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認冷灰
24號文字
方正啟體
    老金得知馮生把人家車撞了之后,直接拎著他耳朵進辦公室訓斥了半個小時,安思蕓對這件事倒不以為意,左右不過是保險公司攤大半,那點賠償金額也就是月季度的一個零頭,何況最后總會在安思蕓的片酬中找回去。加WX公眾號:無名書坊, 領域書坊  看更多精彩小說

    這是公司高層一貫的手法,明面光鮮大方,背地里早把每一個能賺錢的人算計的連骨頭渣都不剩,但安思蕓無心跟他們事事計較,都是為了利益相聚誰能要求誰多幾分真誠善良呢?

    她坐在會議室里翻看著王導送過來的劇本,《暗號》。

    《暗號》主要講述的是在一個緝毒背景下的男女主角重逢的劇情片。

    女主角林幼然和男主角趙淼是從小一起長大的青梅竹馬,趙淼在高中畢業后便一聲不吭的消失在了,五年后,受家庭影響林幼然成為一名緝毒隊的女警,趙淼則成了近幾年在南境邊界中人人聞風喪膽的一方毒梟,在南境提起這個名字無人不懼,可見其手段之毒辣。兩人再次在從前的蒲公英田相遇時,林幼然重新接受了趙淼的出現,彼此雖然相愛,但趙淼礙于林幼然現在的身份沒有提出在一起,在勸她放棄這個職業的同時,他的下屬突然在做交易時忽然反水,打了趙淼個措手不及,使得身份暴露不得已逃之。警方全城搜捕趙淼的下落,就在這時趙淼給林幼然發了條消息,內容是只有兩人之間才明白的含義。林幼然到達地方后,趙淼把這些年的作案經過全部和盤托出,并在林幼然面前自殺,最后林幼然辭去警察一職,終身未嫁。

    安思蕓看完劇本后,心里一陣唏噓,倒是一個好劇本,編劇描寫劇情的手法令人看完如臨其境般久久不能釋懷。

    老金和馮生進來時,便看到安思蕓手握著水杯出神。

    “思蕓,想什么呢?這個戲接不接?”老金坐下后,伸手在安思蕓面前晃了晃。

    安思蕓回過神:“接!甭砸怀了己髥柕剑骸澳兄魇钦l知道嗎?”

    “這個,片方目前保密呢,怕被小道消息走路風聲,說對方是個絕對值得期待的一號人物!崩辖鹫f。

    沒由來的,安思蕓的腦海里忽然閃過秦知的那張臉,如果是他來演男主角的話,這部戲的效果就已經成功了一半。但這也只是想想,畢竟人家摘了國際影帝的桂冠,如今能不能看的上國內電影制作還不一定呢。

    剛坐上車,安思蕓的電話就響了起來,馮生好奇的探頭看了一眼:“喲,思蕓姐,是阿姨來電話了!

    安思蕓看了眼屏幕,點了接聽:“喂,媽,嗯……沒什么事,剛在公司開完會,今天嗎?嗯……好的,我一會回去!

    “阿姨這是想你嘍!”馮生笑著說。

    “嗯,叫我晚上回家吃頓飯!

    安思蕓叫司機送她回三環的那套公寓,她決定自己下午開車回家。

    車子剛停好,母親安林便打開院門,出來迎接安思蕓。

    “媽,你怎么還出來了!卑菜际|拎著幾盒補品下車。

    安林略有責怪的眼神看著安思蕓:“咱娘倆都多少天沒見了,你也不知道來看看媽!

    說起也是有點慚愧,母女倆同住在Z市,可一年到頭見面的次數也寥寥可數。安思蕓正處于事業上升期,檔期都是今年排明年的,這安林想見自己丫頭一面都是不容易。

    “媽……我今天接了個戲,大概要封閉拍攝幾個月,不能經常來看你了,馮生會替我跑腿的!

    安林嘆了口氣說:“那個臭小子再會哄我這個老太太開心,那也不比親生的回來看一眼!

    安思蕓聽了乖巧的笑了,擁著母親的肩膀進屋。

    安林自己忙活了一大桌子安思蕓愛吃的菜,足足有七道菜。

    “媽,您辛苦了!卑菜际|看著桌上的菜,心里忽然有些酸楚。

    多少年前,安林這個名字也曾是個在娛樂圈一提出來就讓人尊敬三分的,紅極一時的她風光無兩,曾一度天真的相信愛情,一片真心卻盡數被騙。與某導演的圈內丑聞放在今天也是可以拿出來讓人不知疲倦的反復談論。畢竟,安林曾經可是穩坐圈內一姐的位置,被曝出插手破壞別人家庭并且懷孕的新聞后,一時間家人也被報道蒙蔽了雙眼,懷疑她的人品。安家在政界也是赫赫有名的,氣得安父直接將安林趕出家門。公司更是接不住她這塊燙手山芋,匆匆解約后也是不準備再管了。

    幸運的是曾經的風光為她帶來的可觀收入讓她足以隱退娛樂圈,安心的生下安思蕓后,獨自一人把她撫養長大。

    母女倆坐在桌子兩邊,安林不斷地給安思蕓夾菜,嘴上直念叨著讓她多吃點,已經很瘦了,根本不用再辛苦保持身材了。

    關于安思蕓執意要進娛樂圈的事,當時安林怎么勸也無濟于事,她只想女兒平安過完一生,而安思蕓卻想替母親找到當年的證據,平反這身莫須有的罪名。

    于是在國外悄然長大的安思蕓回國時,并未有人知道她就是多年前演員安林的女兒。

    “你這次要拍的是哪位導演的戲?”安林問道。

    安思蕓說:“王導的!

    安林聽了點點頭:“王導是個為人正直的好導演,一心只注重于影片的質量,你拍他的戲能有很多收獲!

    看著母親臉上被時光勾畫出一道道的皺紋,即使青春年華已不在,但歲月仍難平去安林的美貌。與母親溫婉的長相不同,安思蕓覺得自己與母親不是很像,比母親的溫婉中多了幾分冷艷。

    “找個人陪你吧,媽!卑菜际|忽然說。

    安林聽了搖搖頭:“我這一輩子就算是這樣了,也不想再折騰什么了,蕓蕓,只要你能平安健康,媽就知足了!

    安思蕓嘆了口氣,母女倆在這方面倒是一樣,認定的事別人怎么說都改變不了。

    吃完飯后安思蕓又陪著母親說了會話便駕車回去了。     加WX公眾號:無名書坊   領域書坊,看更多精彩小說
118图库公式规律区