深情,他愛她,所以直接就說了。曾經護著她寵著她,為她報仇為她出氣,沒有一件事情不是帶著她旁觀讓她知道的。

    如今她要看自己的傷口,他自然不會阻止。

    屋里面的燈光比車廂里面的月色亮很多,林惜一把將襯衫拉下來,那手臂一大塊的青紫色就這樣直直地映入眼簾。

    明明沒有鮮血淋漓,也算不上多重的傷,可是想到他剛才兩次毫不猶豫地將自己護在懷里面,就忍不住眼眶發熱。

    指腹輕輕地在上面摁了一下,她才抬頭看著他:“我幫你抹點藥酒!

    聽到她說抹藥酒,陸言深眉頭皺了一下,可林惜已經起身了。

    家里面的醫藥箱還是前兩天林惜發現那些藥都還是自己以前備下的,這么多年,早就過去了,她就去醫院又重新買了一批回來,其中就有一瓶鐵打的藥酒。

    “你要給我抹這東西?”

    藥酒的味道濃,她剛打開蓋子,那刺鼻的味道就傳來。

    陸言深這個人向來就挑剔,潔癖不說,還受不了這些亂七八糟的味道。他當初被人陰了,之所以會動林惜,很大一部分原因還歸功于林惜身上沒有刺鼻的香水味。

    那時候林惜剛從監獄里面出來,身上是很淡的香皂味,不靠近的時候聞不到。

    而現在,她身上是和自己一樣的沐浴露香味。

    陸言深一想到自己身上要沾上那要酒味臉頓時就黑了。

    林惜看著他,頓時就覺得好笑,低頭在那薄唇上輕輕按了一個吻:“陸總乖,這樣好得快一點!

    “林惜!”

    “陸總你別動啊,要是灑到別的地方去,那你真的就是渾身都是這個味道了!

    聽到她話,原本還打算掙扎的陸言深黑著臉坐在那兒。

    林惜早猜到他不喜歡這藥酒的味道,所以很有先見之明地雙腿分坐在他的腿上,防止他大動作的抗拒。

    抹之前,她抬頭看了他一眼:“陸總,委屈你忍著點了,我得揉揉才有用!

    她說著,把手心的一灘藥酒抹了在他的手臂上,然后用指腹一下下地按壓著。

    手臂上的疼痛一點點地傳來,那刺鼻的藥酒味滿屋子都是,陸言深認命的往后一靠,完全不管林惜了。

    要知道,從前陸言深磕碰淤腫,從來沒有一個人能讓他用上藥酒的。

    按壓這工作也不好做,結束的時候,林惜手都累得有些抖。

    她手上全都是那藥酒味,她不至于想陸言深那么排斥,但也不喜歡,完了之后連忙去洗手。

    洗完出來她才想起一件事情:“陸總,你好像沒有洗澡!

    陸言深睜開眼看著她:“你別指望再把這東西往我身上抹第二次!

    林惜訕訕地笑了一下,沒有接話,“我去洗澡了!

    鬧了這么一通,洗完澡時間已經不早了。

    林惜其實有些困,但還是強撐著等陸言深出來。

    陸言深這一次洗澡難得久,出來的時候她已經昏昏欲睡了,好不容易看到人出來,她連忙走過去,勾著他脖子直接掛在了他的身上,抵著他的額頭在他的唇上親了一下:“陸總,你怎么這么香?”

    她想什么,陸總能不知道。

    伸手拉了她一把:“你別想!

    “再來一次嘛,你剛才都洗掉了,而且你聞聞,身上味道不是沒了嗎?你今晚睡一晚,明天起來就淡很多了。而且這味道——唔!”

    實在受不了,陸言深直接將人壓在了床上,低頭堵住了那張喋喋不休的唇。

    他的吻有些狠,沖進她的唇腔里面橫掃千軍的同時手隔著睡衣直接就捏著她胸口的綿綿小山峰。

    林惜一下子就軟了,可是意識還有幾分清明,記著抹藥酒的事情,掙扎著開口:“陸總,我們先抹——嗯!”

    他狠狠地吸了一下,“再提藥酒你今晚就死定了!

    身上的衣服被他輕易就全部脫了下來,林惜抬手抱著他,一條腿被他勾著,瞇著眼感受著他一點點地挺進。

    見她沒有不適,陸言深直接就大開大合起來。

    陸總這一次是存了心思教訓她,不管后面她怎么求饒,他就是不松動。

    最后一次,他壓在她的身上,那越發重的呼吸打在她的耳邊,她覺得自己整顆心都是被他包著的。

    “陸言深,我心疼!

    </div>     加WX公眾號:無名書坊   領域書坊,看更多精彩小說
118图库公式规律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